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0 剑与剑的碰撞!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罗真的面前展开的激战,的确相当的高等级。
  别的不说,就说珠雫与贵德原彼方之间的战斗就只能用精彩来形容。
  唤出自己的固有灵装〈宵时雨〉的珠雫便一直都很冷静的聚集着水气,对着贵德原彼方的方向发动令人觉得眼花缭乱的猛攻。
  那有时是能够令对手窒息的水炮弹。
  那有时是能够将对手刺穿的冰柱雨。
  那有时是像海浪的水之壁障翻涌,一会攻击,一会防御,灵活得犹如获得生命。
  那有时是像暴风雪一样的冰雾吹袭,席卷四方,冰冻大气,场面异常华丽。
  珠雫就将自身的能力控制得出神入化,将A级的魔力控制发挥得淋漓尽致,肆意的发动猛攻,让冰与水的双重袭击不停的冲击向了贵德原彼方。
  面对此等攻击,若是换做他人,早已败下阵来。
  至今为止的选拔战里,珠雫就从来没有展现出这样的实力,可谓是火力全开。
  这是因为对手就是这么值得珠雫出全力的人物。
  破军学园的排行第二,仅次于最强的学生会长的存在————贵德原彼方。
  这位千金大小姐看似高雅柔弱,实则却是拥有着〈腥红淑女〉之名的数一数二的武力派,曾经和东堂刀华一样,参与过〈联盟〉的特别征召,累积过众多的实战经验。
  因此,面对珠雫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猛攻,贵德原彼方竟是一点都不显得慌乱,唤出自己的固有灵装。
  那是一把剑刃轻薄透亮,有如精美的玻璃艺术品一般的西洋刺剑。
  贵德原彼方就一手持剑,将其水平横举在胸前,紧接着,左手的手掌便抵在了剑尖上,缓缓的刺了进去。
  伴随着这样的动作,贵德原彼方手中的刺剑竟是没有刺破手掌,反而似被手掌给压碎一样,化为漫天的碎片,有如飞舞的尘埃,明灭闪烁,融入到空气里。
  这就是贵德原彼方的能力。
  贵德原彼方能够让自身的固有灵装化作无数肉眼无法分辨的细小刀刃,令它们融入空气里,再自由自在的操纵那些散布在空气之中的刀刃,发动不可视的攻击。
  这些刀刃甚至有可能会随着对手的呼吸侵入其肺腑,最后在贵德原彼方的控制下破体而出,亦或者在敌人没有察觉时刺穿其身体,异常血腥,因此,贵德原彼方才会得到〈腥红淑女〉的称号。
  拜此所赐,贵德原彼方所参加的选拔战基本上都是对手因为畏惧其可怕的能力而主动弃权的,只有寥寥无几的数人壮着胆子与其交手,却还是被弄得遍体鳞伤,让不知多少的对手对贵德原彼方畏惧不已。
  现在,贵德原彼方就操纵着化作看不见的尘埃的刀刃,有时是让它们停滞在自己面前的空气之中,进行激烈的回旋运动,彷佛透明的钻岩机,伴随数以亿计的斩击,将珠雫的所有攻击都给粉碎,有时是让刀刃飞舞,攻向珠雫,毫不手下留情。
  珠雫貌似也在忌惮贵德原彼方的能力,所以从一开始就在自己的周围设下了防御用的水之壁障或者冰之壁障,抵御着斩击而来的无数刀刃。
  于是,一时之间,珠雫面前的水之壁障与冰之壁障不断的与看不见的刀刃产生了剧烈的冲突,让水之壁障像是被轰炸般不停波动,亦让冰之壁障的表面被削出无数的冰片,贵德原彼方的面前同样有看不见的刀刃在极速旋转,将来袭的水炮弹、冰柱雨等等全部粉碎,令水花和冰晶四溅。
  两人便彻底的投入到这场激战中,貌似没那么容易分出胜负。
  这让观众席上的御祓泡沫、兔丸恋恋和碎城雷惊叹不已着。
  “那个新生居然能够和彼方打到这个地步。”
  “好强啊,明明是新生中的三席而已却还是好强啊。”
  “能和〈腥红淑女〉战到这个地步,真不愧是那个英雄龙马的后裔啊。”
  三人这样评价着。
  反倒是罗真,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黑铁妹妹和贵德原彼方的实力应该就在伯仲之间,即使有些差距,那也差得不是很多。”
  再怎么说,贵德原彼方都是和东堂刀华一样参与过〈联盟〉的特别征召的实战派人物,论实力应该足以挤进〈七星剑武祭〉的四强乃至更高,就算珠雫实力不俗,作为一年级的新生,能够追上贵德原彼方的水平,已经很难得。
  毕竟,珠雫可不是一辉以及史黛菈那样的怪物,既没有〈心眼〉之力,亦没有隐藏的龙之力,可以和贵德原彼方打成平手,已经值得称赞。
  顺带一提,贵德原彼方的出身也不俗,其所在的贵德原家乃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名门世家,论权势不在黑铁家之下,论财富更是在黑铁家之上,因而贵德原彼方的出身完全及得上珠雫,贵族之血也不会逊色于英雄之血多少,再加上参加过特别征召,累积足够的实战经验,珠雫能和她打成平手,反而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这点,看御祓泡沫三人的表现就知道了。
  只不过...
  “那边的对决能够称得上是精彩的话,那这边的对决就完全称得上是超常了。”
  罗真转过视线,看向另外一个方向。
  在那里,震撼人心的激烈碰撞正在进行。
  “锵锵锵锵锵————!”
  这是无比激烈的剑戟声。
  剑与剑的互相碰撞,一边以一秒无数次为频率激烈进行,一边让火星似爆炸般不断迸发。
  刀光有若闪光,不住迸现。
  剑影有若雷霆,疯狂交击。
  一辉与东堂刀华就以这样的形式,展开一场无与伦比的刀剑乱舞。
  仔细一看,一辉的面色已经变得既冷静又无情,手中漆黑的日本刀似绽放的匹练,闪掠而出的期间,已经挥出无数如鞭击般的斩击,划破了空气。
  对此,东堂刀华亦是变得冷静又凌厉,手中不知何时紧握着一把带鞘的日本刀,在雷光迸现期间,仿佛电闪雷鸣,狂暴斩过。
  一边是漆黑的无数刀光。
  一边是璀璨的无数霹雳。
  两位登峰造极的剑士就在进行着疯狂的对攻,掀起一片刀光剑影,激起一阵电闪雷鸣,使两把刀不停的碰撞、碰撞、再碰撞,激烈得无法想象。
  不知不觉之间,一辉以及东堂刀华之间的地面已经被斩出了无数道剑痕,空气亦是被彻底搅乱,动荡不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
  “哈!”
  东堂刀华斩下一剑,竟是让无数的雷电迸现,汇聚成团,轰向了一辉。
  “第七秘剑————〈雷光〉!”
  一辉终于不再使用阿蒂拉的剑,而是瞬间转换态势,似东堂刀华那般,挥出宛若雷霆,却快得无以复加的斩击。
  “嘭————!”
  轰鸣声中,轰向一辉的雷电竟是被一辉单凭一把剑,生生的斩开了。
  电光就这么迸射向四周,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小坑洞。
  就在这一瞬间里...
  “唰!”
  东堂刀华豁然出现在了一辉的面前。
  仿佛电光一闪。
  仿佛瞬间移动。
  一辉,竟是没有能够察觉到她的逼近。
  “......!”
  当下,一辉的眼眸豁然一凝。
  至于罗真,却是在看到这一幕时,当场愣住,讶异而起。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