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9 〈无瑕誓约〉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爱德怀斯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最终居然会变成这样。
  和少年在一起时,爱德怀斯有想过自己受到通缉的问题会连累到他,因而担忧不已,但靠着少年展现出来的种种不同的神奇手段,爱德怀斯躲过一次又一次的追捕,让她放心下来的同时,却也因此松懈了。
  松懈在哪里呢?
  就是忘记提醒少年,其所展现出来的种种不同的能力的事情,若是在人前使用的话,到底会引起多大的麻烦。
  偏偏〈联盟〉和〈同盟〉的人还一直都在追捕爱德怀斯,使得和爱德怀斯一起行动的少年亦是被两大势力给注意到了。
  更甚者,连和爱德怀斯有所交集的〈叛乱军〉都在此期间注意到了少年的特殊。
  于是,拥有复数能力乃至有可能拥有复数灵装的少年的事迹被传到了三大势力的耳中。
  三大势力为此陷入骚动,并派出一个个的人前来接触少年,先是利诱,再是威逼,没能达到目的以后便纷纷都对少年出手。
  起初的时候,爱德怀斯还因此震怒,准备亲自出手,教训来者,可少年却是一脸轻描淡写的将来袭者全部击溃,展现出了压倒性的实力。
  爱德怀斯为此惊愕,更为此震撼。
  可是,不管爱德怀斯有多惊愕,多震撼,当少年展现出压倒性的力量时,他在此世的命运就注定改变了。
  强大的力量只会吸引更加强大的力量出现,暴力的最后同样只有暴力才能解决,让一个个的强者相继出现在少年的面前,却通通都被少年给击败了。
  最后,为了得到少年身上的秘密,三大势力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有时是派人前来协商,有时是派人前来暗杀,有时是通过阴谋来陷害,有时是利用周遭的一切来逼迫,让少年到最后同样为之爆发。
  前来协商的人被其用强硬的态度回绝。
  前来暗杀的人被其毫不留情的反杀。
  使用阴谋的人被其用意外的聪明才智识破,并反将一军。
  就连那些打算利用周遭的事物来逼迫少年,进而让一个小国险些遭到殃及,差点被灭的事情,都被少年以惊人的手段解决。
  为了保住那个小国,少年甚至随手召唤了数十万的怪物大军,将三大势力派来的军团都给碾压、击破,最终一战成名。
  那已经是连爱德怀斯都介入不了的事态。
  要是爱德怀斯随便介入进入,事态可能会因此发酵,一发不可收拾。
  爱德怀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年面对一切的苦难,却以惊人的力量、智慧和手段一一化解,最后的最后,将三大魔人都给完全击败,三大势力的围歼更是被其一手突破,险些全部死在少年的手中。
  要是三大势力的最高战力乃至中坚力量都在这里被少年一口气消灭的话,那势必会让世界的形势出现巨大的扭曲和破坏,使全世界的格局为之混乱。
  为了不引起这样的严重事态,最后,还是爱德怀斯亲自开口,让少年手下留情,那些人才能顺利的活下来。
  作为条件,三大势力不再对少年出手,更撤销了通缉,连将爱德怀斯的通缉都一起取消。
  但是,不管是少年还是爱德怀斯,都很清楚,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许诺而已。
  用强大的力量来强势镇压固然可行,可当力量不被畏惧时,亦或者利益大于畏惧的那一刻,人们依旧会对少年出手。
  世界那么大,有自知之明的人不少,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也很多,聪明的人不少,自以为聪明的人同样很多,更别说愚蠢之人永远都不会消失,还有一些人因为某些原因被逼迫,不得不对少年出手的状况,一样无法保证不会出现。
  在此情况下,若是换做自己的话,那会怎么做呢?
  爱德怀斯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而答案意外的简单。
  “我会彻底隐姓埋名,从此不再出现于世人的眼前。”
  这是最好的方法。
  理所当然,爱德怀斯能够想到的事情,少年同样能够想到。
  有鉴于此...
  “在一起那么久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就此道别了。”
  历经八年的时间,就在两年前,少年终于向爱德怀斯提出了这样的说法。
  对此,爱德怀斯既不惊讶,亦不意外,只是提出了一个要求。
  “与我一战。”
  这是爱德怀斯第一次向对方展现战意。
  而爱德怀斯提出这个要求的理由也很简单。
  “若是我胜了,那么,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不得拒绝。”
  这就是爱德怀斯提出交战的唯一理由。
  若是不这样的话,爱德怀斯根本无法保证,少年不会不辞而别,或者将来某一天就不辞而别。
  同时,这也是爱德怀斯表达自身决意的方式。
  在一起的这八年的时间里,虽然有苦难,有困难,但这是爱德怀斯过得最充实的八年。
  少年是将自己从注定孤独的命运里解救出来的人,既然如此,自己也绝不能让他获得孤独。
  简单来说就是...
  “要隐姓埋名的话,那就一起隐姓埋名吧。”
  爱德怀斯就是这么想的。
  综上所述,爱德怀斯提出了条件。
  然后...
  “无论谁胜谁负,均都不允许转身离开,一声不响。”
  做不到这一点的话,爱德怀斯绝不妥协。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口头的协议,而是「誓约」。
  身为世界最强的剑士,爱德怀斯的能力却不是战斗类,而是主掌契约的因果干涉系能力。
  凡是在爱德怀斯的固有灵装————〈圣约之仪〉————面前立下誓约的人,宣誓者无论敌我,其心脏上都会被打入誓约之楔。
  一旦违约,誓约之楔会扯裂心脏,夺走违约者的性命。
  这就是爱德怀斯唯一的伐刀绝技————〈无瑕誓约〉。
  爱德怀斯就让少年与自己一同在自己的灵装面前起誓。
  少年答应了。
  只是,爱德怀斯并没有想到,无所不能的少年,连面对因果干涉系的能力都能有应对的手段。
  被其所操纵的一匹眷兽,刚好就有斩断因果律的能力。
  爱德怀斯的能力,对于少年而言根本无用,更别说少年的身上有神灵庇护,针对其体内发动的能力,通通都会被免疫。
  于是,在那一战里,爱德怀斯输了。
  不仅是实力上输给了他,连谋略上都输给了他。
  少年就这么一走了之。
  而爱德怀斯,为了再次找到他,孤身一人周游了世界整整两年。
  这就是爱德怀斯与其心中最重要之人的过往。
  除了极少的一部分人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