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 见未来的父亲?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嗤!”
  电子门被打开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
  在走廊上等待着的菊冈诚二郎闻声转头,看向电子门的方向,紧接着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从病房里走出来的罗真。
  见状,菊冈诚二郎在心中嘀咕了几句,随即上前。
  “已经可以了吗?”
  菊冈诚二郎向罗真进行确认。
  但罗真却没有回答。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你们帮忙。”
  罗真注视向菊冈诚二郎,竟是以淡然的表情,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菊冈诚二郎眉头微微一挑。
  “什么事情?”
  这位国家探员显然并没有随便答应下来的想法,像这般慎重的提问着。
  罗真也没在意。
  “我想看看目前还在运营的SAO用的大型主机伺服器。”
  罗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要看伺服器?”
  菊冈诚二郎顿时怔住了。
  “没错。”
  罗真毫不犹豫的点头。
  既然打算解开包括亚丝娜在内的三百名玩家依旧还未醒来的谜团,那就必须得去看看那个目前还在运作的伺服器才行。
  在游戏通关以后,伺服器应该已经停止运作了才对,可现在它却依旧还在运作,证明它发挥了某种作用,将包括亚丝娜在内的三百名玩家的精神依旧囚禁在不知名的某个地方。
  罗真就打算从伺服器那边下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虽说,对于这方面的专业技术,罗真并没有多么的拿手,可再怎么说也曾经了解过,如果用〈虚拟以太〉术式强化脑域过后展现出来的足以媲美超级智能计算机的运算能力的话,兴许可以想想办法,做些什么。
  只是...
  “你应该知道,随便碰伺服器的话,那很有可能会出现严重的问题吧?”
  菊冈诚二郎沉默了一会,旋即做出这样的回答。
  “过去,我们也曾经无数次的想对SAO的伺服器做些动作,想办法将玩家们从游戏里解放出来,但一来,由茅场晶彦设计的伺服器的等级实在过高,我们无法轻易侵入,二来,就算可以侵入,未免出现意外,触动一些防护机制,导致一万名玩家丧命,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大概也是一样的局面喔?”
  菊冈诚二郎想说什么,罗真自然明白。
  考虑到三百名玩家的生命安全的话,伺服器的确就像是个黑洞一样,根本不能随便触碰。
  而这些,罗真也考虑过。
  “现在伺服器是由谁在维护?”
  罗真再次不答反问。
  看着一直冷静的提问的罗真,菊冈诚二郎倒是心中再次犯起了嘀咕。
  眼前这个少年按照档案来看,明明不过才十六岁而已,结果表现出来的成熟稳重以及冷静老辣却比自己还胜一筹,真是一个不能小看的家伙。
  菊冈诚二郎便不再视罗真为年少的小子,而是以平辈般的口吻进行对话。
  “SAO的伺服器曾经是设置在〈ARGUS〉总公司地下的五楼,但那个公司因背负开发费再加上SAO事件的赔偿金这笔庞大的负债,目前已经倒闭了。”
  ————〈ARGUS〉。
  这个在几年前还只是为数众多的弱小游戏开发公司当中的其中一家,之后因为茅场晶彦的加入而发展为业界内最大的游戏开发公司,以注重玩家权益而闻名的公司,亦是SAO的开发运营公司的企业,在SAO变成死亡游戏的状况下,当然得背负起所有的责任。
  宣布倒闭,那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伺服器肯定得有人维护,不然一旦出问题,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
  “现在被委托维护SAO伺服器的是名为〈RECT〉的综合电子仪器制造商,它们中的完全潜行技术研究部门有着非常优秀的技术,对伺服器的维护从〈ARGUS〉倒闭以后就一直是它们负责,连调动玩家档案的工作都是由它们从旁协助,否则,我们能不能成功知道包括你在内的部分玩家的档案信息,那还不清楚呢。”
  菊冈诚二郎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然后...
  “如果你真想看伺服器,我倒是可以帮你问问那边的意见。”菊冈诚二郎顿时若有深意般的道:“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反对才对。”
  “哦?”罗真看向了菊冈诚二郎,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很简单。”菊冈诚二郎笑着道:“因为〈RECT〉的CEO就叫结城彰三。”
  结城?
  难道...
  “他就是结城明日奈小姐的父亲。”
  菊冈诚二郎道出了这样的真相。
  ............
  之后,罗真就跟着菊冈诚二郎一起坐车回去。
  途中,按照之前的约定,罗真将自己和ID名为希兹克利夫的茅场晶彦的最后一战的整个过程以及过程中发生的对话全部告诉了菊冈诚二郎,让菊冈诚二郎得到了有别于过去的充分情报。
  菊冈诚二郎似乎是打算从这些情报中分析出目前依旧下落不明的茅场晶彦的所在地,将他给逮捕起来。
  只不过,那跟罗真没什么关系。
  罗真只是按照约定,将自己知道的情报告诉菊冈诚二郎而已,至于对方要怎么利用这些情报,那就和罗真无关了。
  当然,菊冈诚二郎也隐晦的旁敲侧击过,想知道罗真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失踪了两个月,直到现在才醒来,但罗真自然不可能被菊冈诚二郎得逞,几个来回之间就让菊冈诚二郎的盘算落空,让菊冈诚二郎都开始相信罗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许是茅场晶彦在输给我以后有什么不服气,所以把我掳走,让我继续沉睡,并做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人体实验也说不定。”
  罗真就只是漫不经心的说出这番话语,让菊冈诚二郎苦笑不已。
  偏偏,如果罗真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亦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因此,菊冈诚二郎也要求过让罗真跟自己回去,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罗真倒是没反对。
  反正菊冈诚二郎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再者罗真也可以把这当做一个筹码,让菊冈诚二郎为自己办几件事。
  这让菊冈诚二郎真的开始怀疑,罗真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十六岁了,怎么会老谋深算到这种程度。
  不过,菊冈诚二郎还是帮罗真做了事。
  “我已经跟结城先生取得联络,过几天应该就能让你们见一面,你就做好见未来的父亲的打算吧。”
  菊冈诚二郎饱含恶意的说出的话,让罗真嘴角抽搐,恨不得拍他两巴掌。
  就这样,罗真被菊冈诚二郎送回了家,久违的回到了桐谷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