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0 单凭一己之力!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于这一刻里,前所未有的恐慌造访了教皇浮游都市。
  无穷无尽的魔甲虫就从半空中袭来,往〈薇贝尔〉的各个方向发动了袭杀,对着一个个无辜的市民,毫不留情的挥下了屠戮的利爪。
  人们只能慌忙的逃窜着、悲鸣着、恐惧着、绝望着,想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可是,在现在的〈薇贝尔〉里还有哪里是安全的呢?
  数以亿计的魔甲虫大军就像是准备啃食一个蜂巢的蚂蚁一样,几乎一下子就覆盖住了整个〈薇贝尔〉的每一个角落,让〈薇贝尔〉看起来已经完全被密密麻麻的魔甲虫给充满,变成了魔甲虫的巢穴,连一丝的缝隙都没有留下。
  原初的魔甲虫则悬浮在〈薇贝尔〉的上空,在其面前,连被称为最大的浮游都市的〈薇贝尔〉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只要对方直挺挺的压下来,整个〈薇贝尔〉立刻就会被压碎,所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状况,几乎只能用绝望来形容。
  哪怕集齐整个人类势力的空士来对敌,或者都敌不过这样的一支大军。
  在这支大军里,哪怕是其中一只大型种都能威胁到一座浮游都市,如今这样的大型种却至少得有数十万乃至数百万的数量,和各种各样的中型种、大型种乃至变异种一起进攻〈薇贝尔〉的空域,这如何能够有所侥幸?
  所以,这支大军必定能够瞬间击坠〈薇贝尔〉这座教皇浮游都市,再持续进军,围绕世界一圈,将世界各地的浮游都市都给歼灭,最终彻底消灭人类,取得这个世界的霸权。
  这就是目前的形式。
  如果没有罗真在这里的话。
  “迅即到来!第四号眷兽————〈甲壳之银雾(NatraCinereus)〉!”
  当无穷无尽的魔甲虫覆盖住整个〈薇贝尔〉之时,准备对〈薇贝尔〉内的所有人类进行屠杀之际,这样一个声音就响彻了云霄。
  紧接着,在〈薇贝尔〉里,一头巨大的银色甲壳兽出现了。
  “呜————!”
  银色的甲壳兽发出一声嚎叫。
  在这嚎叫之下,整个〈薇贝尔〉竟是变得模糊了起来。
  正在仓皇逃跑的人类们变得迷糊。
  一栋栋建筑物变得迷糊。
  地面变得模糊。
  路面也变得模糊。
  所有的一切就通通变得模糊而起,最后,竟是通通都化作了一阵银色的雾气。
  于是,整个〈薇贝尔〉一下子被雾化了,变成了一层浓郁的银雾,再也不存在任何的实物。
  无穷无尽的魔甲虫大军顿时有如冲进雾气中的猛兽一样,变成了无头苍蝇。
  在〈甲壳之银雾〉的力量下,魔甲虫可以破坏、屠杀的东西就全部都被雾化了,让它们全部失去了目标,连一个人都无法伤害到。
  然后...
  “嗡————!”
  一个庞大无比的魔法阵便骤然旋转而出,覆盖住了〈薇贝尔〉的上空,出现在了所有魔甲虫的面前。
  “〈飞龙召唤〉!”
  罗真的声音再次响遍整个空域,让魔法阵闪起惊人的光辉。
  旋即,各种各样的一头头飞龙顿时从魔法阵里窜出,带着慑人的咆哮声,迎向了数以亿计的魔甲虫。
  出现的飞龙一共有数十万头,就数量而言,远远低于魔甲虫的大军。
  可是,这一头头的飞龙却全部都携带有高等魔力,力量早已凌驾于自身的等级之上。
  过去,飞龙顶多就是上级使魔而已,和真正的龙种差距极大。
  而这数百万头飞龙,却是通通都在高等魔力的支持下,力量极速攀升,瞬间化作数十万头最上级使魔等级的飞龙。
  “吼————!”
  “吼————!”
  飞龙们纷纷发出振奋似的咆哮,齐齐的在银雾中冲杀了起来,攻向了魔甲虫的大军。
  一时之间,咒力波动,龙的吐息四起,让轰鸣声也跟着响彻云霄,不绝于耳。
  飞龙的军团与魔甲虫的军团就这么互相厮杀了起来,杀得是惊天动地。
  尤其是飞龙们,数量虽远逊色于魔甲虫的军团,可力量却连大型的变异种都能碾压,一一狂怒的吼叫着,要么扑咬而下,要么喷出各种各样的吐息,轰炸着魔甲虫的军团,杀得那叫一个痛快。
  而原初的魔甲虫,同样迎来了敌人。
  “昂————!”
  随着一道璀璨的金光如光带般的攀升而起,金色的神龙就在银雾中成形,一边咆哮,一边如入云端中一样的极速游走,冲向了原初的魔甲虫。
  赫然,就是北斗。
  “咚————!”
  北斗就狠狠的冲撞在了原初的魔甲虫的身上,激起足以媲美十几级的台风的惊人冲击波,轰散了周围的云层。
  “嗷————!”
  原初的魔甲虫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紧接着竟是也对着北斗冲撞而去。
  北斗立即让自身的体型不住的膨胀,进而化作与原初的魔甲虫相比都毫不逊色的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一声龙吟,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咚————!”
  远比先前更加激烈及恐怖的冲击波就产生了,有如一圈光刀,扩展向了四周。
  龙的军团与魔甲虫的军团就这么彼此互不相让的疯狂厮杀。
  罗真就单凭一己之力,抗下了整个魔甲虫军团的来袭。
  如果不是人们都被雾化的话,现在恐怕已经因为眼前的场景而感到震撼了吧?
  可惜,包括彼方、蔻依、优莉以及米娜一行四人在内,也包括安涅罗杰、艾蜜莉、克莉丝和里帕,所有不属于魔甲虫阵营的人就通通都被雾化。
  只有罗真一人,悬浮在银雾的最中心,站在银色的甲壳兽身前,迎风而立着。
  对于这样的罗真...
  “果然,你才是我最大的障碍...!”
  带着这样的发言,一道身影如同漆黑的闪光般对着罗真冲来了。
  除了杰斯以外,还能是谁呢?
  “噗!”
  杰斯手中的漆黑咒剑便劈开了银雾,似一道漆黑的闪电,极速斩向了罗真。
  “铛————!”
  咒剑劈在了罗真举起的一只手上,像是劈在钢铁上一般,激起激烈的火星,迸发的劲风也吹走了周围一带的银雾,威力不俗。
  “就这样吗?”
  罗真嗤之以鼻般的笑着,手中则不知何时握上了一枚咒符,让咒符化作了一把金剑,并附着着〈魔韧〉的光芒。
  “噗嗤!”
  撕裂声中,罗真手中的魔韧之剑一斩而过,将杰斯的身体给生生的斩成了两半。
  鲜血,当场从杰斯的身上喷出。
  然而,杰斯那被斩成两半的尸体,竟是在瞬间以后,获得了愈合。
  “嚯?”
  罗真挑起了眉头。
  可这个时候,杰斯已经再次欺身而上。
  “咒剑战技————〈炼狱直斩〉!”
  杰斯手中的咒剑暴起了惊人的光辉。
  那光辉,并不明亮,反而如同深渊般黑暗。
  杰斯便轰出了一道漆黑的洪流。
  漆黑的洪流顿时掠向罗真,照亮了罗真眼中冷冽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