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4 「不死存在」(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罗真」。
  这个名字,对于亚丝娜而言,绝不是什么陌生的事物。
  因为,在心里,亚丝娜已经将这个名字念了成百上千遍,更彻彻底底的烙印在了心中,永远无法忘怀。
  这既是一个珍贵的宝物,更是一个让亚丝娜不至于绝望,依旧还抱有着离开这里的希望的奇迹。
  在这个世界里,被囚禁于如此的一个鸟笼中,亚丝娜就不知道在心中咏唱了多少次这个名字,更不知道想象了多少次那个少年的笑容。
  于是...
  “你说什么...?”
  亚丝娜终于是禁不住转过头,死死的盯向须乡伸之。
  “你说,你见到谁...?”
  亚丝娜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正在颤抖。
  看着亚丝娜这样的表现,须乡伸之就既感到愉快,又感到嫉妒。
  这个从小就对自己不假于色的女人,如今竟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产生这么大的反应,让须乡伸之如何能够不嫉妒呢?
  但正因为如此,须乡伸之才会感到愉快。
  因为,亚丝娜表现得越在乎,须乡伸之才越是能够用言语来折磨她,让她崩溃。
  “在现实里,他可不是叫罗真,而是被一个平凡家庭收养的孤儿,名字叫做桐谷青禾。”须乡伸之施施然的道:“我和社长在你的病房里见到了他,听说他为了能够见你一面,所以特地让SAO紧急应对小组的人帮忙,出现在现实世界的你的身边。”
  说到这里,须乡伸之露出了邪恶的表情。
  “你知道,当他见到我的时候,他露出了什么表情吗?”须乡伸之就很愉快似的道:“我告诉他,我是你的未婚夫,你家里人已经同意将你嫁给我,下个月,我们会在病房里举行婚礼,到时候,你就是我的了。”
  听到这句话,亚丝娜浑身一颤。
  紧接着,就像是为了压抑心中喷发而出的情感一样,亚丝娜低下头,咬住了嘴唇,让人看不清她此时此刻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亚丝娜,须乡伸之只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在飙升。
  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啊。
  须乡伸之就是想看到亚丝娜这样的表情。
  无论是悔恨、懊恼、悲伤还是绝望,那都是须乡伸之奢望能够看到的东西。
  这会刺激须乡伸之的欲望,刺激他那扭曲的个性。
  就像须乡伸之所说的一样,从小时候开始,亚丝娜就对他不假于色,甚至对他极其厌恶,哪怕须乡伸之再表现得彬彬有礼,取得再大的成就,亚丝娜都不感兴趣,连看都不多看他一眼。
  有鉴于此,须乡伸之对亚丝娜抱有着堪称疯狂的执着和扭曲的情感。
  只要能够玩弄亚丝娜,那他就会感到满足、愉快。
  “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的表情,真是让人想想都觉得痛快。”
  须乡伸之便似感到很享受一样,不断的诉说着。
  “我说你是我的未婚妻,他不愿意相信,甚至想反驳,可有社长在一旁作证,他只能呆滞的站在那里,满脸的绝望。”
  “我跟他说,等到婚礼的时候,我会请他过来,好好看看你出嫁的样子,结果,他抱着我的腿,边哭边求着我,让我放过你,把你还给他。”
  “但我也没办法,只能实话告诉他,你只是一个孤儿,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学生,别说是娶你,连让你接受治疗和救护的钱都没有,即使在游戏里再厉害,你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和我们是不同世界的存在,请认清楚现实。”
  “听到我的话,他哭的更厉害了,还直接冲向你的身体,想把你抢走,可惜没有成功,被愤怒的社长给送进了监狱。”
  “后来我去探望他了,听说他在里面崩溃了,根本无法承受在监狱里的生活。”
  “所以,他跪下来求我了,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把他救出去,只要我把他救出去,他就再也不见你,也不会再白日做梦了。”
  “看在他那么诚心的份上,我就把他保释了出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连见你一面都不敢了。”
  须乡伸之无比愉快的大笑着。
  “也就是说,他为了自己,早就已经放弃你了,你在他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啊...!”
  须乡伸之哈哈大笑,笑得浑身都在颤抖。
  而听到须乡伸之的话,低着头的亚丝娜也在颤抖着。
  这让须乡伸之感到满足,非常的满足。
  只是,这样的须乡伸之根本不知道,亚丝娜之所以颤抖,同样是因为在笑。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亚丝娜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嘎?”
  须乡伸之顿时如同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样,笑声戛然而止,变成一个有些愚蠢的叫声。
  紧接着,须乡伸之无法理解般的开口。
  “你难道没有听到我说什么吗?我说那个男人已经放...”
  须乡伸之的话才说了一半,立刻就被亚丝娜给打断。
  “他是不可能会放弃我的。”
  亚丝娜以斩钉截铁的语气,镇住了须乡伸之。
  然后,亚丝娜陷入了回忆。
  “如果他要放弃我的话,早在两年前,在艾恩葛朗特第一层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放弃我。”
  那个时候,亚丝娜因为死亡游戏的刺激,进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以一种飞蛾扑火般的方式在攻略着,只求拼尽全力以后死去,没有第二个想法。
  面对这样的亚丝娜,是罗真将她拖了出来,让她清醒。
  “在我都想放弃自己的时候,他却反而将我拯救了出来。”
  “在我为了解脱而拼尽全力的时候,他却教会我享受那个世界的一切。”
  “在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对完全通关游戏抱有希望,亦或者所有人都为了离开那个死亡游戏而拼命的攻略的时候,只有他,接受了那个世界,接受了所有的现实,还接受了一切的不平等,站在了所有人的前方,带领着我们,走向成功。”
  “只要有他在,我们就必定是零伤亡。”
  “只要有他在,玩家们就都还有希望。”
  “而他虽然懒,虽然很特立独行,可在别人需要他的时候,往往,他都会站出来,挽救一切的败局,将我们眼中的绝望彻底踏平,一次又一次的给予我们奇迹般的救赎。”
  “这样的他,怎么可能放弃我,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只能囚禁身体,连那个死亡游戏都囚禁不住的他痛哭流涕的认输呢?”
  亚丝娜注视着须乡伸之的眼中出现了讽刺。
  “我想,你一定是在他那里吃了很大的亏,所以才忍不住到我的面前抹黑他,让我对他失望,也让自己死心吧?”
  “但你太小看我,更太高看你自己了。”
  “想让他在你的面前跪地求饶?”
  “就凭你吗?”
  “你根本就不配!”
  “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否则,那个男人一定会毁掉你的一切,毁掉你的阴谋,让你一无所有!”
  亚丝娜便以强而有力的声音做出如此的断言。
  “你...!”
  须乡伸之顿时被羞辱得狂怒了起来,令得他举出手,当场往亚丝娜的方向抓去。
  就在这时...
  “嘭!”
  亚丝娜的前方闪起一阵光辉,激起一阵冲击,将须乡伸之给弹飞了出去。
  “咕啊...!”
  须乡伸之撞在了栏杆上,发出了闷叫声。
  而在亚丝娜的面前,一个屏障不知何时出现着。
  屏障上,有着系统所显示的一行讯息。
  ————「ImmortalObject」。
  ————「不死存在」。
  这是玩家绝对不会拥有的属性,只有拥有管理者权限的账号才能设下的东西,对目标拥有着绝对保护的力量。
  就是因为它,须乡伸之才无法触碰亚丝娜。
  这,也是亚丝娜仗之以保护自己的唯一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