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7 曾经留下的悔恨(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ALO里,登出并不是能够随时随地无所顾虑的进行的。
  虽然许多时候,玩家们都会需要立刻登出游戏,但营运公司如果对登出行为完全不加以限制的话,只要遇见危机就能利用登出来下线,逃过一劫,那游戏就几乎没有可玩性了。
  因此,大部分完全潜行类的游戏对登出都设有一定的限制,连ALO都不例外。
  比如,只有在自己的种族所在的领地里面时,玩家才可以随时随地的登出,瞬间下线,但在领地之外的话,即使玩家登出下线,游戏里的角色亦是会残留在现场一段时间,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
  有鉴于此,在野外时,玩家们基本要么都会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登出,要么则是会互相交替守护,先留一人看着,等到队友登出残留的角色消失,方才会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下线,以求做到绝对安全。
  现在,罗真和莉法就遇到这样的状况。
  “我先来看着你吧。”罗真便自告奋勇的道:“下次再轮到你来看着我。”
  闻言,莉法沉思了一下下,随即好像认为没有必要在这种小事上纠结一样,爽快的点头。
  “那就拜托你了。”
  “去吧。”
  经过简短的对话以后,莉法唤出了主视窗,开始操作,找到了登出的选项,再将其点下。
  下一秒钟,莉法闭上了眼睛,垂下头,像是陷入了沉睡一样,没有了动静。
  此时,操纵「莉法」这个角色的玩家就下线了,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空壳而已。
  罗真就看着这样的莉法,会心一笑以后,转过身,百无聊赖似的环视起四周。
  而操纵「莉法」这个角色的玩家则回到了现实里,在床上醒来。
  ............
  “呜...”
  充满着少女清香的房间中,躺在床铺上的主人发出一声轻吟,慢慢的张开了自己的双眼。
  映入少女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上面贴着一张超大的海报。
  海报上的图像乃是将荧幕影像截取下来以后放大打印出来的东西。
  上面,一个飞翔在无限的天空中,与鸟群一起飞舞有着随风飘逸的马尾的精灵少女正在飞行。
  那个精灵少女正是莉法。
  少女则是「莉法」这个角色的玩家。
  拥有着一头齐肩的乌黑短发,身材前突后翘的这个少女,其名为————「桐谷直叶」。
  没错。
  莉法就是直叶,就是罗真的妹妹。
  直叶就举起双手,慢慢的把套在头上的游戏机给取了下来。
  那是一个用两个圆环连接起来的圆冠状机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全方位的护目镜一样,相比起能够罩住整个头部的〈NERvGear〉无疑单薄了不少,给人的束缚感亦很低。
  这就是综合电子仪器制造商〈RECT〉开发出来的第二世代的完全潜行机器————〈AmuSphere〉。
  将这个机器给取了下来,直叶先是呆呆的看了一会天花板,旋即露出了笑容。
  很美、很傻、很开心的笑容。
  “终于...”直叶便呢喃道:“终于能够和哥哥一起在假想世界里相遇,一起玩一个游戏了...”
  想到这里,直叶禁不住抱住脸颊,双腿不停的乱踢,一副开心得无以复加的模样。
  如果桐人在这里,并且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不会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自己那个从以前开始就极度讨厌游戏的妹妹,如今,竟是拥有属于自己的完全潜行游戏机不说,还玩了整整一年的游戏,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但是,这就是事实。
  直叶是在SAO事件经过一年以后,亦即一年以前,方才接触了游戏。
  在此之前,对直叶来说,游戏只不过是一个夺走自己的哥哥的可憎对象而已。
  这里指的可不是SAO的死亡游戏事件造成的结果,而是指更久之前的事情。
  要知道,在七岁之前,直叶和罗真以及桐人两人的感情可是非常的好,好到让邻居们都羡慕的地步的。
  尤其是罗真,在其四岁时来到桐谷家,成为桐谷家的养子以后,对年仅三岁的直叶就一直是照顾有加。
  谁让当时还未去世的爷爷根本不会照顾小孩子,父亲和母亲则经常需要外出工作,乃至长久出差加班,时常不在家,桐人又只不过是一个四岁的小屁孩,根本什么都不懂呢?
  所以,当时来到桐谷家的罗真几乎成为了这两个小鬼的保姆,整天都需要照顾他们,让罗真没少为此抱怨。
  但正因为罗真从小就照顾着桐人和直叶,桐人和直叶跟罗真的关系才那么好,且还非常的黏他。
  那个时候,直叶便一直跟在罗真的屁股以后,寸步不离,可想而知,那个时候,罗真和直叶的关系有多好。
  也是因为这样,从小的时候开始,直叶就一直在仰慕着罗真。
  明明只比自己大一岁,却一直照顾着弟弟妹妹。
  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成绩却一直名列前茅,令人惊叹。
  加上罗真非常的聪明,家里人就一直对他很放心,让他带着弟弟和妹妹,对他疼爱有加。
  有这样的一个堪称完美的哥哥,当时仅是小女孩的直叶自然是崇拜不已,万分憧憬。
  直到七岁那一年,罗真和桐人一起放弃了剑道,让三人之间有了一道很深的鸿沟。
  尤其是罗真和桐人放弃剑道以后便像是要填补内心渴望已久的欲望般沉溺在电脑游戏当中,和坚持练习剑道的直叶拉开了距离以后,这道鸿沟便越来越深。
  对于直叶来说,哥哥们所在的世界实在不是自己所能够理解的,可哥哥们却对此沉浸不已,以至于和自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有鉴于此,直叶对游戏一直都有种巨大的排斥感,三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愈加的遥远。
  因此,对于直叶而言,游戏是夺走自己的哥哥的对象,对其非常的憎恨,以至于对沉浸在游戏世界中的罗真和桐人亦没什么好话过,变得极其陌生。
  其实,直叶一直都觉得很寂寞,很想跟哥哥们多说点话,尤其是罗真,直叶一直都想像小时候一样,跟在他身后,一起玩,一起跳,一起玩闹,其乐融融的在一块聊天,听他给自己讲什么迦勒底以及自动人偶的故事,更希望他能够来看自己比赛,为自己加油。
  可惜,这一切,都没法实现。
  紧接着,那个事件就发生了。
  当看到被许多的管线绑住,头上罩着可憎的〈NERvGear〉陷入沉睡的罗真时,直叶有生以来第一次嚎啕大哭。
  说不定,以后,自己再也没有跟罗真说话了。
  一想到这里,直叶就无比的后悔、悔恨。
  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努力消弭与哥哥之间的距离呢?
  为什么要为了那么一点小事和哥哥拉来距离呢?
  其实,我们是可以更要好的。
  于是,直叶才开始产生了想了解罗真以及桐人深爱着的世界的想法。
  “想去游戏世界里看看...”
  这个想法,改变了直叶的人生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