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2 听起来有点开心?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哞————”
  这是具有非常强力的击退效果,象征攘除外敌的军荼利明王的种字真言。
  当罗真唱出这个种字时,一股力量从其身上迸发,宛如雷电一般,豁然鸣响。
  “......!”
  爱德怀斯眼眸一凝,毫不犹豫的在瞬间里拔高身形,如将重力给无视一样,鬼魅般的退出了一段距离。
  “嘭————!”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罗真身上的力量乍现,让雷电般的冲击卷起,将其身周的大气都给轰飞了。
  “避得漂亮。”
  罗真就眉头一挑,似笑非笑了起来。
  “但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能避得那么干脆利落呢?”
  说着,罗真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
  “————萨啰遆·萨啰遆·娑婆诃————”
  这是专门揍打调伏对象的咒术————〈摩利支天神鞭法〉。
  “————唵·摩利支曳·娑婆诃————”
  伴随着罗真的咒文的响起,其体内的魔力就先是化作灵力,紧接着化作咒力,源源不断的自罗真的手中涌现,并喷发而出,最终形成一条光之长鞭。
  “呼————!”
  凝聚着满满的咒力的咒术之鞭就被罗真狠狠的甩出,于空中呼啸而过的同时,轰向了爱德怀斯所在的方向。
  “嘭————!”
  没过多久,一声闷爆在此方空间里响彻而起。
  威力绝大的咒术之鞭便重重的落在了爱德怀斯所在的位置上,将那里的地面都给抽爆,令得无数的碎石瓦砾都飞掠了起来。
  但爱德怀斯在此之前早已身形如风般的飘开,避开了这当头而下的一击。
  可罗真也没有奢望能够一击就奏效。
  于是,罗真开始不断的甩出咒术之鞭,让咒术之鞭一边呼啸着掠过大气,一边有如匹练一样的不断轰向爱德怀斯的方向。
  “嘭!”“嘭!”“嘭!”“嘭!”“嘭!”
  辽阔的购物中心广场里,一声声爆炸就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
  光之长鞭就有如乱舞的光带一样,不住的在广场的空间中极速甩动,将地面给轰开一个个的坑洞,更趋势不减的掠向四周,宛若锋利的巨大光刀,把周围那从一楼通往二楼、三楼、四楼等等楼层的墙壁、走道以及回廊都给轰碎,令得碎石飞舞,瓦砾四溅,一时之间,竟是好像让整座购物中心都在瓦解一样,摇摇欲坠着。
  面对如此猛攻,爱德怀斯却是丝毫没有惊慌,脸上始终保持着超然般的冷静,身形则真的有如鬼魅一样,完全不受重力控制一般的来回闪动,留下一道道的残影,奔走之间完全没有加速度,要么骤然停下,要么突然拔高到最高速,将来袭的强力鞭击全部避开。
  直到某一刻里,爱德怀斯才突然一个前冲,整个人都化作一道白色的流星似的,暴窜向了罗真的方向。
  而这时,罗真刚好挥下一鞭,手中的咒术之鞭还在半空中,没有及时落下。
  爱德怀斯就精准的盯住了这一破绽,当机立断的以最快的速度欺身而上,高高的举起一只手上的白剑,伴随着自身的飞掠,准备在抵达的前一刻里对着罗真劈下,让罗真避无可避。
  然而...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罗真竟是完全不顾还在挥鞭途中的手,对着暴掠而来的爱德怀斯的方向,伸出一根手指。
  “————炽盛光佛显尊————”
  罗真咏唱出了极为简短的咒文。
  就是这么一句简短的咒文,却是引起了极大的现象。
  “铮————!”
  以罗真的手指为中心,一阵无比刺眼又闪耀的光骤然亮起,照亮了四周。
  “什...!?”
  爱德怀斯犹如完全没有预料到罗真会使用这样的招数一样,精致面容微微一变,紧接着就被刺眼的强光给夺去了视野,更夺去了五感。
  这是存在于天台密教中的炽盛光法,被视为即使是恶鬼与邪鬼都能瞬间夺去它们的视野,变得与盲目无异的无明之光明。
  因此,这一咒术不仅限于单纯的视觉,其闪光还能烧灼敌人的灵感,哪怕是咒术者的见鬼之才都能夺走。
  而由罗真来使用这一咒术的话,他甚至能够借由这片光,让沐浴在这片光辉之下的所有人的五感都完全失去,无法感知到周围的一切。
  有鉴于此,此时此刻里,不仅是视觉而已,包括听觉、味觉、触觉等在内,爱德怀斯都已经失去了这一切。
  “————南么·三曼多勃驮喃·铄吃口罗也·莎诃————”
  罗真没有半分的犹豫,豁然咏唱出新的咒文,使用了新的咒术。
  这是以帝释天印呼唤雷气的雷法。
  罗真伸向爱德怀斯的方向的手便迸现出雷光,最后化作一道璀璨的雷电,掠向了失去所有的感觉的爱德怀斯,狠狠的劈在了其身上。
  “咚————!”
  结结实实的雷之一击就这么落在了爱德怀斯的身上,激起了爆响,让冲击波如暴风,自爱德怀斯的身上卷动了起来,掀起沙尘,将其包裹了进去。
  靠着多样化的能力以及谋算,罗真就成功的给了世界最强的剑术一击。
  “这样就结束了...吗?”
  罗真这才垂下双手,分别散去咒术之鞭以及闪烁的雷电,注视着前方沙尘士气的所在地,如此嘀咕着。
  明明就是这么嘀咕的,可罗真的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获胜的喜悦,反而有种好戏才要刚刚开始一般的兴致。
  没办法。
  “这样就能打败世界最强的剑士的话,两年前我也不用被逼到召唤眷兽,将一座山脉都给轰飞了。”
  罗真撇着嘴。
  “别告诉我,这种程度你就玩完了啊,小爱。”
  ————「小爱」。
  当这个爱称从罗真的口中传出时...
  “呛————!”
  一道白光如奔雷,斩过了罗真原本所在的位置。
  仔细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前方弥漫的沙尘似被冲散一样,扩展向周围。
  而爱德怀斯则是闭着双眼,无声无息的掠至罗真的面前,斩出了这一剑。
  “好危险...!”
  罗真在千钧一发之际里极为惊险的避开了这当头的一斩,叫了出来。
  反观爱德怀斯,其脸上那超然般的冷静已经被一阵羞怒给充满,令得她的双颊变得通红。
  “不是说过不准这么叫我的吗!?”
  爱德怀斯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的这么抗议了。
  那模样,与刚刚的冷静、美丽相比,简直多了不知道多少分的可爱。
  “是吗?”罗真闪退出一段距离,紧接着才玩味般的笑道:“以前你不是还说这个名字很可爱,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你,所以听起来有点开心吗?”
  “那是以前!”爱德怀斯有些气急似的道:“还有,我说过,只有私底下才能这么叫!”
  “可这就是私底下啊。”罗真无奈摊手,道:“这里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那...那也别突然叫出来啊!”
  “哦?难道你真的害羞了吗?”
  “闭嘴!”
  “就不!”
  分别享有世界最强的名誉的两个伐刀者,竟是在继刚刚那凶险的激战以后,像这样,犹如小孩子般的吵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