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 失踪?不知道!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次回来,罗真既是怀念的,更是惊讶的。
  毕竟,就罗真自己来说,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数十年以上的时间了,远不仅仅只有外人眼中被囚禁在SAO里的两年,更不是只消失了两个月。
  时隔数十年的回归,能够再次见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人,罗真就算心态再圆满,同样忍不住怀念,更忍不住心中的些许想念及酸楚。
  只不过,比起这个,罗真更惊讶于SAO居然已经通关了。
  要知道,在离开这个世界时,罗真还以为自己并没有打倒希兹克利夫,更没有让游戏通关,自己认识的那些人如今依旧都还被关在SAO里,尚且还未出来。
  直到现在,罗真才从桐人的口中得知,自己已经打败了希兹克利夫,让SAO里的玩家获得解放。
  因此,在两个月以前,被囚禁在SAO里的玩家就已经纷纷生还,与家人团聚。
  包括桐人,亦是如此。
  这让罗真既有些放心,又有些忧虑。
  放心自然是得知了SAO早在自己离开时就已经解放的事情以后,自己已经不用再担心自己关心的那些人会不会还在游戏里奋斗,至今都还不知死活。
  原本,罗真还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次回来,一定要将桐人等人都给拯救出来,谁曾想,大家都已经回来了,这让罗真不由得放下了一颗心。
  至于忧虑,则是针对结衣而去的。
  “不知道结衣怎么样了。”
  罗真心中多少有些担忧。
  在游戏通关的状况下,结衣这个SAO里的人工智能AI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状态。
  如果因为游戏通关,结衣那边出现了一些差错,那就麻烦大了。
  所以,罗真已经打定主意,之后一定要想个办法找找结衣,看看能不能将结衣从SAO里弄出来。
  对于这个便宜女儿,罗真是真的上了心的。
  因此,罗真不可能对结衣的事情坐视不管。
  只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解决。
  比如,自己无故失踪的事情,在和家人重逢以后,还是必须得解释清楚的。
  这里之所以会有警员,其中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这里。
  茅场晶彦策划的死亡游戏事件早已轰动全国。
  在为数一万名的玩家被囚禁在游戏世界里不得自由,并且还不断的有人死去的状况下,国家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据说,在SAO事件发生以后,国家总务省便成立了SAO事件紧急应对小组,对SAO事件进行全面的管理及救援行动。
  可惜,在这两年里,这个小组几乎可以说是一事无成。
  因为茅场晶彦设计的伺服器不但难以侵入,就算能够侵入亦没有办法保证不会触动茅场晶彦设置的保护程式,要是一个不小心,为数一万名的玩家的脑袋很有可能会被一起煮熟。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人敢随便动SAO的伺服器,更没有足够的技术可以解决完全潜行带来的囚禁问题,让国家几乎束手无策。
  于是,总务省SAO事件紧急应对小组的人能做的只有将被害者都转移到有着完善的医疗设备的设施,维持住所有玩家的性命。
  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做到将极少数的玩家档案呈现出来,被外界所得知。
  拜此所赐,再加上生还者们醒来以后提供的证词,国家便已经知道,罗真是SAO事件中极为重要的人物,不但是统率攻略组的首领,更为众多的玩家提供了保护伞,连ID名为希兹克利夫的茅场晶彦都是由罗真所击败,进而解救了所有的玩家,让上面早就对罗真的事情进行了非常性的关注。
  然而,罗真却在SAO通关时,无端消失了两个月的时间,直到今天才突然出现在医院的病房里,被护士发现。
  综上所述,不仅是医院里的人员们被惊动,国家高层同样被惊动,让警员以及部分相关人员都来到了这里。
  如今,罗真已经和一家人团聚,他们自然想对罗真进行侦讯。
  而罗真当然配合。
  只是...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踪。”
  罗真直接给予了这样的回答。
  罗真就告诉所有人,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消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对付完希兹克利夫,从SAO里解脱以后,自己醒来,已经是这个时候了。
  至于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一概不知。
  这让众人既感到愕然,又感到面面相觑,甚至还有人完全不信。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算罗真是在醒来前被人掳走,那在病床上躺了两年以上的时间,且还一直以输液等方式维持着身体机能,期间从未进食,这样照理来说,身体机能应该已经衰弱到了极点,连走路都成问题了才是。
  事实上,桐人就在这两个月里进行了非常艰苦的复健,其余的SAO玩家也都是如此,不能出院的人都还有很多。
  反观罗真,不但活蹦乱跳,而且精神十足,根本不像是不省人事的躺了那么久的样子。
  既然如此,别人当然怀疑。
  但这和罗真无关。
  “反正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其余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自己都还在惊讶。”
  罗真就只坚持着这样的说法。
  结果,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众人只能无可奈何的离开。
  只剩下桐谷一家,待在病房里,继续互相慰藉着重逢带来的喜悦。
  “说真的,在知道你失踪以后,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好,一想到你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我就恨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没冲出去,和你一起面对希兹克利夫。”
  桐人真的非常懊悔的样子。
  仔细一看,桐人的眼皮底下还有黑眼圈,身体亦因为复健还没结束的关系显得比以前瘦弱得多,面色也很苍白,一看就知道身体有多不健康。
  但这已经是调养了两个月以后的结果。
  现在,桐人已经能出院了,且能回家,只是一直都在担心着罗真的事情,这两个月以来不是很好过的样子。
  而连桐人都如此,已经和罗真分开两年的桐谷翠和直叶就更不用说了。
  “真的,以后别再吓我了,我怕我真的承受不起。”
  桐谷翠说着说着,眼睛就再一次的红了。
  直叶则从刚刚开始一直红着眼睛,抱着罗真的手臂,从头到尾都不曾放开。
  这让罗真不禁有些惊讶,又有些欣慰。
  在进入SAO以前,直叶和自己以及桐人可是产生了极大的间隙,彼此不再像小时候那么要好,完全就像是彼此的陌生人。
  但现在,直叶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个黏人的模样一样,也不说话,就只是抱着罗真的手,如同害怕罗真再一次的消失似的,让人非常心疼。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罗真便对众人温声细语。
  这种平凡的关心及对家人之间的爱,罗真还是挺感动的,难得不厌其烦的一直安慰着众人。
  之后...
  “桐人。”
  罗真看向桐人。
  “你知道大家都怎么样了吗?”
  罗真开始问起这样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