1263 自己来获取吧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望着将设计超前的光剑对准着自己,连来历都还不清楚,甚至不知道其为何会出现在破军学园的白色少女以毫无感情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一辉彻底的明白了。
  (她是认真的...!)
  没错。
  眼前这个少女是认真的。
  这个少女只要将自己当成敌人,那就绝对会认真的斩杀掉自己,绝对不会有半分的留情。
  如果自己不好好的应对眼前这个敌人的话,那么,当场身死,就是自己的下场。
  理解了这一点,一辉握着刀的手不由得出汗了。
  以往,一辉也曾经直面过各种各样的恶意。
  在家族里的时候,由于天赋低劣,一辉被族人彻底的无视,当做不存在的人,进而遭到了孤立。
  在学园里的时候,由于前理事长和黑铁家同流合污的关系,他们也一直都在刁难着一辉,让一辉不仅是没有机会参加〈七星剑武祭〉的比赛,甚至连实战课程都没法上,让一辉白白浪费了一年的时间,最后还遭到了留学。
  因为〈落第骑士〉这个名号,一辉就遭受到了众多的白眼、轻视以及侮辱,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承受着各种各样的恶意。
  但是,像这一刻一样,直面纯粹无比的杀意,那还是第一次。
  眼前这个少女就既不小看一辉,亦不高看一辉,就只是将一辉当成了敌人一般,打算与其刀剑相向,甚至斩杀他。
  而她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
  “我既不是教导者,更不是启蒙者,只不过是个杀戮者、破坏者、侵略者。”
  阿蒂拉像是在诉说着自身的本质一样,声音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
  “所以,我不懂得如何教人,更不懂得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学习,但你如果想在我的身上追求战斗的力量的话,那我唯一能够展现给你的东西,就是我的力量。”
  就是这么回事。
  作为文明的破坏者,大地的蹂躏者,世界的侵略者,生命的践踏者,阿蒂拉根本不晓得怎么教导别人,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什么值得别人学习的东西。
  所以,让阿蒂拉来教一辉剑术,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更别说,阿蒂拉也不懂得什么剑术。
  她的力量,全部都是与生俱来的。
  她的剑技,全部都是在战场上磨炼出来的。
  她只懂得怎么高效率的去挥剑,让自己的剑斩杀自己的敌人。
  至于该怎么教别人学习自己的剑,阿蒂拉是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会懂的。
  既然如此,阿蒂拉便干脆舍弃了不适合自己的事情,只做自己擅长的事。
  那就是战斗。
  从现在开始,阿蒂拉会将自己战斗的风格、方式以及手段都一一展现在一辉的面前,让一辉承受自己的剑。
  在这样的情况下...
  “如果我的剑里有你想得到的力量的话,那你就自己来获取吧。”
  阿蒂拉如此宣言。
  亦即,阿蒂拉只会向一辉展现自己的战斗方式,而一辉想学习什么,那就自己在战斗中从阿蒂拉的身上窃取、偷学到。
  这既是阿蒂拉擅长的事情,亦是一辉自己擅长的事情。
  一辉自己也说过吧?
  “我从小就是一个讨厌鬼,没有人愿意教我任何的剑术,所以我只好看着别人进行偷学。”
  结果,因为这样,在不知不觉之间,一辉掌握了〈模仿剑技〉的能力,只要一分钟左右就能看穿大部分的剑术,并在战斗中创造出更上一层的剑术,弥补其所有的缺陷。
  由此可见,一辉有多么擅长偷学。
  既然如此,现在就是一辉将自己的看家本领完全发挥出来的时候了。
  阿蒂拉只有一句建议可以交给一辉。
  “别死了。”
  留下这样的话,阿蒂拉豁然踏下脚步,整个人都如炮弹般的暴射而出,让手中的军神之剑亦是化作无数虹光,似一道道的匹练一样,铺天盖地的斩向了一辉所在的方向。
  “......!”
  一辉只能咬紧牙关,举起手中的〈阴铁〉,迎来阿蒂拉毫不留情的斩杀。
  于是,一场单方面的蹂躏,在这里展开。
  ............
  “唰唰唰唰唰...!”
  犀利的破空声中,无数虹色的斩击就宛如电光一样,一边划过空间,一边笼罩向了一辉所在的方向。
  “锵锵锵锵锵...!”
  刀剑的碰撞声顿时不断的响彻了起来,让交击声不绝于耳,持续回荡。
  面对阿蒂拉那毫不留情的斩击,一辉就拼尽了全力,一边不断的后退,一边以最小的幅度挥舞着自己的固有灵装,似沐浴在暴风般的斩击之下一样,勉强将所有来袭的斩击都给弹开。
  只是,阿蒂拉的斩击却既迅猛,又迅速,而且毫无规律,全部都是以最有可能斩杀敌人的角度袭来,而且还刚柔并济,有时刚猛,沉重得犹如重锤,有时柔软,灵活得仿佛鞭影,让三色的光剑不断划过长空,化作一道道虹色的匹练,从四面八方袭击而来。
  如此注重效率,没有任何的规律,只为杀敌而存在的剑,一辉从未遇见过。
  因此...
  “噗嗤!”
  某一刻里,一辉一个格挡不及,让自己的大腿被三色的虹光给划过,瞬间皮开肉绽。
  “噗嗤!”“噗嗤!”“噗嗤!”
  就好像引起了连锁反应一样,接下来,一道道的斩击相继的钻过了一辉的防御,在一辉的手臂、侧腹乃至脸颊上划过,留下一道道的伤口,让鲜血飞溅了起来。
  一辉只能拼命的抵挡,不仅以最小的幅度挥剑,还有时利用刀身,有时利用刀柄,有时利用刀颚,有时利用刀尖,以各种各样特殊的方式来进行格挡,将〈特殊防御〉的技巧发挥到极限,方才守住了要害,不被一剑斩杀。
  即使是这样,一辉依旧已经伤痕累累,浑身浴血,模样变得极其的凄惨。
  “兄长大人!”
  看到这一幕,珠雫终于忍不住唤出了自己的固有灵装,准备冲上前。
  可惜...
  “就在这里看着,谁都不准接近过去。”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珠雫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除了罗真以外,还能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