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小说:西游三千界  作者:赤练子
  一般的少女还真的抗不住龙瀚的魅力。
  毕竟,他可是一个仙人,而且还是超脱了这个世界仙人的极限,可与神魔相提并论的仙人,那无边的仙气,岂是凡人所能抵拉?
  实力越高的人,魅力也会随之提高,这不是假话。
  龙瀚一自是不屑以魅力来压人,所以他一般都不会将自己整成那种一言一行都能让一大群少女扑上来的模样的。
  “谁知道呢,反正让你远离其她女人总是好的!”
  林月如摇了摇头道。
  “那是不是地包括我们呢?”
  就在这时,跟上来的阿奴笑道。
  “你们当然要另说了……不过,啊奴,你不是和龙瀚的关系不好吗?怎么也想来插足啊?”
  林月如现在都还不知道阿奴和龙瀚的关系,不像是赵灵儿和丁氏姐妹,她们或许已经知道了,或许也已经有了猜测。
  不然的话,林月如现在肯定不会这样问的。
  “我……我哪有想要插足……”
  阿奴想要反驳,但是,却有些底气不足。
  自己跟龙瀚已经什么都发生了,比林月如和龙瀚定亲还要来得彻底,又有什么脸面当着众女的面说谎。
  “好了,阿奴,时至今,你还想要隐瞒下去吗?你不急,我都替你急了!”
  就在这时,龙瀚突然走到阿奴边,拉起了她的,她说道:“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灵儿小她早就知道你我的事了。”
  “咦~唉!!!!”
  “什……什么……灵儿她,她已经知道了……”
  阿奴面色大红,红得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红得像是一捏就会化了一般。
  说着,目光瞥了灵儿一眼,见灵儿只是微微笑着看着她,却是不由得将头向着旁边一别,再也不敢和灵儿对视了。
  “嗯,你们果然有问题吗?不是我的错觉吧?”
  丁秀兰的目光在阿奴的上上下瞧着,肯定的点了点头:“之前我还以为是我乱猜的呢,现在看来,没错了!”
  阿奴咬了咬,这才转过头来,对着赵灵儿低头道:“灵儿,对不起……我……”
  话音还未落下,赵灵儿已经掩住了她的唇,只且一根青白葱指,面上是一如即往温柔的笑容:“阿奴,你不用道歉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又不是龙瀚哥哥说的那种醋坛子,而且我也不是最先跟着龙瀚哥哥的女人,在我的前面还有其她的女人呢,你不用跟我道歉的!”
  说着,眼中难得的带上了怪之色,向着龙瀚瞅了一眼。
  龙瀚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鼻尖,讪讪和笑了一声。
  “好啊……原来你们……你们难道已经……”
  在场之人中,真正惊讶的,还是林月如了。
  因为对于众人之间的关系,龙瀚没有一点隐脑的意思,当初在他收了丁得兰和丁秀兰姐妹俩的时候,就直接跟她说了,但是他什么时候和阿奴在一起的,林月如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阿奴红着脸点一点头。
  龙瀚微微一笑,突然形一转,将赵灵儿和阿奴各搂在一边,对林月如笑道:“虽然这样说你一定会生气,但是我还是要说……在场,就数你来得最晚了!哈哈哈……”
  “你这个混蛋,去死吧!!”
  林月如见龙瀚这个模样,真是气得不行。
  提起剑就向着龙瀚砍了过去,而龙瀚却是得意笑着躲开了。
  好在林月如只是随便比划一下,她地不是真的想要伤到龙瀚,只是随手比划了一下而已,然后气便已经消了,将剑收起来,跟龙瀚一起看着眼前的人群,好奇道:
  “他们这是在于什么呢?”
  眼前排了一大堆的人,而他们排队的方向,正是一个米铺。
  “这还用问,当然是在买米啊!”
  龙瀚反在林月如的秀额上轻轻的弹了一下,惹来她的一声轻哼,龙瀚一边解释道。
  “可是,买米需要排这么长的队吗?我看这个地方好像也没有这么多人的样子!”
  林月如不解道。
  就在这时,一个村民对两人说道:“两们是处来的人吧,你们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开始闹户妖之后,就有人说糯米可以避卫矮。……我们都是来买糯米避旦妖的。”
  “买糯米可以避妖吗?龙瀚,这是不是真的?”
  林月如对龙瀚问道。对于这些鬼啊的事,她也不清楚,只能问龙瀚了。
  龙瀚道:“是不是可以避尸妖,说真的,我也没有研究过,但是我记得一些地方是有这些传说的,就算没有不能避户嫉。也权当是买一个心安嘛!我就不信他们真的会因为有了糯米,就不怕尸妖了!”
  林月如点一点头,上前一看,登时眼睛都瞪得老大。
  “哇,你们这里的糯米三两一斤,是在抢钱吧!”
  就算是林家堡的大小姐,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贵的糯米,不由得惊呼出声。
  就在这时,众女也赶了过来,听到林月如的声音,向着那米铺里面看过去,都是不由得变了面色,三两一斤的米,确实是太贵了,尤其是丁氏姐妹,她们是究苦人家出,自然知道三两银子是什么根念,那可能是一家穷人几个月的花费了。
  “嘿嘿嘿,这位小姐,你这就说得不对了,我这里的米都公道得很嘛,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我这里买米,当然,要是小姐买不起米的话,我可以送小姐一斤,小姐只要来我家做一下客就行了……”
  就在这时,米店边那里站着的一个富态中年男子对着林月如笑道。
  “找死!!”
  啪!!!
  在那中年男子话音落下的时候,林月如下便毫不留,一鞭子向着他抽了下去,将他整个人都抽翻在地,面上一条向痕,整张脸肿起了一半。
  这个世界上,能调戏林月如而安然无恙的,除了龙瀚,再没有别人了。
  “哟,想不到还真的有人找死吗?我龙瀚的女人也敢遇戏!”
  说着,龙瀚手中的始祖剑已然向着那人递了过去。
  “啊~!!!”
  那人吓得面色发白,连忙说道:“你们几个,还在看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救我!”
  他是对他后的几个打手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