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时间是很神奇的东西


小说:星际之宝妈威武  作者:萌家冉滢
  星际之宝妈威武正文卷第752章时间是很神奇的东西白子月觉得自家婆婆说得不对,她们可是女机甲兵,铁血战士,哪里会将时间浪费在化妆打扮上。
  可当她站在衣柜前时,立刻被难倒了,“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呢?连衣裙,还是休闲套装?”
  哎呀,衣服太多,都挑花眼了。
  所以说,干嘛要买这么多漂亮衣服,这不是为难自己嘛!
  想着要带孩子,最终选择了件黑色雪纺连衣长裙,显得成熟稳重,很可靠的样子。
  换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擦护肤品,目光触及都没用上几次的化妆品,便犹豫了,“要不要化个淡妆呢?”
  这么贵的东西,不用也太浪费了。
  一咬牙,一跺脚,化吧,反正是九点半朋友,时间绰绰有余。
  等化完妆,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白子月匆匆换上凉鞋,背上装饰用的小背包,哒哒哒下楼找儿子,“乖乖好了没,我要出门了哦~”
  “早就好了,”顾小包子皱着小眉头道,“妈妈,我等了三十八分钟,你不是说换衣服很快嘛?”
  白子月望天花板,避重就轻道,“衣服多,又没人帮我挑选,就多耽搁了点时间。”
  顾小包子忍不住谴责道,“衣服够穿就好,买那么多干什么,妈妈你太败家了!”
  白子月磨牙,“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
  “不行,妈妈不是说过小朋友要诚实,不能撒谎嘛!”顾小包子大义凛然的表示,“你就是训斥我,我也不会说假话的。”
  “哦,那我还是自己去聚会叭~”
  “不行,你答应了要带我去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我改主意了。”
  “不能改!你要是这样我就不喜欢你了!”
  顾小包子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再聪明也只是个四岁多的小豆丁,小心灵脆弱得很,见情况不对就想到了哭。
  君璐顿时心疼了,一把将孙子拉到身边来,“乖乖,咱们不哭,妈妈逗你玩呢,不哭哦~”
  “真的?”顾小包子期盼的问。
  “当然是真的,”君璐说,“不信你问问妈妈。”
  顾小包子看向自家妈妈,小胖脸上满是期待,“妈妈,你没有改变主意的,对么?”
  “对,”白子月颔首,“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乖乖要不要给阿姨们带点礼物?”
  顾小包子想了想,“带吧,可是我不知道要带什么?”
  “这个简单!”白子月打了个响指,“你不是总让奶奶给你买爱吃的巧克力、饼干什么的,可又吃不了太多,干脆拿去分享给大家叭~”
  没有网络的新兵营,哪怕个人账户里有钱都花不了,好不容易恢复了半天信号,又忙着跟亲朋好友们联系,根本没多少逛街的时间。
  最重要的是,新兵营是不允许私自收发快递的,想买什么得向教官报备后才能买,收件人还得填xx教官转xx收。
  说白了就是方便检查快递里头装的是什么,避免出现危险物品。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的零食严重不足,若是胖小子带着很多零食去分享,估计会受到热烈的欢迎。
  白子月的猜测是对的,当胖小子打开自己的小行李箱豪气的宣布‘随便吃’后,姑娘们都沸腾了。
  “太好了,我都很久没吃过薯条了。”
  顾小包子:我也喜欢吃,可惜妈妈不让多吃。
  “嗷~是蛋黄莲蓉月饼,我最喜欢吃的蛋黄月饼,我一定要吃十个八个的。”
  顾小包子:抱歉,本来就没买多少,得大家分着吃。
  一阵叽叽喳喳声过后,大家都拿到了满意的零食,围着胖豆丁夸个不停。
  “乖乖你真帅气,谢谢你的辣条昂~”
  “可爱的乖乖,还有没有酒心巧克力?我就抢到一颗,吃不过瘾呐~”
  顾小包子捂住了耳朵,“好吵,听不清楚啦!”
  弱小,无助又可怜~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聪明伶俐的顾凌云也被吓到了,躲到妈妈身后不肯出来了。
  白子月忍不住想笑,“儿砸,你的勇气呢?”
  “被吓跑了,”顾小包子觉得,“太热情也不一定是好事。”
  早知如此,他就不带零食过来了。
  “咳咳,”白子月假模假式的清了清嗓子,“姑娘们,注意矜持呀,要是吓坏了我儿子,咱们擂台见。”
  众队友,“……”这是威胁叭?一定是的。
  白子月的警告一出,众队友瞬间安静如鸡,几秒后又恢复了常态,却再也没有主动找顾小包子说话。
  罗丽终于挤了过来,边擦着额上的汗珠子边道,“她们也太夸张了吧,又不是吃不起零食。”
  等到明天搬离新兵营了,爱吃什么就买什么,何至于夸张到这等地步。
  “你没发现么?”白子月诧异了,“抢零食的多是考核没有通过,需要留在新兵营进行二次特训的姑娘。”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嘛!”
  馋成这样,跟几百年没吃过零食般,狼狈得不行。
  顾小包子怯怯的探出脑袋,“妈妈,你那里还有我带来的零食,也拿出来分了叭。”
  连零食都没得吃,真够可怜的。
  “嗯嗯,确实很可怜,”白子月点头表示赞同,不过,“零食吃多了不好,待会该吃不下午餐了,乖乖你可不能犯同样的错呀。”
  顾小包子用力的点头,“我记住了,肯定不会这样。”
  其实叭,胖小子原本也想吃几个红豆卷和苹果派的,可惜他手太短,挤不到桌子旁边,也就没吃上。
  现在想想,没吃到也是好事呢!
  “定的是几点上菜?”白子月问。
  罗丽捧着脸想了会,“好像是十一点半,我们排在第一个呢。”
  聚餐其实是教官们提出的,就在食堂三楼的包间里,舰队免费提供一天,同期所有队伍都能参加,不分男女。
  白子月上楼的时候还在电梯里遇上了周兴和蒋羽末,两人很幸运的分到一个队里,基本上是形影不离的,见到她还互相打了招呼。
  时间是很神奇的东西,能让很多东西渐渐褪色变淡,比如友谊。
  虽然还是朋友,可因为不经常联系,她们之间的话题已经少了很多,见面除了打招呼以外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这有啥,”罗丽很淡定,“等离开了新兵营就好,到时候有更多的时间跟他们叙旧,修复友谊。”
  白子月怅然,“也只有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