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小说:西游三千界  作者:赤练子
  咕嘟……
  闻着那味道,小黑龙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强忍着不去闻那味道,但是,鼻子已经根本不受她的控制了。
  “霜儿,你看着干什么啊,吃啊,她不要,我们全吃了就好了!”
  “这……”
  霜儿有些为难,她已经吃了这么久的东西,现在再吃也吃不下了吧。
  “谁、谁说我不吃了,我只是缓了一口气而已……给我!!”
  小黑龙从龙瀚手上抢过那一张肉饼,一大口咬了下去。
  “那个……朱砂,我吃过的。”
  正嚼着肉饼的朱砂身子一僵,脖子像是被卡住了一样,那一口是咽不下去,又提不起来,只能里自己愤恨的目光向着龙瀚投过来。
  这家伙,怎么不早说!!!
  ……
  在国教学院没落之后,无疑,天道院已经成了六大院之首,不管是排场还是名气,都和原本的国教学院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边请。”
  在一行人下了马车之后,身着黑色天道院服的学生,很礼貌的给众人指着路。
  在石路的尽头,有一座极大的建筑,大楼处挂着三道长长的灯笼线,大约有数百个,向着四面八方散放着光辉,那是足以容纳数百上千名宾客的大厅。
  此刻,这里已经有数百名年轻的学生就坐了,他们大都是不久前,才通过了大朝试预科考试的优秀学子。
  并非所有学子都是大周的子民,而且,也不尽是青藤六院的人。
  听说,青藤六院的学生,可以直接参加大朝试,连预科都不用参加。
  所以,他们的身份比这些优秀学子,更高出了一截,让得他们坐在这里现得更加的拘谨。
  在那些普通的就坐区外,还用黄花杏木为栅,隔出了数个单独的区域,是给今天的主持者,以及来自青藤六院的学生们的位置。
  国教学院,已经有大概三十年没有人出席了。
  所以,以往的所谓青藤六院,实际上就只有五院。
  但是这一次,布局上较之往年,微微的有了一些变化。
  而那个变化,知道的人都注意到了。
  在青藤诸院的位置旁边,那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角落之处,同样用黄花梨隔出了一片小小的区域,小到只有一张桌子的程度。
  虽然小,但却是和青藤诸院的位置平行的。
  位置代表地位,这是大周的传统。
  青蓝六院,除了广为人所熟知的五大学院之外……
  还有一座叫什么来着?
  直到这时,有人已经想了起来。
  那一座被遗忘了的国教学院,好像离皇宫不远,曾经无比的风光。
  但是现在,却像是消失了一样的存在。
  幔布随着夜风在轻轻的摇曳着,龙瀚一行人,向着宴厅里面跨步而去,按照那名引导学生的指引,走向属于国教学院的位置。
  一时之间,整个楼内响起了议论纷纷。
  并非为此刻进来的一男三女相貌而惊叹,应该说,那四人里面,唯一的男子很平凡。
  虽然不是那种丢进人群里面、就会将他忘了的程度,但总是会让人觉得他没什么了不起的。
  倒是那三个女的长得很漂亮,一个冷傲,一个可爱,一个伶俐。
  就算是最差的那个、看起来跟丫鬟一样的少女,也比起自己院里的什么最美要漂亮。
  但是,在这样的场合里面,会认真看美女的总是在少数。
  他们在意的,是来人的身份。
  从那一行人前进的方向看来,他们应该就是那本该破落到没有一人的国教学院代表同时也身兼全体之人了。
  望向他们的目光里面,有的是惊讶,但更多的是好奇。
  听说,国教学院新来的院长是一位极强大的人,甚至能和圣后相抗衡。
  也有传言,那人不过是一个不自量力之辈,是圣后娘娘不想跟他计教。
  更有传言,这位就是当初乘龙行空的那位强者,但现在看来,怎么可能。
  那样的强者,应该不会长这个样子才对。
  虽然他们都没有亲眼见过那种等级的强者。
  但是,在他们的心目上,那种可以乘龙而行的高人,一定是更加的威严,更加的神秘,更加的让人不敢直视。
  哪里如眼前所见这般随和的!
  在场数百的目光之下,龙瀚一脸的随意。
  他跟身边的小黑龙说着些什么,而她像是有些不开心的样子,正闹着别扭,但却又听着他的话没有发作,乖乖的跟在他的身边。
  倒是落落一脸的开心,面上带着让人喜欢的微笑,正在龙瀚的身边,不时的拉着他的衣袖,指着一个地方说着些什么。
  而被她所指之处的人,总是有些心虚的眼神别开,但也同样有些人面红耳赤,带着几分激动的看着她。
  再怎么说,落落虽然不是那种妖魅的少女,但也是一位绝世可爱的女孩,喜欢着她这样类型的人被她看到,难免会血液加速。
  当然,比起落落的乖巧可爱,小黑龙朱砂的冷傲、还有那一分神秘的魅艳,更加的吸引人的目的,同样也让人更不敢直视。
  不过,要是让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位冷艳的少女,是一头龙皇至尊……玄霜巨~龙的话,恐怕,那些人会吓得从这个代表着学子的莹耀之地的青藤之宴上逃走吧。
  “落落,你看,有个人在看着你呢。”
  向着自己的位置而去的时候,龙瀚对落落笑道。
  “先生,落落生得这么好看,看落落的人多了去了,嗯,看朱砂姐姐的人也不少……还有人在看霜儿呢,不过,先生,看你的女学生也不少呢,你看那边……”
  “……”
  面对落落的话,朱砂只是给了那些看着这边的人,一个大大的白眼。
  虽然她并没有释放出半点气息,但是那莫名出现的绝对寒意,还是让得那些看着这边的人,将脖子猛然往回一缩。
  好在霜儿也不会怯了场,虽然她只是丫鬟出身,但她可是那只凤凰的丫鬟。
  从小在凤窝里面长大的她,自有一般与那些为了这个场面而心血浮动的人不同的气质,保持镇定至少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