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春节团圆宴


小说:偶像派演员  作者:飘雨的飞絮
  168
  白素素犯迷糊的事情,萧潇第二天才从梁苗苗那里得知,同样开心之后,萧潇就开始为即将到来的依靠做最后的准备。
  大家都在忙,萧潇每天的生活反而规律了起来,对于她而言,这种规律的生活同样很累,幸好,依靠快来了。
  2月16日,农历除夕。
  今天是一年一度家家团圆的日子,新年,大家都会包饺子,寓意团员,在这方面,萧潇也不例外,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吃过团圆饭了,前世的记忆又在脑海,她想忘却,却不能忘却,她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能重蹈覆辙,走上毁灭之路。
  今年萧家的春节是在帝都,家里两个孩子都这么出息,作为父母自然感觉荣耀,而且,两个孩子在帝都买了房子,虽然,贷款很多,但是,对于家人而言,这并不困难。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照顾郑梦,郑梦如今成为了萧家的儿媳妇,还怀有身孕,怀孕的女人最大,家人自然妥协,今年的春节就在帝都。
  萧潇和郑梦的房子住在同一单元,同一楼的两户,这一层就是两户型,而她们的楼上实际上还有两间阁楼,因为是复式楼层,所以,楼上的建筑面积不够一层,所以,在楼上延续了两米,做成了两间阁楼,不过,这两间阁楼并没有出售,因为没有人会选择这种房子进行居住,这楼上的部分前不久被郑梦买了下来,供给自家使用,如此一来,整个楼上就都成了萧家的地盘,为此,通往楼梯间的门已经被郑梦联系物业,换成了私人锁具,而电梯中,郑梦更是让物业改成了指纹密码,为家人的安全尽心尽力,如今她们的住处可以说是多充保护,小区保全,楼下的管理,电梯的密码,楼道的锁将军,还有她们各自的房门,再搭配上监控,也算是完全保护,安全值得信赖。
  萧爸爸和萧妈妈在这边生活的很悠闲,每天醒来之后,就会去两栋阁楼去收拾东西,一间阁楼被郑梦用来养花,陶冶情操,另外一个则用来作为一个储藏室使用。
  一大早,萧潇就被老妈拽起来,开始帮忙收拾房间,然后,就是张贴对联,总是很忙,但是,却也很充实,待在家人身边,感觉真的很畅快。
  “老妈,待会我去工作是一趟,中午等我回来吃饭奥。”萧潇一遍收拾东西,一遍对老妈说道。
  “知道了,路上小心,不过,工作室不是已经休假了?你去工作室做什么?”萧妈妈疑惑的问道。
  “我去拿剧本,昨天素素姐刚刚收到一个剧本,她打印出来放在工作室,她忘记了,我正好过去拿过来,顺便接她过来用餐。”萧潇给自己系上围巾,然后,武装自己准备出门。
  “对,素素今年不回家,你赶紧叫她过来,带孩子也不容易,今年就在我们家过年。”萧妈妈忽然想起这件事,催促女儿赶紧出门。
  “知道了妈妈,今年你就大展身手,我们可都很期待奥。”萧潇笑盈盈的点点头,然后,拎包出门。
  “对了,你哥什么时候到家?”萧妈妈忽然想起儿子,赶紧问道。
  “这个你去问我嫂子不是更合适,我怎么知道我哥哥什么时候回家?”萧潇甜甜一笑,然后,冲两人招招手,关门下楼。
  帝都的冬季很是干冷,萧潇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蜷缩着身子走向路边,准备打车去往公司。
  站在路边等车,萧潇觉得自己应该买辆车,私人使用,可惜,她年龄不够,还不能考驾照,想到年龄,萧潇有些沮丧,自己现在很是烦恼,年龄小,在工作中好处多多,可是,也有很多不便,比如证件问题。
  萧潇感慨万分,伸手拦了一辆空车,然后,上车说了地址,看向窗外。
  这也许是艺考前最后的了,正月十六,自己就要倒计时,进行最后的冲刺,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更忙。
  去参加节目,为高考做准备,然后,还需要为高考之后进组做准备,可能是萧潇第一部电视剧,她马虎不得。
  萧潇很清楚这部作品的质量和影响力,期望能够收获更多。
  ……
  中午,萧家很是热闹,苏妈妈和萧潇在厨房里忙活,客厅中,苏爸爸照看着白素素的孩子,而郑梦和白素素正在闲聊,本来白素素想去厨房帮忙,结果,被萧妈妈劝住,让她陪着郑梦聊天,萧潇则被拉去了厨房。
  萧潇其实很想偷懒,可惜,老妈对她太了解了,在节目中,萧潇在厨艺上的表现让萧妈妈根本无法忽视,于是,只能被拉去当壮丁。
  萧潇的不情愿自然是装的,和母亲撒娇而已,到了厨房,就占据了大厨的位置,然后,就开始收拾午餐。
  今天的菜肴,萧潇早就心中有谱,自己曾经在中烹饪了各种美食,今天她就是重复当时的菜谱,选择了十二道精致菜品,然后,开始制作。
  萧潇在烹饪的期间,白素素来到了厨房,看到萧潇烹饪,宛若一副画卷,经纪人的本能让她拿起手机开始录制萧潇烹饪的画面。
  很快,萧潇烹饪的视频就被上传到围脖上,很快就得到了无数的回复,萧潇的粉丝彻底沸腾起来。
  本来就是即将吃饭的时候,萧潇这波毒让大家胃口大开,同样,也很是遭受折磨,毕竟,不是所有人的菜肴都能够比得上萧潇的这顿大餐。
  尤其是当最后菜品摆上桌的时候,十二道精致的摆盘的画面更是让大家惊叹不已,谁也没想到萧潇的厨艺居然这么好,让大家叹为观止。
  网络上的热闹,萧潇全然不知,此时她正在厨房精心烹饪最后一道汤,这道汤本来就已经熬了两个小时,如今也已经接近尾声。
  菜虽然好了,可是,家里最重要的一员却还没有回来,萧潇不时的看表,很担心在汤完成之前,哥哥还没有回来,那么,他恐怕就要被家人埋怨了。
  等待,是一种折磨,就宛若萧潇此刻复杂的心情,扎耳挠腮,情绪无法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