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3 懂得尊老爱幼?(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对于人类族群来说,教皇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出现在公众的眼前了。
  教皇陛下隐世不出,哪怕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都会交给哈尔德曼进行处理,自己若是有什么决定的话,同样会藉由哈尔德曼之口向〈浮游都市联盟〉进行传递,自身则是不再出面,对于普遍的大众而言,可谓是无比的神秘。
  所以,除了可以直接面见教皇的哈尔德曼等一小部分的人以外,没有人知道,作为人类的最高负责人,教皇究竟长什么样子。
  包括罗真,同样是如此。
  即使罗真早已派出众多的式神来到此处侦查,更可以和式神共享五感,照理来说早已知晓这里的一切,可因为这里有着视觉妨碍术式的关系,若是罗真不亲自到这里来,只凭借式神的话,那是没办法破除视觉妨碍术式,进而看到这里的一切的。
  有鉴于此,罗真同样是第一次知道教皇究竟长什么样。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是这样的一个幼女。
  “我是安涅罗杰·沙萨兰德·薇贝尔,教皇浮游都市乃至人类族群的最高统治者。”
  自称安涅罗杰的幼女端坐在王位之上,向着站在谒见大厅里的罗真露出充满稚气的笑容,向罗真进行了一次自我介绍。
  但仔细一看,安涅罗杰的笑容非常的不自然,俏脸更满是红晕,视线亦紧盯在一旁的里帕身上,一副恨不得从其身上戳出两个洞来的模样。
  站在安涅罗杰旁边的克莉丝则是看着罗真,神情复杂。
  至于里帕,承受着安涅罗杰那宛如要杀人一样的目光,整个人都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毕竟,就在刚刚里帕努力的阻止罗真离开的时候,发现罗真到来的安涅罗杰直接吓傻了。
  “为...为什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当时,安涅罗杰就只是悲鸣了这么一声而已。
  可想而知,在安涅罗杰的计算中,里帕去接罗真过来,应该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不可能那么快就过来。
  谁让这里是位于〈薇贝尔〉周遭的人工空岛之一呢?
  里帕前往〈薇贝尔〉迎接罗真过来,的确需要不少的时间。
  安涅罗杰便是认为两人不可能那么快就抵达这里,方才在刚刚作出那种威严尽失的事情。
  这位教皇大人又何曾想到,罗真早已发现了这里,更用空间转移的术式带着里帕,直接一口气转移了过来?
  结果,自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罗真只能站在那里,半眯着眼睛,满脸无语的凝视着安涅罗杰。
  “你真的是教皇吗?”
  罗真便满脸怀疑的这么出声了。
  “喂!罗雷莱...!”里帕顿时慌张了起来,冲着罗真压低声音的连忙道:“别这么无礼,你眼前的这位的的确确就是尊贵的教皇陛下...!”
  身为世世代代都侍奉教皇的一族的后裔,里帕这样保证,那就基本可以确认这是事实了。
  然而,罗真还是不怎么愿意相信。
  没错,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愿相信。
  没办法。
  “罗雷莱先生是看到我这么年轻吓到了,我能理解的。”
  安涅罗杰便面带笑容的这么说了。
  只可惜...
  “不,跟你的外表年龄无关。”罗真直截了当的道:“反正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至少活了数百年,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太婆。”
  安涅罗杰的笑脸顿时僵住了。
  “罗...罗雷莱...!?”
  里帕更是彻底大惊。
  可罗真说的是事实。
  早在见到安涅罗杰的时候,罗真就视得了对方的灵气,看到了那浑厚中带着沧桑感的灵气,一下子便明白,对方是个外表和实际年龄相差巨大的人物。
  因此,罗真不愿相信对方是教皇,不是由于对方的年纪娇小,而是由于对方明明年纪不小,却还在装嫩,加上那番威严尽失的表现,罗真才想掉头就走。
  而不知是不是这样的念头被看穿了,安涅罗杰的面容也抽搐了起来。
  “是个老太婆还真是抱歉了啊...”
  安涅罗杰的额头就浮现出了青筋。
  偏偏,罗真还宛如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一样,叹息了一声。
  “那我需要下跪吗?虽然我的确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对象,但我至少还懂得尊老爱幼。”
  一句话,让安涅罗杰险些青筋炸裂。
  “你快别说了!”
  里帕更是差点没有晕过去。
  大概,这位教皇的亲信是完全没有想到,罗真居然会对安涅罗杰如此无礼吧?
  虽说,爱装嫩的老太婆之类的话,里帕平时也没少在内心提及,但那充其量就是在心里面讲讲而已,哪敢直接拿出来说啊?
  罗真就没有这种顾忌,竟是直接当着教皇的面这么埋汰人家,太不厚道了。
  就在里帕开始担心接下来的对话能不能顺利时,旁边,一直保持沉默的克莉丝总算开口。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我会出现在这里啊,罗雷莱同学。”
  克莉丝沉声开口。
  对此...
  “如果我没有看到这座都市里的状况的话,那大概会惊讶吧?”
  罗真实话实说。
  “这座都市里的状况?”
  克莉丝微微一怔。
  罗真撇嘴一笑,如此说了。
  “在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视得这里的所有人的灵气,发现这里不但有人类的灵气,还有魔甲虫的瘴气。”
  一开始的时候,罗真还以为是这里的人在进行着什么关于魔甲虫方面的研究,所以这里有着不少被活捉的魔甲虫,能够视得这些瘴气,那也是理所当然。
  可没过多久,罗真又否定了。
  “因为这里的视觉妨碍术式使用的不是魔力,而是咒力的关系,证明这里至少有魔甲虫在心甘情愿的提供咒力,维持这里的视觉妨碍术式的运行,再加上身为教皇寝宫的牡羊座离宫里居然也有瘴气,还是我熟悉的瘴气,于是,我就确定了。”
  罗真看向克莉丝,一字一句的开口。
  “在这座都市生活的不仅仅是人类,还有人型的魔甲虫。”
  “而你,正是其中之一。”
  如果罗真没有猜错的话...
  “其实,你一直都是教皇派的人,只不过是潜在杰斯派里当间谍,我说的没错吧?”
  罗真揭露了这个真相。
  这就是罗真发现克莉丝在这里,却一点都不惊讶的原因。
  克莉丝瞬间无话可说。
  不仅是克莉丝而已,连里帕都说不出话来了。
  安涅罗杰则是注视向了罗真。
  “真不愧是你,罗雷莱·阿涅真,果然非同凡响。”
  安涅罗杰如此说着。
  眼中的神采,变得无比的深邃,无比的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