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 会不信任你吗?(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奇迹的召唤师序章1363会不信任你吗?之后,罗真将诸多其余学园的代表选手的情报都发给了一众破军学园的学生们,让他们了解自己的对手,好在比赛期间有所应对,甚至是提前制定对战的策略。
  虽说,由于要比赛的原因,各学园都会严格管理情报,不会将学生们的情报给轻易泄露出去,即使是像破军学园这般举办过那么大规模的选拔战的类型,同样会严格的管制情报,不会让对战视频之类的东西泄露出去,但想完全管制住是不太可能的。
  比如东堂刀华,出席过上一届的〈七星剑武祭〉的大赛,甚至闯到四强,进行过全国性质的直播或转播,实力更是冠亚军的级别,其家传宝刀更是大名鼎鼎,别说是国内,连国外的人都知晓,因而压根不可能管制住东堂刀华的情报,其能力以及伐刀绝技等情报肯定已经泄露。
  再比如史黛菈,作为法米利昂皇国的第二皇女,世界最强魔力的拥有者,此前早已在新闻上都大肆报导过其能力,让所有人都知道,史黛菈是一名火术士,更是全能型的战士,毋庸置疑的A级骑士。
  同样的,其余学园的学生骑士的情报多少都能整理。
  像上一届的〈七星剑武祭〉的前三名,武曲学园的三强,他们的能力是不可能隐藏得住的,实力亦是如此,完全可以分析。
  再像黑铁王马,其过去也参加过小学的联盟大赛,即使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但伐刀者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发生改变的,让人们至少可以了解其能力为何。
  这些,全部都可以作为情报来使用。
  当然...
  “有时候,明目张胆的情报也可能是一个烟雾弹,以此来麻痹敌人的东西,你可别盲目相信网上提供的情报。”
  罗真这样子告诫过众人。
  还是拿史黛菈来举例,大家都知道她是一名火术士,可实则史黛菈根本就不是火的自然干涉系能力者,而是龙的概念干涉系能力者,若是打算针对火焰这一点来制定策略,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哪怕是东堂刀华这样别人自以为知根究底的人,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她同样为了在〈七星剑武祭〉上战胜诸星雄大而拼命磨炼,变得比去年强了不知多少,更别提经过此次集训以后,东堂刀华的实力只有可能变得更强,以去年的情报来制定对策,同样会被狠狠的反咬一口。
  有鉴于此,罗真建议,除了能力以及灵装之类的不可改变的情报以外,其余的情报最好抱有一丝怀疑和不确定性,作为参考可以,想靠它来取胜,这种想法最好不要有。
  除非拥有像罗真这样的头脑,那么完全可以从既有的情报中筛选出所有的有利条件,再将不确定的情报进行累积,删去迷惑性质的情报,综合在一起,制定出十种以上的策略,应用状况,不断切换,否则,还是踏踏实实的正面进攻比较好。
  众人便纷纷都应下了罗真的嘱咐,带着情报,一边吃午饭,一边各自琢磨去了。
  直到这时,罗真才转向从刚刚开始一直保持沉默的爱德怀斯。
  “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罗真似笑非笑的看着爱德怀斯。
  “......你不是已经有所猜测了吗?”
  爱德怀斯沉默了一会,旋即叹息出声。
  “算是吧。”
  罗真把玩着手上的学生手册,漫不经心似的出声。
  “贪狼学园、巨门学园、禄存学园、廉贞学园,一共四个学园里,竟是都有一年级的新生获得代表选手的资格。”
  “武曲学园和文曲学园则都是过去从未参加过〈七星剑武祭〉的高年级学生突然出场。”
  “几乎所有的学园都有未知的选手即将出现在〈七星剑武祭〉的舞台上,要说这是巧合的话,那也未免太巧了吧?”
  罗真淡淡的开口。
  “与其说是今年人才辈出,我更愿意相信这里面有什么内情。”
  没错。
  人才辈出不是没有可能,但这些人才居然恰好就分布在所有的学园当中,未免太刚好了吧?
  连破军学园里都有无名的一年级新生出现,全部的七所学园都出现了同样的状况,要说没有人在暗地里安排,那怎么可能呢?
  罗真不相信有这么微妙的巧合。
  因此,罗真可以确定,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内情。
  换言之,有一只处于黑暗中的手正准备对七骑士学园、准备对〈七星剑武祭〉这个舞台更甚至是对〈联盟〉这个拥有世界的三分之一的势力伸来。
  而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存在,屈指可数。
  “〈叛乱军〉。”
  罗真不以为意似的开口。
  “应该就是他们吧?”
  除了他们以外,罗真想不到别的组织、势力有能耐撼动根深蒂固的三大势力之一。
  至于〈同盟〉的话,他们虽能与〈联盟〉分庭抗礼,可想在〈联盟〉的地盘上为所欲为,不可能做得到。
  只有肆无忌惮又隐藏在黑暗里的〈叛乱军〉能够像这样明目张胆的侵入到〈联盟〉的国家中为所欲为。
  而与〈叛乱军〉有所交集的爱德怀斯,可能知道这件事情。
  并且,选择了冷眼旁观。
  “......果然瞒不了你。”
  爱德怀斯放弃似的苦笑了。
  罗真微微一笑,旋即却是语锋一转。
  “那么,你准备一下,待会轮到你替那些家伙上课了呢。”
  闻言,爱德怀斯怔住了。
  眼看罗真转身就要走,爱德怀斯连忙出声。
  “你...你不准备阻止吗?”
  爱德怀斯这样子开口了。
  其实,爱德怀斯更想问,自己隐瞒他这么重要的事情,罗真会不会生气。
  但是,这是多余的。
  “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更不是第一次知道你是什么人。”
  罗真没好气的道。
  “你的正直还有你的善良,我自己再清楚不过了,难道还会不信任你吗?”
  正是如此。
  以爱德怀斯的个性,既然选择了对这件事情冷眼旁观,证明这件事至少不会伤害到无辜的人和身边的人,甚至很有可能是一件好事,一个值得观望下去的状况。
  既然如此...
  “你不告诉我,必定有点理由,那我也就等着看,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事,再来决定要不要插手吧。”
  罗真便这般告诉了爱德怀斯。
  于是,爱德怀斯彻底的放下心,并露出了笑容。
  两人就没有发现,在前方的人群里,有一个人一直都在隐晦的关注着这边。
  眼中,既有凝重,又有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