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4 别再继续找我了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刻里,罗真和爱德怀斯便同时对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提出了警告。
  或许,两人仅是随口一说,想让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离开,好解决自己两人的事情而已。
  换言之,无论是罗真还是爱德怀斯,其实都没有恶意。
  罗真自然不用说,和新宫寺黑乃与西京宁音之间本来就不是陌生人,再加上其之所以能够在破军学园里待下去,这两人的关照可不小,当然不会对新宫寺黑乃以及西京宁音有什么恶意。
  而爱德怀斯虽被评价为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但实际上,只有罗真才知道,这位神域的女剑士的心地有多么的善良。
  爱德怀斯是一个绝不会杀害弱者,并且无法坐视无辜的一般人遭到迫害的侠义之人。
  之前微笑也说了,就是因为爱德怀斯是这样的人,他才不得不放弃作战,放弃劫持这座购物中心里的人质,为的仅是不想引起爱德怀斯的不快。
  爱德怀斯之所以会被评价为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其根本原因还在于她曾经和〈联盟〉以及〈同盟〉为敌,被表面世界的两大势力都通缉过,再加上和〈叛乱军〉走得比较近,因而才会遭到误会而已。
  否则,为了自己的家乡就可以挺身而出,只身一人歼灭三十万大军,进而拯救了爱沙尼亚的爱德怀斯怎么会被评价为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呢?
  要知道,论战绩的话,罗真过去也没少做过荒唐事,甚至和爱德怀斯一样,一度只身一人抵抗过数十万的大军,还召唤出数十万的魔物,可谓是完全不在爱德怀斯之下,乃至凌驾于其上,却没有被评价为最邪恶的犯罪者,归根究底,就是因为罗真对抗的不仅仅是统治表面世界的〈联盟〉和〈同盟〉而已,还和〈叛乱军〉为敌了。
  所以,世人只知道罗真是曾经与世界为敌的人,却不认为他是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由此可见,世间传闻究竟有多受客观因素影响。
  这样一来,爱德怀斯自然不会因为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的到来就产生莫名的敌意,进而对两人产生恶意。
  可是,两人的出声警告,依旧给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毕竟,即使罗真和爱德怀斯没有恶意,但如此开口警告之人却是世界最强的伐刀者以及世界最强的剑士,代表此世之人的巅峰存在,跻身最强领域的怪物。
  这样的怪物的出声警告,对于别人而言,怎么可能会没有压力呢?
  再加上罗真展现出来的魔性之相以及爱德怀斯的真空断层已经给两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自然是呼吸一窒。
  只是...
  “......很遗憾,作为破军学园的理事长,同时还是这个国家的伐刀者,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再继续交手下去。”
  新宫寺黑乃沉默了一会,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如此反抗了。
  “毕竟,两位只不过是稍微交手的程度而已,居然就让这里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你们认真起来,估计这座城市将会成为继西欧边境的山脉以来第二个被两位的对决给轰得半点不剩的地方,而这里又不是什么深山野林,两位一旦全力交手,必定死伤无数,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位继续下去。”
  西京宁音亦是施施然的如此表示,视线则至始至终都没敢离开罗真和爱德怀斯。
  其实,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两人的顾虑,罗真和爱德怀斯也不是没有。
  两人都是跻身此世最强领域中的存在,对自身的实力以及对方的实力都很了解,因此也十分清楚,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至少,两人就已经自认,一旦真正意义上拿出全力交手,那别的不说,这座城市一定会像遭遇天灾一样,变成一座废墟。
  甚至,如果两人完全不管不顾的话,损害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
  正是因为这样,两人之前的交手其实只能说是打了一个招呼而已,根本没有拿出真本事。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也不可能真的拿出全力来交手。
  这一点,不管是罗真还是爱德怀斯,都相当的清楚。
  于是...
  “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成,既然如此,那也没必要无谓的挥剑。”
  爱德怀斯这般表示。
  爱德怀斯的目的其实就是找到罗真而已,没有其他的想法。
  世人都以为〈比翼〉之所以那么执着于寻找到〈天动〉的踪迹是为了报一箭之仇,让两年前的对决再现,彼此再分一个胜负,可爱德怀斯对胜负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执着,就算真的输给了谁,她也会坦然承认自己的败北。
  所以,爱德怀斯寻找罗真,不是为了再次与其对决,只是为了实现当初的誓约,无论谁胜谁负,都不准转身就走而已。
  也就是说,爱德怀斯只要找到罗真就够了。
  接下来...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别想再甩掉我。”
  爱德怀斯做出这样的宣言。
  这让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不由得一怔。
  ......怎么感觉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和世人相传的不一样啊?
  在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如此面面相觑时,罗真却是苦笑而起。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才会自己出现,以免你真的找上门来,让我难做。”
  罗真翻起了白眼。
  “你又想违背誓约吗?”
  爱德怀斯发出了质问。
  “我都说了,我们聚在一块太显眼了,你也不想跟我一样,被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盯上吧?”罗真这样子道:“别看三大势力现在已经均都放弃再与我为敌,我可以保证,一旦逮住机会,他们绝对还会暴起发难,这就是所谓的势力,所谓的政治。”
  复数的能力以及复数的灵装,这样的可能性,无论是哪一个势力都无法抗拒,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说放弃就放弃。
  现在,他们仅是被罗真给打怕了,为了不造成损失,方才暂时屈服,一旦罗真虎落平阳,那绝对是沦落到被犬欺的下场。
  届时...
  “姑且不论〈联盟〉和〈同盟〉好了,就是和你交好的〈叛乱军〉都会与你为敌,你根本没必要和我一样,成为全世界所有人的香饽饽。”
  罗真望向了爱德怀斯。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像这样奉劝你而已。”
  “你就别再继续找我了。”
  “有缘,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的身形豁然融入空间中,消失不见。
  就这么,干脆利落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