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 不为人知的一面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小...小爱?”
  意料之外可爱的名字,让在场的众人齐齐的眨了眨眼睛。
  尤其是一辉和东堂刀华,像是根本想不起与这个名字有联系的人一样,眉头紧锁着。
  只有两个人,对这个名字做出过激的反应。
  “小爱...?”
  有栖院凪是如同被吓坏了一样的惊愕着。
  “咳...!”
  罗真则是刚好在喝水,差点没有被呛到。
  但罗真的咳嗽声,却吸引了不该吸引的人的注意力。
  “咦?”
  自称为小爱的爱德怀斯便注视向了罗真,还没来得及转移视线,突然讶异般的出了一声,随即也皱起了眉头,盯着罗真不放了。
  被爱德怀斯这么紧视着,罗真表面上恢复若无其事的模样,背后却已冷汗直流。
  所幸,经过刚刚的事情,在场不少人都对爱德怀斯起了好奇心。
  比如一辉。
  比如东堂刀华。
  “小爱小姐难道也是魔导骑士吗?”
  东堂刀华像这样向爱德怀斯提问了。
  看来,爱德怀斯那过于无懈可击的身姿,最终还是引起了东堂刀华的在意。
  理所当然,一辉也一样。
  “难道,您是从〈联盟〉中退役的选手?”
  一辉则做出如此猜测。
  一辉就认为,爱德怀斯绝对不是一般人,很有可能是一位极其有名的魔导骑士,甚至在〈联盟〉举办的大赛中出过席。
  只是,从众人没有能够第一时间里想起其身份来看,对方或许并不是现役的选手,而有可能是像新宫寺黑乃那般的退役选手。
  类似新宫寺黑乃那般既强大又优秀,曾经争取过〈KOK〉A级联盟的世界高排名,却因为结婚生子等理由退役的女选手,虽不能说是很多,可也不少。
  所以,一辉已经在猜测,爱德怀斯是不是退役的魔导骑士了。
  可惜...
  “我并不是魔导骑士,虽是伐刀者,却没有加入〈联盟〉当中,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而是从外国来到这里。”
  爱德怀斯摇了摇头,否定了一辉和东堂刀华的猜测。
  “我已经说了,我并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了不起的人,以身为一名骑士而言,各位都要在我之上,请不要在意我。”
  这番话,爱德怀斯说的是极为真挚,告诉了别人,这都是她的心里话。
  罗真就微微沉默。
  或许,在场的人里,甚至是全世界的范围内,都只有罗真能够理解爱德怀斯的这番话的含义。
  作为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爱德怀斯虽无愧于自己的人生,从不认为自己走上歧途,却也认为和有着明确的目标在奋斗的人们相比,自己根本不值一提。
  如其所言,在爱德怀斯看来,在场的学生们都比她出色。
  因为,至少,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目标和梦想在努力变强,而她只不过是一个让人畏惧的剑士而已,根本称不上是一位高尚的骑士。
  即使,这位令人畏惧的剑士,其实比谁都善良,那也一样。
  有鉴于此...
  “看到你们,感觉就像是能够看到这个国家的未来,而我,就只是一个临时的甜点师而已,除此之外,目前没有第二个身份。”
  爱德怀斯便依旧带着温馨的笑容,和世人所认知的强大、凛然、英气和无情完全不同,展现出谁都不清楚的一面。
  被这个笑容所蒙蔽,众人们亦是渐渐的对爱德怀斯放下了戒心。
  “原来你就是这家店的甜点师吗?”
  史黛菈眼前一亮,连忙这么问了。
  “是的。”爱德怀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下头,道:“这里的甜点都是我做的,如果能让各位喜欢就好了。”
  这样的话语,立即换来一片声音。
  “我很喜欢这些甜点喔!”
  “我也是!”
  “真的太美味了!”
  “嗯嗯!”
  众人相继的连连出声肯定。
  “那真是太好了。”
  爱德怀斯这才放下心来似的,笑得比之前开心多了。
  想必,别人肯定想不到,那个〈比翼〉居然能够露出这样的笑容吧?
  但这就是爱德怀斯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这么好吃的甜点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结果,连珠雫这个毒舌少女都忍不住赞叹了。
  “难道有什么特别的秘方吗?”
  东堂刀华亦是不再在意爱德怀斯的问题,转而问起这方面的原因。
  “不,没有什么秘方,这就是非常普通的甜点而已。”爱德怀斯再次摇头,这般道:“如果说它们有什么特殊的话,那就是有一些我擅自添加的创意,稍微改变了一下味道,因为我从小就很喜欢吃甜点,也很喜欢做甜点,一直以来都在研究甜点,所以多少和外面卖的味道不同,难道不合大家的口味吗?”
  这么说着,爱德怀斯的脸上还浮现出些许不安的表情。
  众人顿时急忙摇头。
  “怎么会呢?”
  “并不会不合口味喔?”
  “倒不如说,这比外面卖的好吃多了。”
  “真想每天都有得吃呢。”
  众人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那就好。”
  爱德怀斯这才放下了心。
  那表现,和世人所知的〈比翼〉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完全就是个普通的家居女性。
  只是,要是谁能够娶到这么一个美丽、贤惠的家居女性的话,那就真的是修了十辈子的福了。
  在场的人里,一个个的男性就都这么想着。
  这让御祓泡沫肆无忌惮的做出提问。
  “话说,小爱小姐应该已经结...”
  御祓泡沫就准备提出最为至关重要的问题。
  可这个问题,却让从刚刚为止一直保持沉默的罗真慌了。
  “副会长!”
  罗真如同打算阻止什么一样的大声开口。
  “怎...怎么了...!?”
  御祓泡沫被吓了一大跳了。
  就在这时...
  “......请问你刚刚想问什么问题呢?”
  爱德怀斯转过头,看向御祓泡沫了。
  其脸上,那温馨的笑容依旧,可眼中却完全没有了笑意,只剩下一片冰冷。
  “......!”
  这一个瞬间里,不仅是御祓泡沫而已,连其余人都通通感到后背一寒。
  御祓泡沫更是整个汗流浃背,干笑着出声。
  “我...我只是想问问,结...结帐的时候该怎么办...”
  御祓泡沫遵从内心的危机感,避开了严重的地雷。
  “是这样吗?”
  爱德怀斯立即雨过天晴般的重新笑了起来。
  “结账的时候请到柜台,或者让服务员来收钱也可以。”
  “明...明白了...”
  在爱德怀斯的笑容之下,御祓泡沫艰难的点头。
  罗真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罗真完全不知道,其刚刚的阻止,让爱德怀斯的目光再次紧视到了他的身上。
  眼中,既有极其严重的怀疑,又有些许不能确定的忐忑似的,紧紧的盯着罗真不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