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9 有什么理由留?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对于罗真,原初的心中抱有的自然是愤怒,更是无穷无尽的仇恨。
  因为,眼前这个人类不但阻止了自己的复活,而且还夺走了自己的眷兽,让自己的眷兽成为了他的所有物,不再为自己效忠。
  原初就能感觉到,自己对眷兽的支配权已经不复存在了。
  过去,就算眷兽们都从原初的身体分离出去,成为一具具的基体,原初还是握有着它们的支配权,能够将它们重新吸收,让它们回归。
  所以,它们被称为第四真祖的眷兽,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的眷兽。
  但这次不一样了。
  不知道多久之前,眷兽们的支配权就一一从原初这里消失,与罗真缔结了契约。
  从那个时候开始,它们就不再是第四真祖的眷兽,而是罗真的眷兽。
  再加上被罗真封印在体内,不得复活,还得被利用,一旦罗真解开些许封印,她的力量就会被罗真不由分说的借去使用,这让原初对罗真更加的憎恨。
  因此,一旦有些许的机会,原初就会疯狂的企图夺走罗真的身体,让他堕落。
  可现在,罗真竟是连她的魔力都准备夺走。
  这让原初如何能够忍受?
  “嘭!”
  原初背后的一片片黑翼便不断的化作遮天蔽日似的刀刃,斩向罗真。
  “铛铛铛铛铛...!”
  可惜,落在罗真身上的黑翼全部都在一道道纹路和一个个符文的闪烁下被弹开,丝毫伤及不了他。
  罗真就只是一脸讥讽的看着原初。
  而原初,其攻击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弱了。
  没办法。
  在魔力被逐渐夺走的状况下,原初根本发挥不出多少的力量,力量会越变越弱,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停下...!快停下...!”
  原初就愤怒着,更惊恐着,对于即将到来的命运一点都无法接受,疯狂咆哮和挣扎。
  “这样很难看啊。”罗真不带丝毫怜悯的道:“再怎么说也是原初的第四真祖,哪怕不能坦然的接受自己的命运,那也别太丢脸,否则,如何对得起你的身份?”
  “汝...!”原初的面容立即扭曲了起来。
  但是,原初自己其实也很清楚,再这么挣扎下去,那只不过是徒劳无功而已。
  于是,原初以激怒的眼神紧紧的盯向罗真。
  “夺走我的眷属,更夺走我再生的机会,现在还要夺走我的魔力,汝究竟打算做到何种程度才甘心?”
  原初心中的恨便毫无掩饰的发泄了出来。
  可罗真却不以为然。
  “你既然一直待在我的体内,那就应该清楚,这次是一个意外,我自己同样没想到新的魔术回路居然这么霸道,但想想又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这套魔术回路遍布罗真全身的每一个地方,乃至一个个的细胞内,原初既然待在自己的体内,那就不可能不受到干涉。
  偏偏,这套魔术回路还能自行运转,自行生成魔力,还能自行炼制、压缩魔力,察觉到罗真的体内存在着魔力,一定会自行将它们收纳过来,进行炼制吧?
  而原初的力量固然强大,可她的魔力终究还是普通的魔力,比不得高等魔力。
  综上所述,被同化吸收,那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如果原初没有被封印,那或许还能控制住自身的魔力,不让它们被夺取。
  问题在于,原初被封印,力量十不存一,加上罗真施加的封印本来就有强行引导她的魔力为自己所用的机制,结果便导致魔术回路自行运转下,借着这一机制,将原初的魔力给活生生的夺走了。
  如今,原初那凌驾于龙脉之上的庞大魔力就不断的化作罗真体内高等魔力的一部分,增加着罗真的力量。
  换言之,现在的原初已经不单单是被封印而已了,连力量都要被罗真给夺走。
  从今以后,罗真不需要再通过解除封印来强行使用第四真祖的魔力。
  因为,这份魔力,将会变成他的东西。
  “这也算是因果报应吧?”罗真如此说道:“你的魔力本来就是通过篡夺〈焰光之宴〉仪式时的人类的记忆所形成,现在,轮到你的力量被我篡夺,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那么,原初根本没有憎恨罗真的资格。
  “至于你的眷兽,它们本来就不想为你效力,现在都与我缔结了契约,你再生的机会更是堪称笑话,想通过夺取凪沙的身体来复活,我没将你直接消灭,你就该谢天谢地了,现在还敢来怨恨我?”
  罗真不住的嘲笑。
  “所幸,现在也不晚。”
  一句话,让原初的瞳孔猛然缩了起来。
  她自然知道,罗真口中所谓的「现在也不晚」究竟是什么意思。
  “汝想消灭我?”
  原初质问出声。
  “难道我还有留你的理由吗?”
  罗真撇嘴笑着。
  在眷兽已经和自己缔结了绝对契约,凌驾于龙脉之上的魔力又被自己所夺取的状况下,原初的存在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既然如此,罗真自然不会再留一个炸弹在自己的身上,将她消灭,理所当然。
  对此,原初怒而出声。
  “就算没有了眷兽,没有了魔力,我依旧是第四真祖,依旧是不死的存在...!”
  这倒是事实。
  即便罗真夺走了原初的眷兽,还夺走了原初的魔力,可对于身为吸血鬼的无限生命力,罗真就夺不走了。
  倘若罗真在这里消灭原初,那真祖的不死之身及再生能力必定会消失。
  这,也算是一个损失。
  没有了这不死之身以及再生能力,罗真那圆满境界的〈心眼〉估计得一直限制着,不能再拥有窥视世界本身的记录,通晓一切,得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可怕能力了。
  然而...
  “这是暂时的。”
  罗真淡淡的出声。
  “我的〈虚拟以太〉能够强化脑域,只要不断改进,迟早能够承受更多的负担,更别说域外魔力也在让我升华,终有一天,我的脑域会升到另外一个维度。”
  到那时,罗真照样可以使用圆满境界的〈心眼〉之力。
  反观原初的不死之身,那其实不过是一种众神的诅咒。
  即便失去它,没有了吸血鬼化的能力,罗真也不觉得可惜。
  “你说,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你呢?”
  罗真蓦然一笑。
  “汝...!”
  原初就惊恐而起。
  而这时,罗真已经动了。
  “————阴阳道宗家土御门谨向泰山府君及冥道诸神宣言————”
  “————在此,日月交辉,我,土御门秋观,以土御门当代子嗣之名,传承秘技————”
  “————众神啊,请让灵魂归位————”
  罗真咏唱着〈泰山府君祭〉的咒文,豁然击掌。
  原初的身上,立即燃烧起了火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惨叫,原初被彻底的焚烧殆尽。
  以〈泰山府君祭〉的秘仪,罗真将原初的灵魂消灭,令其再也不存在。
  然后,罗真才消失在了这里。
  只剩下庞大的魔力,被罗真的魔术回路彻底吸收,最终不剩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