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3 应该迎来的结局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嗡...”
  晶莹剔透的金刚石羊便在咆哮声中,缓缓的消失不见。
  罗真置身于银雾内,手中紧握着魔韧之剑,目光微微抬起,看向前方。
  在那里,一道残缺的身影正在慢慢的进行着修复,并恢复完全。
  “咳...!”
  杰斯的脸上便满是痛苦之色,显然即使伤势能够恢复,其所受的伤带来的痛楚还是存在着的,让杰斯苦不堪言。
  当然,这仅是身体上的痛苦,根本不足以让杰斯分心。
  但是,除此之外的损失,就让杰斯不得不感到苦不堪言了。
  杰斯就死死的盯着罗真,手中紧握着咒剑,眼中波动着不知道有多么复杂的情感,最终化作一句喃喃细语。
  “看来只剩下我一个了啊。”
  是的。
  只剩下杰斯一个了。
  除了拥有〈不死之王〉的杰斯以外,琪尔斯蒂、优米耶尔、古雷葛尔、法兰西斯、帕逊斯以及杰罗特等珍贵的崩力持有者已经全部死在刚刚的那一波攻击之下,连尸首都没有留下。
  而且,在崩力持有者们通通死亡的同时,于数十万头飞龙的屠杀下,数以亿计的魔甲虫亦是陨落了不少,如今恐怕只剩下不到数千万的数量了。
  就连原初的魔甲虫现在的状况都不太好。
  “嗷————!”
  北斗便将长长的龙躯缠绕在原初的魔甲虫的身上,一边不断的勒紧身体,让原初的魔甲虫全身都被勒得破碎开来,溅出无数的血液,一边还狠狠的咬在了原初的魔甲虫的脖子上,喷出了寒冰的吐息,让原初的魔甲虫的身体不停的被冰冻,发出震天的痛苦嚎叫。
  显然,在北斗的攻势下,原初的魔甲虫已经濒临绝境,被北斗给彻底绞杀,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崩力持有者全部毙命,原初的魔甲虫即将死亡,连数以亿计的大军都差不多快被屠杀殆尽,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噩梦,让人难以置信。
  杰斯就注视着罗真,看着他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再次苦笑。
  他,还是小看他了。
  什么力量太强反而是弱点?
  如果罗真愿意,只要他像这样,将周围的一切都化作银雾,那就算力量再强又怎么样呢?
  想必,这些银雾一定能够恢复原状吧?
  所以,罗真完全可以凭借这一招来化解周围的环境带来的限制,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挥出全力。
  之前不这么做,只是因为那还仅仅是一场比赛,不是战争,罗真还没有认真而已。
  因此,这个男人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计算。
  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比他更强的存在。
  更甚者,在杰斯等人所在的原世界里,那都找不出一个能够比罗真更强的人。
  这个人的强大已经是另外一个高度,另外一个次元,单凭一人就能凌驾于万物之上,仅需独身便能歼灭数以亿计的大军,根本无人能敌。
  他,才是真正的王。
  也就是说,杰斯败了。
  遇到罗真,他注定不能成王。
  杰斯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恐怖的人类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但现在再说这些,已经都迟了。
  杰斯能做的,仅是为自己的野心做最后的坚持而已。
  于是,杰斯默默的举起手中的咒剑,指向罗真。
  见状,罗真眼眸一闪。
  “还不准备放弃吗?”
  罗真就淡淡的这么说着。
  杰斯顿时笑了。
  “为什么要放弃?”杰斯如此道:“我可是还活着啊。”
  没错。
  他还活着。
  就算原初的魔甲虫被杀死,两个世界再无法连通,数以亿计的魔甲虫大军也被歼灭,连崩力持有者们都通通被消灭了,杰斯依旧活着。
  “我是不会死的。”杰斯这般断言,道:“而只要我不死,我就永远还有机会。”
  这就是〈不死之王〉带给杰斯的依仗。
  所谓的诅咒就是人型魔甲虫们得以实现自身愿望的咒力许愿器。
  为了成就王位,杰斯的愿望便给他带来了〈不死之王〉这样的诅咒,只要一天没有达成愿望,他就永远都不会死。
  可以抗拒任何形式的死亡,这已经是一种相当于概念、法则般的力量,即便罗真用〈泰山府君祭〉这样的秘仪来对付杰斯,打算将杰斯的灵魂直接抽出来,杰斯都能抵抗这一形式的死亡,永不陨落。
  因此,他是不会死的,更不会放弃。
  “我甚至不会变老,就算现在失败了,我也能够等待机会,等到你老去、死去以后,我就能够再一次的回归。”
  杰斯抛下这样的决心。
  “既然如此,我就会等下去。”
  就算被封印又如何?
  只要依旧活着,迟早有一天,封印也会弱化,更会被破除。
  届时,杰斯完全可以重见天日,再次开始自己的霸业。
  “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杰斯像这样笑着放话,承认了自己的败北,更接受了自己接下来的下场,却永不言败。
  只是...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没办法杀死你了吧?”
  罗真无动于衷的淡然出声。
  “轰!”
  就在这个瞬间里,罗真的背后,一个展开着一对火焰翅膀,手持金色的大剑的女武神出现了。
  “————〈冥姬之虹炎(MinelauvaIris)〉。”
  在罗真的呼唤下,女武神手中的大剑便对着瞳孔猛缩的杰斯的方向,骤然斩下。
  “噗嗤!”
  鲜血,从杰斯的身上迸现。
  “啊啊啊...!”
  杰斯发出痛苦的叫声。
  其身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布满了他的身体,从肩膀一直到侧腹,让血光刺眼无比的出现在银雾中。
  而这一斩,带来的伤势,居然无法恢复。
  “怎么...会...!?”
  杰斯不敢相信这一切。
  直到罗真再次开口。
  “那终究只是你的诅咒,你的能力,一旦这诅咒、这能力不存在了,你自然就没办法不死。”
  罗真的声音传入杰斯的耳中。
  “而我的这匹眷兽却是连因果律都能斩断,你这「因」通过原初的魔甲虫的试炼从而得到「结果」的力量,只要斩断,这能力就不存在了。”
  甚至,杰斯身上的咒力都不存在了,自身重新变回异世界的人类,再也使用不了崩力,只剩下魔力而已。
  “虽然这是暂时的,但别以为我能杀你的方式仅限一种。”
  说着,罗真身后的女武神便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水精。
  一个拥有着流水般的身躯和蛇尾的绝美的水精。
  “————〈水精之白钢(SadalmelikAlbus)〉。”
  罗真召唤了这匹眷兽。
  “能够让万物回归原始的状态,变成虚无,再也不存在,就由它来夺走你的时间,让你回归于无吧。”
  在水精的回溯下,就算杰斯身怀诅咒,其自身也会逐渐退化,最终甚至会变回婴孩,变回无。
  如此力量之下,杰斯得自原初的魔甲虫的诅咒自然会在相当于时间逆流般的回溯中消失,变回没有得到诅咒之前的状态,最后再一命呜呼。
  “吞噬他吧,水精。”
  罗真便毫无怜悯的下令。
  水精立即化作一阵洪流,涌向了杰斯。
  看着这一幕,杰斯没有反抗。
  “或许,这才是我应该迎来的结局。”
  杰斯便认可了这一结果,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被水流给吞噬。
  等到水流消失不见时,杰斯已经不再存在了。
  之后,原初的魔甲虫被北斗给击杀,全身遭到冰冻,并被彻底咬碎。
  而无穷无尽的魔甲虫大军则是在飞龙军团的屠杀下,最终全部陨落。
  旋即,弥漫在这一片广阔的空域中的银雾才逐渐的在银色的甲壳兽的力量下恢复原状,让教皇浮游都市以及众多的人类重新回归。
  这一场人类最大的灾难,在罗真一人的介入下,被轻松的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