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5 蜃景之中的战马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就在罗真融入空间,从而消失不见的那一个瞬间里,爱德怀斯的瞳孔猛然的缩了起来。
  其脑海中,两年前的那一幕极其鲜明的浮现了。
  那是在一片被轰成废墟的山脉之中发生的事情。
  爱德怀斯就躺在碎石堆中,向着前方身披漆黑华丽的大衣的少年,颤抖的伸出自己的手。
  而在爱德怀斯的前方,身上布满了斩击所带来的细小伤痕,浑身都似在流着血一般的少年却是蓦然一笑,转过了身。
  “别走!”
  当时,爱德怀斯只来得及喊上这样的一句话。
  但是,少年却有如融入空间中一样,消失不见。
  留下的,只有一句话。
  “放心,我们会有再见面的一天的。”
  这样的一句话就传入了爱德怀斯的耳中,成为了少年最后留下的话语。
  然后,爱德怀斯就满怀着不甘,失去了意识,跌入了黑暗中。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爱德怀斯身上的剑气前所未有的暴涨了起来。
  “什...!?”
  “你...!?”
  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面色剧变,紧接着就被迎面扑来的可怕剑气给吞没,如被惊人的暴风给袭击一样,令得两人举起手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噗嗤...!”“噗嗤...!”“噗嗤...!”
  锐利的剑气就这么席卷四方,在撕裂般的斩击声中,竟是将爱德怀斯身周的一带的地面给斩得裂痕丛生。
  世界最强的剑士,竟是仅仅凭借无形的剑气,对现实的物质造成了干涉。
  这一刻里,爱德怀斯才终于是拿出了自身全部的实力。
  “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超然冷静的眼眸中,所有的情感都化作了执着,让爱德怀斯毫不犹豫的闪掠而出,宛若疾风,瞬间暴掠至罗真消失不见的地方。
  随后,爱德怀斯斩出了一剑。
  这一剑,宛若奔走的白色惊雷。
  这一剑,仿佛闪掠的白色流星。
  来自〈比翼〉爱德怀斯的极速一斩,以往往往能够在空间中留下剑痕,造成真空的断层。
  可是,这一个瞬间里,爱德怀斯拼尽全力的一斩,竟是在此境界之上,再次获得了升华。
  “噗嗤————!”
  随着一道切裂声的响起,融入罗真身影的那一方空间居然被极速奔走而过的一斩给斩开了。
  是的。
  空间,被斩开了。
  那既不是借助什么能力才达成的现象,更不是使用什么力量才完成的结果,而是靠着登峰造极,足以晋升神境的技术,生生造成的奇迹。
  就好像科学与魔术明明是背道而驰的,但能够做到的事情往常都是一样的,只是过程不同一般,这一个瞬间里,爱德怀斯挥霍其用一生磨炼出来的登峰造极的剑术,凭借一斩,实现了和神秘没有什么两样的奇迹。
  而这样的奇迹,仅为了留住一人,被爱德怀斯达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于被斩断的空间中,身披漆黑华丽的大衣的身影再次如海市蜃楼般摇曳着即将浮现。
  然而...
  “轰————!”
  就在身影即将摇曳着浮现时,一股恐怖的魔力自其身上掀起气爆,升腾了起来。
  “聿————!”
  下一秒钟,嘹亮如马啼般的叫声响彻而起。
  在身披漆黑华丽的大衣的身影背后,一匹庞大的双角战马如蜃影般摇曳而出。
  “嗡————!”
  双角战马的双角之间,一股惊人的振动波就在其中成形,来回震动,最终化作壮烈的冲击波,如暴风一样,扩展向了周围。
  天灾,就在这一刹那里出现。
  “轰隆隆————!”
  地动山摇之中,壮烈的冲击波所过支持,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了。
  地面似纸片般的被吹飞。
  墙壁似木片般的被碾碎。
  楼梯、电梯、走道、回廊以及一根根支撑起整座建筑物的柱子同样如同脆弱无比的木屑,通通都在可怕的冲击波下被撕裂、破坏、摧毁。
  如此可怕如暴风般的冲击波里,爱德怀斯的身影便同样被吹飞,与那从被斩断的空间中摇曳着出现的漆黑身影之间的距离极速拉远。
  “......!”
  爱德怀斯就喊了一句什么,可惜却是被冲击波给掩盖,什么都听不见,直接被卷入暴风中。
  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同样准备各显神通,却是连做这些的时间都没有,一个个的接连被卷入暴风般的冲击波里,消失不见。
  “嘭————!”
  坐落在市中心的购物中心就在突如其来的暴风中,像是一座纸制的玩具一样,在一声爆鸣之下,彻底的粉碎了。
  冲击波就趋势不减的扩展向了周围,最后化作一道壮观的气柱,升上高空。
  “聿————!”
  双角的战马就在暴风般的气柱中仰天长鸣,如同久违的能够出来大闹一番的凶兽一样,声音中充满着亢奋和不尽兴。
  然后,双角的战马才如蜃景般一边摇曳,一边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身披漆黑华丽的大衣的身影同样在逐渐修复的空间中消失。
  只留下暴风般的冲击波,依旧在周围肆虐。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后,一切归于平静。
  但在原本的购物中心所在的位置上,已经是只剩下一片废墟,除了碎石和瓦砾以外,什么都不剩下了。
  周围一带的居民如被吵醒般的逐渐从一座座建筑物的窗口探出头来,开始喧哗、吵闹。
  车辆的声音更是由远及近,不断的往这边而来。
  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均都极其狼狈的从废墟中出现,看着眼前什么都没有剩下的购物中心,蓦然无语。
  “......已经离开了吗?那两人?”
  新宫寺黑乃低声喃喃着。
  “啊,已经离开了,不仅是〈天动〉而已,连〈比翼〉的剑气都消失不见了,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应该是在察觉〈天动〉离开了以后,同样直接离开这里了,就是不知道还在不在这座城市,或者这个国家。”
  西京宁音灰头土脸似的苦笑着,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
  而连西京宁音都这样,新宫寺黑乃自然难掩情绪的复杂。
  “那两个人究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应该说〈天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才对吧?而〈比翼〉只是追着他过来的而已?”
  “那〈天动〉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问妾身,妾身又该去问谁啊?”
  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就在废墟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脸上的表情却至始至终都充满着想要叹息般的无可奈何。
  “希望那两人别再出现了。”
  “同感。”
  在〈联盟〉中前后排行第三的两名伐刀者,最终,竟是只能像这样祈祷。
  而最后的结果如何,只有命运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