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7 「秘剑」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用我的最弱,战胜你的最强。”
  当一辉做出这样的宣言时,不复之前的一味防御,一辉开始反攻了。
  “磅————!”
  在宛如爆炸一般的蹬地声中,一辉以惊人的力量踩碎了地面,于一声轰鸣以及粉碎的瓦砾中窜出。
  其身形,在窜出的瞬间里,已然消失不见。
  但是...
  “呛————!”
  刀剑的清脆吟声之下,一道斩击宛若雷光,划破大气,划破空间,似一道弧光一样,一闪即逝。
  “第七秘剑————〈雷光〉!”
  这是一辉集一身之剑术所创造出来的独门秘剑。
  一辉所有的剑术都是通过〈模仿剑技〉窃取他人的成果,唯独七招秘剑,乃是其集百家之所长自创出来的东西。
  第七秘剑〈雷光〉正在其中的一招,能够以宛若雷光般的极速挥剑,剑速将达到人类的动态视力绝对捕捉不到的境界,配合〈一刀修罗〉的伐刀绝技,当敌人看到雷光时,身体已然是被斩击给一刀两断,当场败北。
  有鉴于此,当雷光迸现时,斩击已经抵达了阿蒂拉的面前,对着她纤细且娇弱的身体,狠狠的斩下。
  那斩击速度,让阿蒂拉那红宝石般的眼眸中都只能辉映出一道斩击的弧光。
  可惜,一辉并不知道。
  所谓的从者,其实大部分都不靠视力来捕捉攻击。
  比起自身的五感,身为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他们更擅长利用自身的战斗直觉。
  如果说,一辉是突破自身的生存本能,让自身的力量以真正意义上的极限发挥出来的话,那么,从者就是无限强化自身的本能,让本能凌驾于五感之上,进而主宰一场战斗。
  虽说,并不是所有的从者都是如此,可阿蒂拉无疑是其中之一。
  更别说,阿蒂拉还拥有着自己的固有技能。
  ......
  星之纹章:Ex
  身体上刻画着的独特纹样,并不是匈人族特有的纹饰,而是阿蒂拉个人所有的不可思议的纹饰。
  等级越高,威力越会增加,通过纹饰来消耗魔力,可以使任意的身体部位的能力提升,虽非〈魔力放出〉那般爆发性的增幅,但是魔力消费少,性价比高,而且还兼备〈直感〉的技能效果。
  ......
  这是阿蒂拉的其中一个固有技能,既有类似〈魔力放出〉的效果,亦有类似〈直感〉的效果,且等级还是破格的Ex级,无人能够预测其强度。
  一般来说,若是〈直感〉技能达到A级的话便有近似于预测未来的威力了,而阿蒂拉的〈星之纹章〉却已抵达破格的Ex级,就算〈直感〉技能效果只是兼备,那也不会逊色于A级的〈直感〉了。
  因此...
  “嗤————!”
  电光闪烁般的效果音下,阿蒂拉手中的军神之剑再次化作虹光,似雷似鞭,骤然斩过。
  “铛————!”
  响亮的交击声下,随着火星的迸发,雷光般不可视的斩击被虹光所化的匹练给干脆利落的弹开。
  “什么...!?”
  一辉不由得面色陡变。
  但现在已经不是震惊的时候了。
  “呛————!”
  刀剑的清脆吟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一辉的斩击所引起,而是阿蒂拉的斩击所引起。
  军神之剑上的三色光彩便划出了三道不同颜色的闪光,让阿蒂拉冷漠的挥下了手中的剑。
  这一剑,对于阿蒂拉来说,只不过是非常普通的一斩,可其速度竟是完全不在一辉开启〈一刀修罗〉以后的〈雷光〉之下,甚至有所超出。
  “噗嗤————!”
  撕裂般的斩击声立即响彻了起来。
  虹光的斩击便无情的落下,冰冷的、残酷的、机械的、无机质的将近在咫尺,因为斩击被弹开而失去了平衡的一辉给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兄长大人!”
  珠雫发出了悲鸣。
  然而,现在悲鸣的话还嫌太早了。
  “那不是黑铁一辉!”
  史黛菈就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
  被阿蒂拉给无情的斩成两半的一辉,此时此刻里,正维持着震惊的表情,似被砍断的影子一样,摇曳了一下以后,烟消云散。
  一辉就这么宛如海市蜃楼一般的消失无踪。
  只不过,在消失不见的一辉的身后,真正的一辉竟是闪身上前。
  “第四秘剑————〈蜃气狼〉!”
  这正是与第七秘剑齐名的黑铁一辉的独创秘剑之四,利用奔跑时的步伐急遽的切换快慢,制造出残像。
  靠着这一招,一辉才侥幸逃过了阿蒂拉必杀的斩击。
  紧接着...
  “第一秘剑————〈犀击〉!”
  一辉将自己的全身都化作了一枚子弹一般,在尖锐的破空声中,暴冲向了近在咫尺,刚刚才挥下一剑的阿蒂拉。
  这是一辉藉由超人般的身体控制力,将自身一切的力道的向量全部集中于一点,以便使出自身最高的攻击力的秘剑。
  这一秘剑,在一辉所持有的七大秘剑之中,以最强的攻击力著称,乃是对物方面的奥义,着重于破坏物体。
  现在,一辉就对着脆弱的人类,击出了足以将巨大的岩石都给轰碎的一击,让〈阴铁〉的刀尖化作一道闪光,直轰向了阿蒂拉所在的方向。
  这一击,总算是让阿蒂拉产生了些许的反应。
  “不错的一击。”
  面对着重于破坏的一击,作为破坏的大王,阿蒂拉给出了首肯。
  但...
  “还是太弱了。”
  阿蒂拉竟是完全不闪不避,对着迎面如闪光般刺来的刀尖,还是如刚刚那般,挥下了平平无奇的斩击。
  不需要什么招式,更不需要什么玄奥,阿蒂拉就这样如同遵从着本能似的,以最短的距离、最快的速度、最不可回避的角度,洒下了虹光的匹练。
  “铛————!”
  又是一声响亮的钢铁撞击般的动静。
  阿蒂拉挥下的斩击,将闪光似的迎面刺来的刀身狠狠的砍下,让一辉在迸射的火花中,刀尖整个失去了准度,在无可匹敌的力道的轰击下,往地面的方向刺去。
  “嘭————!”
  一辉的一击顿时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伴随着强大的攻击力,将那一方地面都给轰碎,令得无数的碎石瓦砾都飞了起来。
  “连〈犀击〉都不行吗...!?”
  一辉的面色一变再变,刚想抽身而退,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嗤————!”
  电击似的效果音下,阿蒂拉的斩击再次落下。
  依旧那么平平无奇,却依旧那么强大。
  “噗嗤————!”
  血肉的撕裂声,这一次真真正正的出现了。
  鲜血,洒满了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