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3 魔性之相!真空断层!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就在罗真和爱德怀斯互相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从购物中心的外面,两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逼近而来。
  罗真与爱德怀斯同时察觉到了这一点,同时闭上了嘴巴,转过头,看向了来者的方向。
  下一秒钟,身影的主人们抵达了现场。
  看到那两个人,罗真的眉头不着痕迹的一挑,爱德怀斯的眼眸亦是微微闪动了起来。
  来者,正是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
  因为爱德怀斯散发出的惊人剑气的关系,两人义无反顾的来到了这里,看到了这片被破坏得摇摇欲坠的广场,亦看到了彼此相对而立的两个人。
  “果然是你...!”
  望着那浑身穿着洁白无瑕的装束,手持同样洁白的双剑,宛若女武神一般的爱德怀斯,新宫寺黑乃握紧了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双枪。
  “〈比翼〉...”
  西京宁音同样面色凝重了起来。
  但紧接着,无论是新宫寺黑乃还是西京宁音,均都被在场的第二个人的身影给吸引。
  被那身披漆黑华丽的大衣,身上不断的飘散着璀璨的火粉,面容则是宛如模糊不清般的无法辨识,亦或者说是明明能够看见,大脑却无法将其记下一样,竟是完全无法认清对方的长相。
  如此特征,如此状况,和传闻中的完全一模一样。
  所以,新宫寺黑乃以及西京宁音均都明白了。
  明白眼前这个神秘的人的来历。
  世界最强的伐刀者,史上最神秘的无双强者,如今,终于是出现在了新宫寺黑乃以及西京宁音的面前。
  “他就是...”
  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死死的盯着罗真,手中显现而出的固有灵装被两人握得更紧的同时,眼中更是浮现出前所未有的警惕。
  两人尚且还不知道,被她们如此警惕着的人,正是和她们有所交集,甚至被她们视作自己的学生,天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关注着的新生————罗雷莱·阿涅真。
  因为,罗真的面貌之所以会模糊不清,无法记忆,用的可不是一般的魔术或者咒术,而是从狮子王机关的魔导知识中寻找到的一种由天部开发出来的古老术式,专门用来妨碍别人的认知的技术————〈魔性之相〉。
  狮子王机关从一个古老的遗迹中找到了刻画着该种术式的石板,并经过整整三十年的分析与研究,最终才将其重现。
  使用这种术式,施术者的相貌将完全处于人类的认知范围之外,只要不解除术式,那么,除非是能够无效化魔力、魔术的手段,否则,任何生物的大脑都将无法分辨出施术者的长相,处于看着像是模糊不清,即使看清楚了,大脑也无法将其记忆下来的状态。
  这种术式对于需要隐秘行动,不能让人认出身份的任务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利器。
  若是将其运用到极致的话,那甚至可以让术者拥有千变万化般的身份,无论接近谁,在别人看来,呈现出来的都是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人的长相,运用在暗杀等方面的话,这个术式的用处将是无法估计的。
  可惜,该术式的构成极其的复杂,一般人根本无法使用这种术式,连历代的〈三圣〉都没有几个可以使用它,在整个狮子王机关当中,唯独缘堂缘那样的魔导天才方才能够使用。
  罗真从十年前降临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都在使用这种术式,因而没有任何人能够得知罗真的真正长相,哪怕是爱德怀斯都从来没有见过罗真的真面目,虽是罗真故意戏耍爱德怀斯才造成的结果,但就结果而言,能够直接干涉、妨碍别人的认知的这种术式无疑相当的成功,让任何人都不知道,其实,世界最强的伐刀者就是罗真。
  包括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同样无法得知。
  这让两人的神色显得是越来越凝重,最后甚至是惊异了起来。
  直到...
  “原来是〈世界时钟〉和〈夜叉姬〉吗?”
  爱德怀斯注视着两人,口吻再次恢复到超然的状态,如此打破了沉寂。
  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这才相继反应过来。
  “没想到,两位居然会不惜远道而来,来到我们这个极东的小国。”
  新宫寺黑乃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这么说着。
  “是什么风把两位大人物吹到我们这里来了呢?”
  西京宁音同样故作轻松的笑着,看似一如既往的轻佻,但双手上握着的铁扇却从未松开。
  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们只是在这里处理一点私事。”爱德怀斯瞥了两人一眼,轻声说道:“奉劝两位,不要多管闲事。”
  爱德怀斯就下了逐客令。
  “这我们可办不到。”
  新宫寺黑乃毫不犹豫的回应,甚至下意识的往前踏出一步。
  就在这一瞬间...
  “不行!小黑!”
  西京宁音冲着新宫寺黑乃大喊出声。
  “噗嗤...!”
  几乎是在同时,向前迈出一步的新宫寺黑乃的脸颊如被看不见的斩击给划过一样,骤然裂开,渗出鲜血。
  “......!”
  新宫寺黑乃立即暴退。
  感受着脸颊上的疼痛,新宫寺黑乃的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
  “真空的...断层...!?”
  这是在业界里不少人都有听说过的事情。
  据说,身为世界最强的剑士的〈比翼〉爱德怀斯的斩击,不仅能够在零到一百的极致动与静之间进行切换,将力量控制得无比完美,连声音都不会产生,因而所有的动作都是无声无息,异常可怕,而且,她的斩击的速度以及鋭度全都异于常理,因此,其斩击所通过之处,将会残留下真空的断层。
  换言之,爱德怀斯的斩击所通过的地方,有无数看不见的斩痕会留在空间里,像镰鼬一样,停滞于其中,一旦触及,那将不亚于被无数的斩击切过身体,杀人于无形。
  新宫寺黑乃就是在大意之间,不小心踏进了那一片真空的断层之中,进而被看不见的滞空斩击给划破了脸颊。
  “因为我刚刚在这里尽情的挥舞了双剑,所以现在这里到处都是真空的断层,你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爱德怀斯这才以超然的口吻提醒,让新宫寺黑乃咬住了牙。
  如果,刚刚西京宁音没有及时提醒的话,那新宫寺黑乃所受的伤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一点,浑身都被切成肉块的可能性亦不是没有。
  想到这里,新宫寺黑乃的脸上滴下一滴血珠的同时,汗水也是混合了进去。
  这就是世界最强的剑士的实力,让新宫寺黑乃这个前〈联盟〉排行第三的高手都望尘莫及。
  反倒是西京宁音,在此之前就有所察觉到了。
  从这一点来看,西京宁音的实力或许要在新宫寺黑乃之上,但同样不及〈比翼〉爱德怀斯。
  理所当然,更不及世界最强的伐刀者。
  “两位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罗真就以陌生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
  “不然,你们只会被我们给卷入进来。”
  罗真就这么警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