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 〈根源〉(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夜,罗真与爱德怀斯终于冰释前嫌,为长达十年的因果做了一个了结。
  罗真不再需要因为没必要的未雨绸缪而逃避,爱德怀斯也不再需要继续追着罗真满世界的乱跑。
  在这个不为人知的深山集训场内,世界最强的伐刀者以及世界最强的剑士总算完成了重逢。
  并且,感情还为之升温,达到了过去的十年里都不曾达到的一个高度。
  从这一天开始,罗真的心态就为之改变。
  他不再仅为了别人,亦为了自己在争取着想要的事物。
  他不再仅知道义务,亦知道了责任以及背负。
  毫无疑问,这一天对罗真的影响是很巨大的。
  甚至,这一次的影响,足以凌驾于〈心眼〉晋入神域时的心态蜕变。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内心、精神等等终于到了一个圆满的境界。
  于是,第二天,当罗真在床上醒来时,他察觉到了。
  “这是...”
  从舒坦的睡梦中醒来的罗真还没有来得及体会未消散的困意,前所未有的改变就造访了他。
  简单来说就是,在罗真的感觉中,世界彻底的变了。
  变得神秘。
  变得纯粹。
  恍惚间,罗真就宛如能够让自己的感觉延伸到谁都察觉不到的角落、深处以及内部一样,令得罗真有种可以窥视到世间万物的起始和终结的感觉。
  “难道是〈心眼〉吗?”
  罗真瞬间驱散了脑袋里的困意,以极快的速度反应过来一切。
  过去,当罗真的〈心眼〉晋入神域时,他就已经能够窥视到世界运行的原理及本质,导致其不仅是空间而已,连地心的活动、地球的自转以及星球的变化都能隐隐约约的有所察觉。
  而现在,这种窥视不仅变得更加的清楚、清晰,让罗真不再是隐隐约约察觉而已,还能窥视到世界的更深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发现,自己竟是能够看到世界的过去与未来。
  没错。
  过去与未来。
  就好像世界本身所刻画的记录展现在了罗真的面前一样,罗真居然能够凭借〈心眼〉来读取世界本身的记录,看到世界的过去、现在乃至未来了。
  这可不是像所罗门那般的〈千里眼〉一类的东西。
  一定要说的话,罗真这种能力,更像是...
  “对〈根源〉中的记录的阅读...!”
  正是如此。
  何为〈根源〉?
  一切的因,各种现象的起始之处。
  一切的果,所有事物的终结之所。
  它是世界诞生的源头,此世所有事物、现象以及生命的创造者,同时亦是一切事物从开始到结束的记录,既是万物的起始,又是万物的终结,被称为————〈根源之涡〉。
  根源之涡乃是所有的魔术师都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同时也是人类一生都无法到达的梦幻之地,其与〈英灵之座〉一同位于世界的外侧,所以〈圣杯战争〉这种仪式才会出现,为的就是借助英灵的力量,打开通往世界外侧的通道,让魔术师们得以抵达这一最终的目的地。
  而一旦成功抵达根源之涡的所在,人类就能获得究极的知识,通晓一切,全知全能,甚至得以掌握世界万事万物的根本因果与法则。
  亦即,达到那个地步,哪怕是想要修改世界的格局亦即秩序,创造新世界或者毁灭旧世界,那都是能在一念之间就完成的事情。
  在迦勒底所记载的历史上,曾有数人到达过根源之涡的记录。
  但是,那些人在到达根源之涡的一瞬间就被抹消了,其在世界里的存在证据也被消灭,被认为是再也没有回来过。
  不过,若是能够抵达根源之涡的所在,人类就会被赋予名为〈魔法〉的奇迹。
  如果说,魔术是将在常识下能够做到的事情用非常识的方式使其发生,乃是人为的再现奇迹的行为的总称的话,那魔法就是将常识下办不到的事情使其发生的行为的总称。
  魔术只是将现今科技可以做到的事情以个人的力量实现,因此,魔术不包含人类无法达成的事,能做到这一类的事情的奇迹,其便被称为————〈魔法〉。
  在人类的文明还未成熟时,所有的魔术都是魔法,可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人类之手所能做到的事增多了,相对的,魔法也就减少了,因此,在迦勒底的记载中,直到2019年为止,依旧还留在世上的魔法只有五个,统称为五大魔法。
  而能够使用魔法的人,就被称为————。
  抵达根源之涡的人就会被〈根源〉赋予魔法,成为魔法使。
  同时,魔法也是抵达〈根源〉的方法。
  也就是说,魔法使都是能够抵达根源之涡的人。
  但是,现存的魔法使仅被确认了四人,而且还有可能前往了别的平行世界,有的甚至还已经不是人类,可以说是各种意义上超出常规的存在。
  这般状况下,罗真便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凭借〈心眼〉的力量,直接窥视世界的记录,亦即阅读〈根源〉中的记录,得知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这不是说罗真抵达了根源之涡,而是说罗真拥有了一对可以直接看到根源之涡中的记录的眼睛,无视距离、方法和其余的一切条件,肆意翻阅。
  所以,罗真不会得到魔法,更不会被抹消,同时也没办法直接创世、灭世,仅是能够查看其中的记录而已。
  “难道这就是〈心眼〉的最高境界吗?”
  “我的〈心眼〉的最高境界竟是能够直接窥视〈根源〉的记录吗?”
  “不,应该说,这个世界里居然也有〈根源〉的存在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个个的疑问就涌上了罗真的心头。
  只可惜,还没等这些疑问解开,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罗真的思考。
  “————!”
  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痛就突然刺进了罗真的脑海。
  “呜...!”
  罗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捂住脑袋,弯下身体,痛得无以复加。
  一瞬间,罗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人类的大脑无法接受那么多的讯息吗...!?”
  这是正解。
  世界本身从过去、现在到未来的记录何其之多?
  毫不客气的说,就算只是其中的一点点,亿万分之一都不到的记录,那都足以让人类的大脑直接烧坏。
  罗真能够窥视到那份记录,现在必须承受代价了。
  “糟了...!”
  罗真便意识到了不妙,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感。
  这样的罗真并没有发现,在其周围,有两个现象在发生。
  一个是其手指上的两枚戒指一起散发出强烈的光芒。
  一个是其身后摇曳出一道白色的身影。
  “嘭!”
  闷击声中,罗真的脑后出现了一股冲击,将其打昏了过去。
  这时,罗真手上的两枚戒指才黯淡了下去。
  出现在房间里的白色少女便看着昏过去的罗真。
  红宝石般的眼眸中,满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