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3 唯一的与众不同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训练场的战圈里,东堂刀华维持着拔刀的姿势,让雷光从全身各处迸现,并如同被吸收一样,化作一道道电流,注入到其手中归鞘的刀里。
  “接招吧!黑铁同学!”
  东堂刀华如此宣言,眼中释放出来的是无往不利的决意。
  看到这一幕,一辉就清楚,东堂刀华准备在下一击里分出胜负了。
  于是...
  “呼...”
  一辉维持着迎击的姿势,舒出一口气。
  东堂刀华的家传宝刀之所以战无不胜,原因不外乎两点。
  一:这一招威力绝伦,一旦命中,半吊子的防御根本无法抵抗,将会被轻而易举的斩落。
  二:这一招快若闪电,无法捕捉,往往在对手踏入〈雷切〉的交叉距离时,其便已经被拔刀砍中,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
  极致的威力,以及极致的速度,方才让这一伐刀绝技变得那么强。
  那么,想正面攻破〈雷切〉的话,那就必须从这两点上下手。
  亦即,要么拥有足以连〈雷切〉的强大攻击力都能完全抗下的惊人防御力,要么就得拥有凌驾于其上的速度和眼力,将其看穿,并将其接下或挡下。
  否则,那就只能像以往面对〈雷切〉的那些人物一般,想方设法的与东堂刀华拉开距离,不闯入她的交叉距离,让〈雷切〉无法发动或者无法命中,这是世人所知的对〈雷切〉的唯一攻略法。
  现任〈七星剑王〉诸星雄大就是用这种攻略法来战胜东堂刀华的。
  而一辉,却是准备正面挑战〈雷切〉的家传宝刀。
  既然如此,一辉就得从以上的两点入手才行。
  要么拥有足以连〈雷切〉的强大攻击力都能完全抗下的惊人防御力。
  要么就得拥有凌驾于其上的速度和眼力,将其看穿,并将其接下或挡下。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但是,前者的话,一辉是断然不可能满足条件的。
  魔力低微的一辉的防御力是货真价实的F级,一旦选择用魔力来加护,提升防御力,那结果只会是在短短的几秒内耗尽魔力,而且提升的防御力还微乎其微,根本办不到将A级的最高等级攻击力给抗住的事情。
  而如果不使用魔力,就算一辉体能再强,肉体凡胎,一旦被真刀砍中,再怎么样都会受伤,更别说是〈雷切〉那样的攻击力,一辉绝不可能被命中以后还有所侥幸。
  或许,连防御力A级的史黛菈都不可能单凭魔力加护就抗下〈雷切〉的一击吧?
  所以,防御力的方面根本不用想,以一辉的条件,绝不可能硬抗〈雷切〉的威力。
  换言之,一辉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
  “将〈雷切〉给看穿...!”
  这是一辉唯一能够获得这场对决的胜利的方法。
  所幸,这方面,一辉具备了最完美的条件。
  一辉就瞥见了在一旁注视着这边的战况的罗真,想起了曾经自己和罗真的一次对话。
  ............
  那是发生在一辉接受过阿蒂拉的洗礼以后,在选拔战上战胜桐原静矢以后的事情。
  那一天,罗真主动找了一辉出来散步,并打听着一辉新习得的〈完全掌握〉能力的事情,之后提及了一个词汇。
  “〈心眼〉?”
  走在夜间的路上,一辉便因为这个词汇的出现微微一怔。
  “没错。”
  罗真就走在一辉的身边,像是觉得该提一下似的,这么说着。
  “那是一种境界,我也曾经和史黛菈提过。”
  这么说着的罗真就解释了何为〈心眼〉以及一辉掌握有〈心眼〉之力的事情。
  “原来,我的洞察力都是来自于这个境界吗?”
  一辉就像是有所明悟一样,捂着自己的心脏部位,紧接着看向了罗真。
  “那你也达到了〈心眼〉的境界了?”
  一辉便对这个问题感到了好奇。
  罗真倒是没有隐瞒。
  “我的确也有〈心眼〉之力,但我的〈心眼〉和你的〈心眼〉不同。”
  罗真如此解释着。
  “你的〈心眼〉是以剑入道,所以能够完美的控制身体,能够窥视剑与使剑之人的本质,进而让你拥有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习得对手的剑术的〈模仿剑技〉以及可以看穿对手的行动原理的〈完全掌握〉两种能力。”
  “我的〈心眼〉则是以魔术,亦即魔导方面入道,所以能够完美的控制魔力,能够窥视微观世界发生的现象,因为所谓的魔力、魔术乃至魔法都是人为的改变世界的奇迹。”
  同样的道理。
  武神若是领悟了〈心眼〉的话勘破的就是武术的本质。
  圣人若是领悟了〈心眼〉的话勘破的就是世人的内心。
  而高僧勘破的就是红尘、人世的荣华富贵,进而上升到更好的视角。
  从不同的方向领悟〈心眼〉之力就会有不同的性质,因而,哪怕不是魔术师也能领悟〈心眼〉的境界。
  这是一种不为人知,却又人人可知,很难触及,却又人人都有触及的机会的东西。
  有鉴于此,罗真和一辉的〈心眼〉的效果类似,针对的对象却完全不同。
  “难怪你的魔力控制无法测量,被评为了S级,原来你能完美控制自身的魔力吗?”
  一辉就终于明白了这一点。
  “嘛,这也是原因之一。”
  罗真在这方面倒是敷衍了一下。
  毕竟,要解释罗真的〈心眼〉已经抵达神境,连世界的运行原理都能窥视到,对魔力的控制也已经超出常规,不是完美控制,而是能够在此之上做更上一层的利用,用极少数的魔力便能使用大规模的术式,甚至引动外界的魔力的话,实在有些麻烦。
  一辉离这个境界还遥远得很,倒不如说没有像罗真那样可以游历各个世界,见到无数世界的存在以及观念,累积了大量超乎寻常的知识与经验,再加上数次大彻大悟的话,那是根本无法触及这一境界的。
  这一境界,估计也就只有罗真能够抵达了。
  如此一来便没有特地解释的必要。
  罗真只是这么说。
  “你在魔导方面的才能极其低劣,体能又是坚持刻苦去锻炼的话别人也能达到的等级,唯一比别人优势的地方就是你这如同照妖镜般的眼力,亦即〈心眼〉的力量。”
  一辉的剑术是靠此从别人的身上不断学来,进而累积到的。
  不管是〈模仿剑技〉还是〈完全掌握〉也都出自于此。
  更甚者,连〈一刀修罗〉的完成,都离不开〈心眼〉带来的对身体方面的完美控制。
  所以,没有〈心眼〉的话,一辉压根无法追上别人。
  “那么,你就该多利用这唯一的与众不同。”
  这就是罗真给一辉的建议。
  “明白了。”
  一辉重重的点下了头。
  ............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一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切,在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