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黑暗


小说:悍夜行  作者:诗酒会春风
  晚霞带着醉人的羞红,侵染了整个世界。
  白青枫坐在阳台上的椅子上,翘着腿,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欣赏着晚霞,品着放了太多糖的咖啡,白青枫脸上浮现着幸福的笑容。
  她的身后,站着袁高飞。袁高飞穿着一身睡袍,双手按在白青枫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着。“吃那么多糖,不好。”
  白青枫笑着仰起头,看着袁高飞。
  袁高飞低下头,在白青枫唇上亲了一口。
  “甜吧?”白青枫笑着问。
  袁高飞跟着笑笑,看向晚霞,沉默了片刻,道,“有消息说,非洲地方,发现了席欢的踪迹。”
  白青枫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袁高飞手里依旧轻轻的捏着白青枫的肩膀,口中继续说道,“和平来之不易,却又很可能再次被席欢毁掉。结界虽强,却不可能彻底压制席欢。”
  白青枫凝眉,微微闭眼。她知道袁高飞想说什么。
  袁高飞又道,“席欢的身体——很可能会帮助我们彻底解决永夜的麻烦……”
  白青枫摇头,“我说过太多次了,席欢的身体,不是我藏起来的。守夜人也已经监视我十年了!又发现了什么?!”
  袁高飞停下了捏肩的动作,讪讪一笑,“夫妻多年,你觉得我不了解你吗?唉,纵然不是你藏的,你也必然知道是谁藏的。对吧?”
  白青枫哼了一声,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吧。
  袁高飞深吸一口气,忍着心头的火气。“你和席欢的感情,我很清楚。换做是我,也不忍心杀了她。可是……你不杀她,她就会毁掉这个世界!”
  白青枫冷声一笑,道,“我倒是觉得,正因为席欢的存在,这个世界,才没有毁掉。”
  袁高飞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什么逻辑?”
  “很久很久以前,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这是自以为强大的中原人对旁人的蔑称。后来,东西南北中抱成一团,打出了驱除鞑虏,复我中华的口号。然后呢?二战彻底爆发,鞑虏也成了抗战的力量。五十多个民族,成了一家人。太平的久了,一家人就不太平了。偷井盖的永远是河南人,粗俗的永远是东北人,奸诈的永远是湖北人……所以那个时候,有人感谢美国这个永远的敌人。因为美国的存在,才会有人偶尔会梦呓般的喊一声‘我们都是中国人’。然后,我们忘记了地域黑,开始一起痛斥着美国佬、俄国毛子、韩国棒子、印度阿三、非洲黑鬼以及无数狗腿子、干儿子,指责他们不尊重伟大的文明的中华民族。感谢光明星人吧,他们的到来,我们才会猛然醒悟,原来我们都是地球人。感谢席欢吧,因为她的存在,我们才会记得,我们都是人类。”看着杯中的咖啡,白青枫轻声道,“敌人,有时候就像这个杯子。没有它,咖啡会洒。洒了之后,也就没人会计较这咖啡到底是甜是苦,到底合不合自己的口味了。”
  袁高飞愣了片刻,苦笑道,“是吧,没有席欢的威胁,地球人和光明星人,大概早就打起来了。可是……席欢终究是个威胁,是个有可能最终会毁掉整个世界的存在!告诉我,她的身体在哪!”
  白青枫微微闭眼,沉默不语。
  良久,袁高飞叹气,转身进卧室换了衣服,走出来,站在门口,看着白青枫的背影,轻声道,“我去值班了。”
  白青枫忽然感觉很累。
  掏出手机,随便翻看着新闻。
  席欢确实出现了。
  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键盘侠的怒吼。
  仅仅是喊而已。
  没有虚拟世界里的“复生”设定,没有人敢去招惹席欢。纵然现在所有人都“身怀绝技”,却也没能有什么“艺高人胆大”的效果。
  侠义之心,永远跟能力无关。
  收起手机,白青枫起身,推开窗户,纵身跃下,稳稳的落在地上。转脸看到坐在路边石凳上聊天的两个老人,白青枫笑着摆手打招呼。
  “小枫啊,这是上哪?”老人笑着问。
  白青枫道,“出门,有点儿事儿。”
  ……
  每周一次的谈话,像是上班似的。
  坐在紧闭的审讯室,赵颜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着打招呼,“武队长,最近身体可好?”
  武镇南脸若冰霜,没有回答赵颜的问题,哼声道,“不要太嚣张!席欢又出现了,网络上群情激奋。作为执法人员,我们是不会对你怎么样,但失去理智的网民,很可能会做出很过分的事情。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丫丫考虑。她还小,你不会希望她被伤害吧?”
  赵颜哈哈一笑,身子微微前倾,冷冷的盯着武镇南的眼睛。“一群怕死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毕竟,现如今的联邦,可没有‘防卫过当’的说法。”
  武镇南身边,小磊脸色变了变,脑海中,浮现出了他曾经亲眼目睹的那个血淋淋的画面。就在五年前,有几个孩子因为席欢的事情,殴打席琳。最后的结果,就是赵颜和席琳把几个孩子都给杀了。
  武镇南自然也知道那件事。
  作为新北县的守夜人首领,他当时极度震惊,极度愤怒,可又无可奈何。毕竟,赵颜并没有违法。
  看着赵颜,武镇南叹气,“你……变了。”
  赵颜轻声一笑,“没办法,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日子不好过啊。如果不狠一点儿,我们姐俩,日子会过不下去。”
  武镇南应了一声,又道,“真的应该再考虑一下,交出席欢的身体,未必是坏事。有说法认为,席欢身体的存在,很可能就是永夜没有彻底觉醒的关键。席欢的身体,就好似一个牢笼,或许可以……”
  “分离席欢和永夜是吧?”赵颜笑着摇头,“真的是很完美的设想。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席欢的身体在哪啊。啧……老武,你看,每周一次谈话,持续那么多年。你不嫌烦吗?你们监视了我和我的家人,监视了娜娜和江东流,监视了白青枫一家。这么多年,找到席欢的身体了吗?没有!”
  武镇南哼声一笑,“是没有,所以要继续。”说罢,起身,对小磊道,“继续吧。”言毕,走出审讯室。
  回到办公室,武镇南整理了一下公务。
  一个小时的忙碌之后,武镇南起身,伸了个懒腰,捶了一下腰。
  年纪大了,快撑不住了。
  若非虚拟与现实重叠,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了强化,怕是早就入了土了。
  苦笑一声,武镇南来到办公桌对面的墙壁前,伸手按在墙壁上。墙壁挪动,出现了一扇门。推门而入,是一间密室。
  密室里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来,武镇南轻声说道,“跟你说了十年的话,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到。有时候,真的很后悔,后悔当初不该答应赵颜。可是她——那个倔强的女人,怎么都不肯放弃。她相信你一定会战胜寄生永夜!一定会回来……前些年,稳定下来的光明星人,派出了调查组,去光明星调查那个吞噬了一切的永夜变成的黑洞。我跟你说过的。现在,调查组回来了。具体的结果,我还不清楚。但是……有传闻说,永夜并非寄生体……如果真的是这样……”武镇南的眼眶湿了。“你知道的,为了取得守夜人的信任,让他们认为我是个迂腐的人,亚楠——是我亲手抓的。”
  九年前,蒋亚楠的母亲因为融合而死,愤怒的蒋亚楠对光明星人下手,杀了两个光明星人。武镇南亲自组织人力,抓了蒋亚楠。
  “你是个巨大的威胁,随时可能毁了整个世界,变成跟吞噬光明星一样的黑洞!可是……”武镇南沉默良久,“虚拟现实碰撞融合的那一刻,我看到的,会成为现实吗?还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你一定知道答案,对吧?你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可同时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哪怕结界压制了你的能力。”说着,武镇南又忍不住笑了一声,“前些天,闲着无聊,看了一部网络小说,是关于你的。很老套的故事,像妓/女都是好心的,小偷都是正义的,名门都是伪善的……呵呵,你猜到了吧?故事里的永夜,这个邪恶的最终**,竟然是善良的。希望,你……真的是这样吧。”
  ……
  非洲。
  无尽的荒漠。
  月朗星稀的夜晚。
  一辆越野车,在一片荒芜中疾驰。
  席欢抓着方向盘,哼着小调儿,手里夹着一根雪茄。
  “还别说,这能源车,速度真是杠杠的。”席欢笑着,对副驾驶位上的黑人女孩儿嘟囔了一句。
  黑人女孩儿歪着头,脖子上呈现出明显的骨折痕迹。她瞪着眼睛,眼睛里满是恐惧,却是一动不动。
  一直开了半个多小时,席欢停车,一脚把女孩儿的死尸从车上踹下去。之后下车,来到后门,把里面的两具死尸拉出来。
  三具尸体,摆在地上。
  欣赏了一下,席欢搓了搓手。
  一只手按在一具死尸的脑门上。
  那死尸抽搐了一下,一股黑色的力量,涌入了席欢的手掌。
  三具死尸的力量,在席欢的手掌之上,汇聚成一团黑色光圈。
  “啧啧……完美。”
  席欢收回手,那黑色光圈,便悬在空中。
  那黑色光圈,一动不动,但却给人一种好似活物的感觉。周围的黑暗,开始不断的涌入其中。那光圈,也开始一点点变大。
  席欢咧嘴笑了,“真是太坏了,怎么可以这样呢?”说着,席欢笑的更开心了,紧接着,她的双目变得漆黑,身体周围出现一抹漆黑。她往后退了一步,消失在黑暗中。
  ……
  荒漠。
  漆黑的夜。
  一道闪电忽然从天而降,狠狠的劈在了那团悬浮于空中的黑暗之上。
  黑暗无动于衷,以丝毫无损。
  午夜倏地现身,站在那黑暗的光圈面前。
  暮随后赶到,站在一侧,凝眉看着那光圈。“嘶……这是……”
  “黑洞?”
  “不是吧?”暮摇头道,“黑洞不该是永夜被自己的黑暗吞噬后所化吗?如果席欢还活着,就不可能有黑洞啊!”
  午夜抬手,又是一道类似闪电的攻击。他试图直接切割那黑暗光圈。
  然而,如同之前,毫无任何效果。
  “不是黑洞啊。”暮说道,“似乎没有任何吞噬能力。”
  “那又能是什么?”午夜不解。
  “不管是什么。”暮说道,“想办法毁掉吧。那小贱人卑鄙的狠,不管她要干什么,我们都必须阻止。反正她也不会干什么好事儿。”
  午夜看了暮一眼,对于暮如此武断的判断,有些不悦。不过,沉吟片刻,午夜竟然点了点头。
  没办法,暮说的没错,那个小贱人,真的不会干什么好事儿的。以前是这样,现在——更甚!
  ……
  新北县。
  袁高飞很累,太累,所以心情异常烦躁。
  光明星人的生育能力太强,地球人因为之前光明星的蠕虫病毒的缘故,导致生育力依然低迷。尽管光明星人声称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但包括袁高飞在内的很多地球人,都不信这一套说辞。
  两大种族之间的积怨似乎越来越沉重,每天,总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纠纷。甚至地球人之间,也是矛盾重重。毕竟,之前在虚拟世界里,你杀我,我杀你,积怨太深。
  一直熬到将近十二点,袁高飞才下班回家。
  家里却没有人,白青枫不在。
  掏出手机拨号,却被提示关机。
  袁高飞莫名的有些愤怒,手上的力道一时失控,直接把手机捏碎了。
  这个女人!
  大晚上的不回家!上哪去了?
  正想用专用通讯工具联系守夜人,却忽然收到信息提示。
  袁高飞心里莫名一惊,接通对话。
  是新北县守夜人队长武镇南。
  “袁队,白青枫摆脱了监视人员,失踪了。”武镇南说道。
  袁高飞心中的火腾的一下子上来了。“守夜人都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监视一个人还能丢了?!”
  武镇南的语气也是不善。“怎么?守夜人什么时候轮到袁队来训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