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8 极其平凡的相遇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那时,爱沙尼亚的政权还没有交替,亦没有宣布加入〈联盟〉当中,离爱德怀斯歼灭〈联盟〉及〈同盟〉派出的三十万大军的事情也才过去五年的时间而已。
  所以,当时的爱德怀斯还被〈联盟〉以及〈同盟〉通缉着,没有回到家乡,一直在外流浪,借此避开〈联盟〉和〈同盟〉的通缉。
  虽说,两大势力并不能拿爱德怀斯怎么样,但爱德怀斯终究还是通缉犯,若是肆无忌惮的逗留在爱沙尼亚或者是别的地方,那只会引来〈联盟〉和〈同盟〉的围歼,最终导致身边的无辜人们都被卷进去,届时若是那些人被怀疑与自己有所勾结,进而无端被冤枉,那就不是爱德怀斯想看到的了。
  再加上爱德怀斯并不想大开杀戒,因此,爱德怀斯还是选择了避开,在世间漫无目的的流浪。
  好在〈叛乱军〉的人为了结识爱德怀斯,为爱德怀斯提供了经费、藏身之所以及情报等等事物,爱德怀斯很是顺利躲开一次次〈联盟〉和〈同盟〉的追击。
  当然,有时候,爱德怀斯亦是难免会落网,可最终还是凭借实力硬生生的闯过来,让〈联盟〉和〈同盟〉的人越来越畏惧。
  只是,渐渐的,爱德怀斯也为这样的生活感到了一丝寂寞以及落魄。
  无法回到家乡,更无法与人正当的接触,爱德怀斯只能不断一个人徘徊在世间,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如何能够不感到寂寞以及落魄呢?
  如此持续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哪怕是爱德怀斯的心都为之迷惘了,活力亦缓缓丧失,感觉就像是行尸走肉,没有一点意义。
  “这样的人生真的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当时的爱德怀斯就产生了这样的怀疑。
  然后,就在某一天里,爱德怀斯遇到了。
  遇到了与自己接下来的人生缔结了不解之缘的人。
  “我们的相遇非常的平凡,就是在路上擦肩而过而已。”
  正是如此。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爱德怀斯一眼就看中了他的异常。
  “那个年幼的少年身穿华丽的漆黑大衣,可不知为何,面容却模糊不清,无法辨识,更无法记忆。”
  “那个年幼的少年明明就穿梭在人群里,却不知为何,没人注意到他,更没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就像是彻底的隐了身一样,少年游荡在了那里。”
  “那个样子,方才是真真正正的幽灵。”
  或许,对方使用了什么能力。
  或许,对方使用了什么手段。
  所以,即使是那么显眼的特征,穿梭在人群里,人们依旧没有注意到他。
  只有爱德怀斯,清清楚楚的锁定了他的存在,察觉到了他的出现。
  于是,爱德怀斯没有怎么考虑,直接跟了上去。
  这一跟,爱德怀斯就一直跟到了野外。
  直到这时,少年才停了下来。
  “我说,跟到这种地步,再不出来的话,那就是真正的跟踪狂了哦?”
  这就是遇到少年以后,爱德怀斯第一次听到的话语。
  虽然内容非常的失礼,但对于那个时候的爱德怀斯来说,和天籁没有什么区别。
  以往,遇到爱德怀斯的人,要么只有敌意,要么只有畏惧。
  只有这个少年,口中既没有敌意,亦没有畏惧,有的只是漫不经心的慵懒和些许好奇而已。
  因此,爱德怀斯出来了,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对此...
  “没想到你长得还挺漂亮的嘛。”
  少年既像讶异,又像意外般的说出这样的话。
  话语里,依旧没有敌意和畏惧。
  爱德怀斯就不由得想了。
  “会不会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呢?”
  如此知道眼前之人乃是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的话,那就算是三岁的小孩都会被吓哭吧?
  无知者无畏,爱德怀斯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有鉴于此,爱德怀斯干脆向对方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爱德怀斯也说不清楚,当时的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爱德怀斯是想知道,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后,眼前这个少年是否还能像这般漫不经心和好奇了吧?
  然而,少年的反应,完全出乎了爱德怀斯的预料。
  “这样啊。”
  少年便毫无感慨的给出这么一句话而已。
  是的。
  只有这么一句话而已。
  紧接着...
  “也就是说,你不是跟踪狂,而是诱拐犯,世上最邪恶的犯罪者大人打算把我这样的小孩子抓去卖,好赚点跑路的旅费吗?”
  少年犹如玩味般的抛出如此的话语来了。
  这让那时的爱德怀斯有种既生气,又开心的复杂情绪。
  等到爱德怀斯解释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偶然路过,看到少年的异状,方才打算过来探个究竟时,少年才恍然。
  只可惜...
  “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力量,有本事你就来破解吧。”
  留下这样的话,少年当场转身离开了。
  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爱德怀斯竟是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从那个时候开始,爱德怀斯的人生就改变了。
  她的旅途不再无趣,也不再孤单。
  她的流浪不再枯燥,也不再乏味。
  不知出于何故,少年和爱德怀斯一样,居无定所,在世界各地流浪,还懂得一种种神奇的能力,靠着这些能力,两人即使光明正大的进入城市里游玩、在旅店居住、在人们的面前大摇大摆的出现,那都没有一点问题。
  明明身为年长者,爱德怀斯却反而像是被少年带在身边的小孩子一样,两人在一起好几年,吃了不知多少好吃的,玩了不知多少好玩的,让爱德怀斯连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娱乐都体验了一遍。
  爱德怀斯开始喜欢上这种生活,更离不开那个逐渐长大,却依旧看不清楚面容的少年。
  爱德怀斯亦曾问过少年的名字,却无功而返。
  反倒是少年,这样子对爱德怀斯说过。
  “你的名字叫起来还真拗口,干脆叫你小爱好了。”
  听到这个爱称,爱德怀斯只有一种感想。
  “蛮可爱的。”
  从此以后,小爱就成为了罗真称呼爱德怀斯的方式。
  而至始至终,爱德怀斯都没能看透少年的真实样貌,更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是一味的被少年带在身边而已。
  不过,两人也不是只有游玩,少年好像在寻找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有时候会露出意外认真和严肃的表情,虽然爱德怀斯还是没能看清其样貌,却能感觉到是如此。
  但是,没过多久,这份快乐终于是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