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3章


小说:西游三千界  作者:赤练子
  “不过你们放心,周园的规则没有被破坏只是被一些魔族的小老鼠里什么不知道的方法干扰了百之后,园门肯定会重新开启的……”
  干扰一个世界的规则,哪怕只是小世界也无比的困难,就算是龙瀚也没有干扰世界规则的能力,他只是靠着强大的力量打破规则,看来,那搞事的人肯定对周园相当的了解。
  有数百名人类修者进入周园,想搞事的,当然是人类最大的敌人,也就是魔族。
  虽然碍于龙瀚的威势,这四人现在没有说什么,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了,在龙瀚走后,他们有很大可能会分道龙镖,但是那就不关龙瀚的事了。
  他只是好心的提醒他们一下,愿不愿意听,是他们的事。
  周园做为一个小世界,不仅有阳光雨雾,同样也有山川河流,飞鸟走兽……
  当然,这些大部分都是当初周独夫费力搬进来了,就像是龙瀚当初布置幻暝界一样。
  这里的太阳,也不过是世界规则形成的光源,并不是真实存在的物质,如果想要飞上天去看看太阳,只会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里是一片园林,依山而建,相传是周独夫人到中年,喜静而建,名为胜山林语。
  当然,龙瀚不知道这些,只是看着这里的景像,暗自然叹周独夫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并非外界传言的战斗狂人。
  虽然圣人们通幽境到周园里面来寻宝,但是为了表示对已逝强者的尊者,这里面除了法宝以外的东西,都是不可以随便乱动的。
  所以,这里面的景像也被保存得相当好。
  说是寻宝,但是周园又不会天然产宝,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周独夫搬进来的,哪里有这么多东西好寻。
  早就在之前的数百年被人翻捡一空了,后来的修行者,连捡漏的机会都不大。
  正如龙瀚所说的那样,进周园最大的好处还是在于厉炼。
  山间鸟语清脆,如乐曲般欢快,勾檐斗角,红墙青瓦,相当的清幽和高贵。
  只是,这片园林深处的某个房间内,此刻却有一股向腥之与将清幽和贵气冲散了,剩下的唯有不安。
  十余名修行之人围着场间,面色很是难看。
  一名修行者倒在地上,肚子被长剑贯穿,向水直流,肠子都被挤了出来,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而他右握着的灰线引,却已燃得只剩灰烬。
  另一名修行者面色苍白,不停辩解着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我那一招最多只是让他受伤,可没想到他居然连剑都没有抬起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的灰线引也帮他烧了,没用啊……”
  那名受伤的修行者眼看就要死去,围在周围的人面色也越来越难看。
  他们感到了强烈的不安,为什么灰线会失去效果?
  难道,他们就尽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人死去?
  便在这时,有数名着白色祭服的女子来到了畔山林语,园内顿时响起惊喜的呼声,还有请安声。
  这些白色服的女子,都是青曜十三司的人,专职治病救人。
  就算在这周园内夺宝,如果没有必要,也没有人敢得罪她们,只会对她们毕恭毕敬。
  因为没人敢保证他不会受伤,受了伤之后,总是要治的。
  而她们的到来,也给那受伤之人带来了一线生机。
  有一名女子并未急着进屋,她站在廊桥所在,望向那远处渐渐坠下的太阳,默然片刻,大概是发现了什么。
  夕去的阳光落在少女的脸上,那清秀却算不上如何美丽的容颜,好似变得明媚了几分。
  “师姐,那人受伤太重……”
  就在这时,一名青曜十三司的白衣少女急急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少女点了点头,示意她很快就来。
  那名青曜十三司的少女回到屋内,将那伤者的同门还有其余的人都赶了出去。
  虽然有人反对,但是他们也拿伤者没有办法,只能听话的外面等着。
  直到这个时候,那名少女才走进屋中,两名青曜十三司的少女,正在给伤者续命。
  但是,他伤得太重了,寻常的救治手段,对他已经很难再起作用了。
  所以,不管她们如何施法,那人的伤口还是血流不止。
  见少女到来,青曜十三司的少女们都松了一口气,将位置让出来。
  只见少女走到伤者面前,仔细看了看伤势之后,方才举起右手停在伤者腹部上空。
  一道淡淡的青光从她掌心落了下来,仿佛轻柔的流水一般,不停的施加在伤者上,让他鲜血直流的伤口,停止了流血。
  接着,少女好像变幻了法诀,光束变了颜色,原本让人心生愉悦的清新之青,变做圣洁的白。
  原本在伤者腹部恐怖的伤口,竟在这白光之下,以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愈合了起来。
  “周园……好像出了问题,我怀周园之门已经关闭,稍后你们让修行者里速彦最快的人去园门看看……
  那名少女站起来,对边众女道:“我走后,你们可点燃两道烟花,将附近的人引来,告诉他们况……
  烟花,是圣女峰还有青曜十三司的人,在战场上传递讯号的手段,对修行者和人类大军来说,这两道烟花,便是获得救命生机的希望,虽然现在是周园里,大家都算是敌人,但是若是有人受伤了出不去,肯定会想办法来这里的。
  “还用去看了,周园的门确实已经关闭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男子的声音,“方便进来了吗?“
  “请进吧……”
  少女皱了皱眉头,不知怎么的,听着这男子的声音,她的心头,仿佛升起了一缕的厌恶。
  门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位着蓝白道袍的男子。
  在他后,那些修行者大概是想要制止他,但是,却又不知怎么没有成功,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个男人,少女有些印象,是之前在她进园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看、让她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