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5 〈一刀修罗〉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是一辉头一次在面对别人的剑时产生畏惧的感觉。
  一辉再怎么说也是一名骑士,同时还是一名剑士,再加上过去的经历使其很少有机会能够和强大的对手进行实战,甚至还从来没有人愿意教他剑术,若是有一名实力惊人的剑士出现在其面前,并准备以实战的方式让一辉学习自己的技艺的话,那么,以一辉的性格,现在八成已经因为兴奋和亢奋而忘我了。
  就像当初第一次和罗真切磋的时候,一辉同样感到很开心一样,这样的机会,对于一辉而言,实在是太过于难得了。
  有鉴于此,换做平时,一辉应该已经高兴得不得了,更甚者还因为能够和强敌刀剑相交而陷入充满斗志的状态,超常的发挥出自身的实力了,那也说不定。
  可这一次,一辉连一点高兴的心情都没有,有的只剩下畏惧。
  正是因为一辉很懂剑的关系,一辉才能透过阿蒂拉的剑,看清其本质。
  那完全没有半点的秩序,只为了杀敌而存在,除了一味的追求效率以外,没有第二种特点的剑技,让一辉仿佛能够看到一个尸横遍野的战场一样,似能够看到阿蒂拉在草原上冲杀着一般,其剑上的凌厉都仿佛携带上了一股血气,令得一辉颤栗不已。
  所以,一辉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剑士的剑产生畏惧。
  这根本就不是剑术,而是真正意义上用来杀戮的屠刀。
  这样的剑技,只能存在于战场之上,无法存在于其余任何的地方。
  一辉就理解着这一点,方才对阿蒂拉的存在感到战栗。
  一辉不知道,阿蒂拉究竟是什么人,更是什么来历。
  但一辉可以肯定...
  (她,绝对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可怕。)
  只有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这样一来...
  (让我学她的剑?)
  心中闪过这么一个想法的同时,一辉的心中,竟是产生出难以言喻的抗拒来。
  不是因为一辉对阿蒂拉的剑产生任何的反感,更不是因为认为这种剑没有学习的理由和必要。
  一辉很清楚,伐刀者并不是运动员,他们同样是需要上战场的,需要为了国家而去杀戮的,否则根本谈不上庇护国家,为国家而战,进而站上世界的舞台了。
  既然如此,阿蒂拉的剑对于一辉来说就是难得可贵的力量。
  若是能够学会,那么,一辉的实力肯定能够脱胎换骨,进而成为一名真正能够在战场上驰骋的伐刀者。
  只是...
  (我真的能够学到这种剑吗?)
  拥有着〈模仿剑技〉的一辉第一次对自己的偷学本领产生了质疑。
  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阿蒂拉的剑根本没有任何的招式以及原理可言,一招一式、一举一动、一起一落、一挥一砍,全部都只遵循着最有可能杀死敌人的轨迹而去,说是杂乱无章,实则又无比的实用,说是乱来,实则又非常的讲究,想从这样的剑中窥视到其深处,理解其原理,进而探究本质,将其偷学到手,甚至开发出更上一层的剑,那根本就无法做到。
  一个则是这种剑并不单单只要知道怎么挥剑就行,还需要有一颗常在战场之心,舍弃人性方面的天真和纯粹,像机械一样,始终保持冷静、无情,方才可以掌握这种战斗的方式,否则就只是徒有剑招而已,根本发挥不出这种让敌人恐惧、畏惧的威能来。
  所谓的无招胜有招,或许讲的就是这种境界。
  既然如此,只能模仿敌人的剑技的一辉真的能够学到这种剑吗?
  (我能够做到像她一样,好像能够将一切都给破坏、蹂躏吗?)
  这对于个性温和,以求上进的一辉来说,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而一想到自己唯一能够依仗的剑术,自己都无法成功的将其习得,最终导致毫无收获,一辉就更加的畏惧,只觉得浑身的伤口都失去了痛觉,身体亦是变得冰凉了一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蒂拉却还是冰冷无情的一直在挥剑、挥剑、挥剑。
  “噗嗤!”“噗嗤!”“噗嗤!”
  虹色的光剑划破血肉的声音顿时变得更加的频繁,让置身于斩击的风暴中的一辉全身溅射出更多的血液,身体更是已经完全变得惨不忍睹,遍体鳞伤了。
  “兄长大人...!”
  珠雫那充满着担忧、惊惧和慌张的声音就不断的传入一辉的耳中。
  (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一定很惨吧?)
  一辉便产生出这样的想法,连呼吸都变得不平稳了。
  一辉的能力乃是最常见的体能强化系。
  他能够让自己的体能加倍,达到倍增的效果,凌驾于常人之上。
  这是伐刀者众多的能力之中被称作最低劣的能力。
  因为伐刀者基本都不需要特别强化体能,只要释放魔力,像〈魔力放出〉一样的给自己的攻击、防御乃至速度加持,那就能够达到远比体能强化更好的效果。
  很多伐刀者就是如此,在利用魔力时,体能不单单是能够强化两倍,而是多达三、四倍,类似史黛菈那样魔力极其出众的类型甚至可以达到五、六倍,远比一辉的能力更加的强大。
  换句话说,只要是伐刀者,谁都能够单凭魔力就做到体能强化,而且是强化更多的倍数,一辉的能力不过是其劣化版罢了,自身更是因为魔力低劣的关系无法随便使用魔力,所以就算一辉的体能达到A级,经过能力的倍增,那也不过是和寻常的伐刀者差不多的程度而已。
  使用能力都和寻常的伐刀者差不多,面对拥有着各种各样出彩的能力的伐刀者,一辉的劣势那是可想而知。
  现在,一辉就已经动用了自身的能力,可却无法对眼前的斩击风暴做出任何的反击。
  如罗真所言,一辉真的除了剑以外,什么都没有。
  现在,连剑都被压制了,一辉还能做什么呢?
  (不!我还能够拼尽自己的所有!)
  一辉的眼中重新燃烧起斗志。
  黑铁一辉的人生就是不断的拼上自己的所有,进而超越极限。
  不这样的话,他根本无法战胜任何人。
  这样的一辉...
  (就算要输,就算要死,那也得拼尽自己的所有以后再...!)
  一辉就凭借着这样的意志,抵抗着自己内心的畏惧,发出无声的呐喊来。
  此时此刻里,一辉的身上,苍蓝色的火焰一般的光辉就绽放而起。
  “〈一刀修罗〉!”
  这一刻里,一辉终于拿出了自己的全力。
  “轰!”
  轰鸣声中,一辉身周的大气炸裂,令得苍蓝色的火焰一般的光辉化作风暴,从其身上,席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