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3 黑铁一辉的改变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固有灵装的外形发生了变化。
  这本是一件极其难以置信的事情。
  因为,伐刀者的固有灵装乃是灵魂的实体化,其外形是天生便注定好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固有灵装,其固有灵装的外形亦是独一无二,不可能有所变化或者重复。
  毕竟,一旦固有灵装有所变化或者重复,那就跟一个人的灵魂出现了改变和一致一般,一般来说,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相同种类的固有灵装是非常常见的,可外形相同的固有灵装却是从未有所见,再相似都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差别,证明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独一无二的。
  但是,如果是伐刀者的固有灵装的外形出现改变的话,那虽然很不可思议,却并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过去,曾经有伐刀者因为失去自己所有的记忆,其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存在的方式都发生了改变,最终导致其固有灵装的外形也随之一变,变成完全不同的外形。
  换言之,除非是抛弃过去的自己,亲手扼杀了至今为止的自我,以强韧的意志累积了难以想像的无数锻炼,让自身的灵魂都有所改变时,伐刀者的固有灵装就会出现变化。
  一辉,正是因为这样,在三天前超越了自我,生生的改变了自己的灵魂光辉。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和阿蒂拉小姐重复进行战斗,每天都会被砍伤,或者因为〈一刀修罗〉的时限到达而倒下,甚至有时候是两者皆有,让自己的生命一直处以垂危的状况,一步出错,那就会当场死亡。”
  幸亏有珠雫,每天都会在一辉伤痕累累或者危在旦夕时慌忙为其疗伤,治疗一辉身上那称之为凄惨的伤势,方才无数次的保住一辉的性命。
  而在此过程之中,一辉就不断的挑战着阿蒂拉,不停的在阿蒂拉的身上追求自己想要的强大。
  “为了在阿蒂拉小姐的手中活命,我努力的挥霍自己所有的剑术,并让它们一一升华,否则根本无法成功挡下阿蒂拉小姐的剑。”
  “为了能够在阿蒂拉小姐的手中坚持更久,我拼命的思考策略和战术,甚至还不得不谨慎的使用乃至改进〈一刀修罗〉的力量,不然,一分钟的时间,完全就是我能坚持的极限,一点都不能满足我们之间的战斗。”
  “同时,为了让自己的剑能够变得更加强大,我也全神贯注的观察着战斗中的阿蒂拉小姐,即使阿蒂拉小姐的剑根本没有规律,亦没有固定的招式,但我还是以〈模仿剑技〉将阿蒂拉小姐的战斗风格给成功的拷贝下来,在自己的身上得到重现。”
  这已经不是窥视剑术的本质和理念那么简单,而是将使剑之人本身的观念、思想和内心都给窥视清楚,进而将其完全掌握。
  于是,一辉的〈心眼〉便也成功的获得了升华,不仅拥有了能够看穿剑术本质并将其模仿、学习、改进的〈模仿剑技〉,还拥有了看穿对手的本质并将其所有行动都为之掌握、了解、推断出来的能力————〈完全掌握〉。
  凭借〈模仿剑技〉以及〈完全掌握〉两大能力,一辉成功的将阿蒂拉自身的战斗风格给复制拷贝下来,在自己的身上重现。
  那就是三天前一辉完成的成就。
  因为将阿蒂拉的战斗风格给完全重现到自己身上的关系,一辉理解了阿蒂拉的剑,更理解了阿蒂拉的理念。
  所以,一辉能够使用和阿蒂拉完全一模一样的剑,其剑可刚猛如重锤,亦可柔韧如长鞭,即使相隔一段距离,依旧可以凭借剑气来形成刀光,化作匹练,斩杀相离数十公尺乃至上百公尺的对手。
  所以,一辉在踏上战场的那一个瞬间里,同样会似阿蒂拉那般,化作战争的机械似的,下手不再天真与留情。
  像这样战斗风格以及自身理念的全面改变,最终让一辉的灵魂都产生的蜕变,固有灵装也因此进化为更加强大的外型来承接这份蜕变。
  自那以后,一辉与阿蒂拉之间的激战就再也不分伯仲,就算激战数个小时都可以做到不分胜负,即使不使用〈一刀修罗〉也一样。
  毕竟,一辉和阿蒂拉之间的战斗风格已经完全一模一样了,甚至一辉还能视战斗的状况随时使用自身的剑术,在有招和无招间灵活切换,就战斗的多样性来说比阿蒂拉更丰富,实战性、实用性也是和阿蒂拉不相上下,自然没有轻易输给阿蒂拉的可能性。
  当然,那是在阿蒂拉依旧仅凭借自身的能力值来挥剑的状况,若是阿蒂拉使用自身的魔力、技能以及宝具,一辉就有苦头吃了。
  不过,能够在不使用〈一刀修罗〉的状况下和那样的阿蒂拉激战数小时而不败,一辉的实力进步之多,可想而知。
  再怎么说,一个星期前,一辉即使动用〈一刀修罗〉都完全不是那样的阿蒂拉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击溃乃至差点击杀,现在却能在不使用〈一刀修罗〉的状况下和阿蒂拉激战数小时,进步之大,骇人听闻。
  “话是这么说,但我其实也知道,阿蒂拉小姐并没有拿出全力。”
  一辉为此唏嘘着。
  “即使是现在,面对阿蒂拉小姐时,我都依旧有种仿佛直面异常危险和恐怖的存在的感觉,或者说,变得越是强大,那才越是能够感觉到阿蒂拉小姐的可怕,像那样强大的女剑士,就我所知,在全世界的范围内估计都只有一位。”
  那一位强大的女剑士是谁,想必,没有人会不知道。
  “我想,阿蒂拉小姐应该是和人称〈比翼〉的那位世界最强的剑士同一等级的存在。”
  一辉看向了罗真。
  “虽然不知道如此强大的女剑士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而且至今为止还从未传出过任何的传言,但我想,阿蒂拉小姐应该不是〈比翼〉本人吧?”
  一辉竟是怀疑阿蒂拉就是爱德怀斯。
  但是,根据世人的传言,阿蒂拉和爱德怀斯明显有不小的出入。
  至少,阿蒂拉不是使用双剑的二刀流,而〈比翼〉爱德怀斯却是二刀流的绝顶高手,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除此之外,外形也不同,使用的武器的外形同样不同,这些都是很明显的差异。
  然而...
  “我真的很好奇,那种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磨炼出来的极致的实战用剑技,证明阿蒂拉小姐应该是曾经活跃于战场上的强者才对,为何会完全没有关于她的传闻,真的很不可思议。”
  一辉没有任何恶意的说着这番话,让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罗真的身上。
  对此...
  “别看我,想知道的话,你们自己去问她,只要她肯跟你们说的话。”
  罗真不怀好意的这么笑着,让众人接连翻起白眼。
  可与此同时,众人也感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