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4 我...接下了...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这一个瞬间里,一辉的世界彻底的失去了光彩、声音以及其余所有的一切。
  “光彩是不需要的。”
  因为敌人的攻击不会随着失去色彩就降低威力。
  “声音是不需要的。”
  因为敌人的攻击虽不是无声无息,却远非声音所能追及。
  “视力是不需要的。”
  因为就算再怎么集中精神,那都无法用肉眼来捕捉那一道斩击。
  “听力是不需要的。”
  因为即使全力去聆听,听到的都仅仅只是雷鸣。
  一辉就宛如放弃人类大部分的生命活动一样,让心跳的幅度都下降了,变得微乎其微。
  然后,一辉便将这些用来维持人体的机能运作所需的力量全部集中到自己的意识里,让自己的第六感被无限制的放大。
  这并不是多么特别的能力,单纯只是高度的集中精神而已。
  人们在精神极其集中时,将会既听不见别人说话,更看不见其余的什么东西,只会一心一意的做自己唯一想做的那件事情,为此,为了办到这件事情,人体就会集中那些舍弃的机能的力量,让其发挥出远比平常更强的能力。
  而一辉只不过是主动去这么做而已。
  因为,一辉已经能够完美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如果连这种事都办不到的话,那就不可能做到一分钟内使尽全力这种集中到极限的行为,开发出〈一刀修罗〉的伐刀绝技。
  现在,一辉就主动舍弃了不必要的身体机能,将让这些身体机能运作的力量、力气全部集中起来。
  只为了刺激自己的〈心眼〉之力,让自己的〈心眼〉变得更加敏锐。
  “嗯?”
  一辉那边的动静,东堂刀华自然不会没有注意到。
  浑身雷光迸现的东堂刀华就紧视着闭上眼睛,浑身放松似的站在那里的一辉,眼中掠过一缕缕的电光。
  以〈闪理眼〉的能力,东堂刀华企图看穿一辉心中的打算。
  但是...
  “居然什么都看不到?”
  东堂刀华有些吃惊了起来。
  是的。
  什么都看不到。
  东堂刀华的〈闪理眼〉对一辉使用失败了。
  原因很简单。
  “他已经彻底的进入无我的状态,心中无念无想了吗?”
  没错。
  一辉就将自身的意识集中到连思考都舍弃了,宛若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自己的身体,交给自己的本能一样,整个人都进入了无我的状态。
  既然如此,东堂刀华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然而,这反倒让东堂刀华的战意升腾了起来。
  “为了打败我而集中到这种地步吗?”
  作为一个骑士来说,能被别人如此认可和认同,没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那么,我也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全力,豁出一切来打败你!”
  东堂刀华身上的雷光变得更加的密集,疯狂闪烁。
  “〈疾风迅雷〉!”
  这就是东堂刀华平时最常用的伐刀绝技,以雷之力刺激全身肌肉,将身体性能提升至最大。
  东堂刀华就使出了全部的魔力,一边将电光汇聚在收纳着刀的刀鞘上,让刀鞘口迸射出肉眼可见的闪电激流,一边让其余的雷电游走在自己的全身,将体能强化到最大等级。
  看着这样的东堂刀华,其余人纷纷都屏住了呼吸。
  只有一辉,依旧闭着眼睛,放松身体,维持着迎击的姿势,沐浴在游走全场的雷电之中,静静的等待着。
  然后...
  “磅!”
  炸裂般的响声中,东堂刀华终于是踩爆了脚下的地面,如一道闪电一样,暴窜而出。
  其速之快,只能以电光石火来形容。
  就这样,东堂刀华在瞬息之间,窜至一辉的面前。
  其腰间,雷光乍现。
  “〈雷切〉!”
  当这样的声音响彻全场时,电浆迸散。
  “呛————!”
  清晰又响亮的拔刀声中,一道白光烧灼世界一般的出现了。
  那是无穷的电浆凝聚而成的霹雳。
  那是以疾雷之速豁然切过的光之斩击。
  压倒性的热能在刹那间施放而出。
  耀眼无比的光辉在顷刻间照亮此方空间的全部。
  从东堂刀华的腰间,这样的一道斩击就被释放了出来,似闪光,似流星,似雷电,似霹雳,一边蒸发大气,掀起轰鸣,一边仿佛穿透了整个苍穹一样,斩向了一辉的方向。
  眨眼之间,触及一辉的身体。
  “咚————!”
  下一秒钟,无数的电浆炸裂,让庞大的气爆跟着涌出,炸碎了一辉与东堂刀华所在的那一方地面。
  顿时,狂风肆虐,电弧四起,碎石飞舞,沙尘蔓延,如有一道真真正正的落雷从天而降一般,场面异常震撼人心。
  “兄长大人!”
  正在和贵德原彼方激战的珠雫禁不住被这边的动静给吸引,令其瞪大着眼睛,叫出声来。
  “黑铁同学...!”
  死死的盯着这一幕,有如打算亲眼见证〈雷切〉的一击一般,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话很少的史黛菈同样面色一变。
  “......”
  罗真眯起眼睛,一言不发的继续观望。
  而学生会的成员...
  “结束了。”
  “嗯,结束了呢。”
  “没办法,结束了啊。”
  御祓泡沫、兔丸恋恋以及碎城雷便在看到那电光一闪的磅礴斩击的瞬间,如同确定了胜利一样,相继的开口。
  这就是————〈雷切〉。
  逢出必赢,战无不胜的家传宝刀。
  没有人怀疑这一家传宝刀会失败。
  没有人怀疑东堂刀华的胜利。
  看到〈雷切〉确确实实的命中以后,在场的人就几乎都确信。
  东堂刀华,赢了。
  而一辉,已经输了。
  正因如此...
  “当它被击溃时,别人才会想起,这个世界,并没有绝对的输赢。”
  罗真好似同样确认了什么一样,蓦然一笑,如此呢喃。
  前方的沙尘,就在这样的状况下,烟消云散了。
  所有人均都看到了内里的场景。
  “什...!?”
  “么...!?”
  一秒钟以后,所有人均都瞳孔一缩,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兄长大人...!”
  反观珠雫,喜悦似的叫出了声。
  连史黛菈都睁大了眼睛。
  “挡下了...!”
  仔细一看,场中,东堂刀华依旧保持着拔刀挥砍的姿势,全身电光迸现,脸上却已经被震惊所取代。
  就在东堂刀华的面前,一辉笔直的站着。
  “嘀嗒...”
  鲜血,从一辉持刀的双手上滴落而下。
  一辉持刀的双手就从手掌到手臂为止,全部如同被震裂了一样,布满了伤口。
  但是,一辉利用这双手架起的刀,却是牢牢的将闪烁着电浆的东堂刀华的刀给稳稳的挡住。
  没有半分动摇。
  “我...接下了...”
  一辉这才睁开了眼睛。
  “噗嗤!”
  下一刻,斩击声响起。
  一辉那挡下了〈雷切〉的漆黑刀刃便骤然一旋,以惊人的速度,斩过东堂刀华的身体。
  “第二秘剑————〈裂甲〉!”
  随着这样的声音的响起,东堂刀华的身体蓦然一颤,缓缓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