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一体两面


小说:帝师  作者:南宫吟
  帝师正文第五百一十章一体两面因为眼前生死之门的后面,囚牢之中,有一个气质雍容华贵着的女子,风华绝代,仪态万千,弹指拈花,仿佛视天下为无物,任意玩弄天地一般,正与西王母长得一模一样!
  而其气质上,竟比那位西王母还要强上三分,尤其是那种雍容的气质,更有着母仪天下的风范。
  如果说眼前的这位女子正是真正的西王母,没有人会反对。
  连那些圣人都不例外。
  最关键的是,以圣人之尊,竟都无法分辨眼前的这位人物的身份!
  亿万年前,他们的确见过那位西华金母,与眼前这位相差太大。
  他们甚至敢笃定,眼前这位绝对不是当年被囚禁的西华金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体双面,一体双面……”便在这时,那元始天尊猛地脱口而出,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子。
  所有人也全部哗然。
  一体双面还有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斩出善恶分身!
  分身即自己。
  自己即分身。
  两者是两位一体的。
  唯独只有如此,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她与西王母如此相像的缘故。
  从身上任何一丝气息、味道上都分辨不出区别的存在。
  而此刻,这位女子有一些意外地看着眼前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楚云亭的脸上,这才微微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些年来倒是辛苦你了,云亭。”
  此刻,周围这些仙尊脑海里还在回味着一体双面、善恶分身之事,内心充满了被欺诈的愤怒,同时又泛起了一丝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刻,那元始天尊第一个回过神来,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西华金母这个人!你在斩出善恶分身后,命令你的分身幻成西华金母,然后你通过碾压西华金母,来稳固你的圣后之位!而同时,这些年来,你故意为了继续封印西华金母,用出了种种吸取别人气血的手段,来积累财富!而我等圣人被天机蒙蔽,是以不曾觉察到你的阴谋诡计!”
  元始天尊充满了一种被背叛的仇恨。
  眼前这人,可是他花费无数精神去培养的真传弟子,这近亿万年来,他竟是一点都没有觉察到端倪!
  仅仅只是一个分身,竟搅得天庭动荡不安!
  “被天机蒙蔽?”这女子浅启朱唇,浅浅一笑说:“怎么不说是,你们故意利用我来镇压西华金母,怀有私心,这才无法公正的推算呢?”
  她的笑容里,充满了震慑世间的神采,哪怕面临着她的这位师尊,她也丝毫不惧,言谈之间,有一种雍然的淡定。
  一时间,元始天尊哑然,周围那些圣人也都哑然。
  他们对这些事情视而不见,的确是存了私心,在这件事情上,也犯了同谋,又有什么理由资格去怪罪?
  但无论怎么样,眼前这女子的气质,让他们惊疑不定。
  这般神采气度的女子,实在是前所未见。
  那位执掌仙庭的西王母,亿万年下来,虽然心思歹毒,排除异己,嫉妒良能,但依旧能站稳仙后近亿年,而眼前这位,就更不用说了。
  “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善恶分身,行事之间,都受种种限制。而且修为境界也有限,最多只是仙使巅峰,怎么能达到仙帝境界?”元始天尊越发觉得眼前的女子是何等的陌生,然而他内心的疑惑更强了。
  能做到这一步,连他都不能,除非是他的师尊鸿钧出手。
  而眼前女子若拥有鸿钧的力量,随时可以颠覆仙界、颠覆天道,何至于用这些瞒天过海的手段?
  此刻,这女子点头一笑,笑声如同玉珠落玉盘一般,清脆动人,然后她站起身,宫廷裙摆晃动,仿佛天地都没了颜色,因她而变,她就那样走到元始天尊的面前,静静地说:“那么,师尊又如何能判断我这具身体就是真身呢?善恶分身有两尊,或许真身还藏在乾坤宇宙之中也未可知,不是吗?”
  她竟是把问题又抛了回来。
  配合上她嘴角那一抹浅浅的笑意,这一切猛地变得诡异起来。
  所有仙尊都感觉身体一僵。
  仿佛他们陷入了一个天大的圈套,天大的谜,根本无法可解。
  谁又能判断眼前这具身体,是真身呢?
  元始天尊面色变得难看,竟无法直视女子的眼睛,甚至感觉到一种深深的羞辱感。
  圣人不可辱!可是他竟被眼前女子如此刁难住,这几乎是奇耻大辱!
  身为圣人,无法分辨是非,他还有何等颜面说话?
  于是,他猛地一腐朽,身体一转,消失不见。
  这是被气走了。
  而此刻,这女子目光凝视周围,扫视一圈:“请问,有谁能判断吗?”
  语气之间,虽然没有自傲自负,可是语气极慢,竟说得所有仙尊低下头,不敢正视。
  没有人。
  没有人敢正视。
  连那些潜伏在天空之间的圣人们,瞬间推算了数十万次,也是一无所得。
  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眼前这女子,仿佛超脱五行三界之外,超出他们的想象。
  天机甚至因为眼前女子而被颠覆了。
  所有人对眼前女子甚至涌起了一丝恐惧来。
  这是何等的强大?
  连元始天尊都挡不住她的气势,更何况他们?
  甚至他们完全被眼前女子带了节奏。
  而此刻,女子的目光落到了楚云亭脸上,轻轻地说:“云亭,在我看来,所有人之间,只有你最有资格,最有可能了。你来告诉所有人好吗?”
  视天下为无物,但却如此瞧得上楚云亭。
  不似捧杀,更胜捧杀。
  只是她眼神里有一种温暖的韵味,仿佛是真心把楚云亭当成儿辈一般,气质大变,让人仿佛想要沉浸在这种温柔的情意之中,不愿意挣扎出来。
  几乎没有人能挡住她此刻的气质。
  只有楚云亭,依旧眼神清明,从头到尾就那样回视着女子,一句话也不说,但双眼就像是看穿了所有一切一般。
  但楚云亭没有回答。
  天地之间,忽然气息僵硬住了。
  “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我也不勉强。只是,”女子的气势忽然变了,变得锋芒,变得母仪天下的威严:“你该何去何从?你该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