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倾诉


小说:偶像派演员  作者:飘雨的飞絮
  228
  萧潇面试只是走个过场,根本没有难度,对于萧潇如今的演技,这种小面试根本毫无压力,她只是借口回到宿舍,外面的气氛太浓烈,她有些招架不住,也许是因为只有她一个小孩子,她多少有些不适应那种大人们聚会的场合,当然,不适应的是别人,不是她,对于这个中年心态萝莉身的萧潇而言,还没有事情能够让她打怵。
  只是,前面的气氛一团和气,郑嬷嬷的注意力本来应该放在柳涛身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那边,郑嬷嬷拉住自己说话,这在大多数人眼中,这也许只是合了眼缘,可是,萧潇却清楚自己和郑嬷嬷绝对没有太多的交际,骤然这么热情,让她很是惶恐,让她新生敬而远之的想法,所以,萧潇不敢过多的在她那边停留,此外,今天柳涛和王猛才是主角,郑嬷嬷是为了柳涛而来,一直拉着自己,这算怎么回事,让自己喧宾夺主,她不傻,既然无法劝说,只能自己退避三舍,避开今天的场合。
  甚至,萧潇已经联系了崔苗苗,示意她联系节目组,提前半天离开,也就是说,明天中午的时候,萧潇就会离开。
  这也是应当的事情,萧潇本来就三天档期,结果路上就花费了一天,而明天如果还不走,那么,萧潇就会多用一天的档期,路途的消耗,节目组不会管,那么,萧潇自然要为自己争取更多拍戏的时间。
  幸好,节目组临时接受了柳涛的想法,让萧潇一个人管理客栈一天,如此一来,萧潇就有足够的资本为自己争取提前结束工作的筹码,当时萧潇顺从了,而现在就是利用这些筹码的时候,为自己争取尽快离开的机会。
  萧潇抱着放松的态度而来,并没有因为这档节目会火,从而有任何蹭热度的想法,这种节目,萧潇真的把握不住脉络,不知道何处该发挥,何处该低调,甚至不懂节目到底是温情路线,还是爱情路线,节目组一对夫妻,一对情侣,还有一个也是拥有女朋友的男明星,她在这里恐怕和吴越一样,真的是很尴尬,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尽早离开,也能够松口气。
  小小的要求很快得到了梁苗苗的执行,梁苗苗并非助理这么简单,她原本就是萧潇曾经预备下来的经纪人,只不过,没有经纪人执照才退而求其次,跟着萧潇做助理,但是,她的能力丝毫不弱,也是萧潇跟在身边的执行经纪人,很多现场的事情,因为白素素不在身边,都是由她进行沟通和协调。
  节目组自然不希望萧潇离开,萧潇今天的表现在节目组看来很有新意,同样也很会做节目,这种好资源她闷闷不想放弃,可是,不放弃也不行,因为萧潇昨天你的让步,大家都知道真的很刁难她了,别看萧潇今天没做多少工作,但是,那是镜头前,昨晚萧潇为了菜单的忙碌,今天打扫卫生,一日三餐的准备等等,随处都可以看到萧潇的用心。
  经过一番交涉,节目组终于放行,不过,却也给萧潇出了一个难题,萧潇的才华并非秘密,节目组希望萧潇能够为节目写一首主题曲。
  这个要求,梁苗苗无法替萧潇做主,只能认真的传达给萧潇,让萧潇自己做决定。
  对于这个问题,萧潇询问了节目上映的时间,有些犹豫,这档节目居然会在1月份上映,这在萧潇看来有些太紧张了,她的行程很满,时间恐怕不够,不过,想要尽快回去拍戏,自然要做出一些牺牲,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让梁苗苗记下要求之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该打包的打包,该洗的衣服直接拿到洗衣房去洗,总之,一切打理好,为了尽快离开,萧潇没有浪费明天的时间。
  萧潇待在洗衣房洗漱自己的衣服,看到那边堆积在一起的床上用品,忍不住用另外的洗衣机进行清洗,这样一来,她就有理由待在这里。
  “萧潇,你在这里啊~!前面开始热闹起来了,大家开始唱歌了,你这位专业歌手不过去看看?”晴子走进洗衣房,看到倚靠在窗边眺望湖水的萧潇,轻声问道。
  “晴子姐姐,你觉得你快乐吗?”萧潇突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晴子走到窗边,扶住窗台歪头问道,不懂萧潇突然会说出这种话。
  “我看到你和黄皓吵架的画面了,而且,我听吴越说过你们两人在这里大半个月,几乎每天都吵,他们都以为是家常便饭了,我不知道这是你们之间增进感情的方式,还是来到这里产生了分歧,总觉得有些不和谐,当然,我并没有说你们不般配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累,如果我未来的另一半也这样折腾我,我直接把他甩了。”萧潇早就忍不住想要问了,只不过没有时间。
  “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得到一个疼自己的人很不容易,娱乐圈的爱情更是宛若走在冰面上,一不小心,就会受到伤害,萧潇,你还小,看待事情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绝对不会允许出现灰色的第三种选择,当然,你这样做自然很帅气,可是,这样也会更容易受伤,你以后就会懂了,很多时候,你需要忍让,包容,甚至是妥协。”晴子沉重的说道。
  “这就是长大付出的代价,还是进入娱乐圈之后思想的选择?可是这样太累了,我不喜欢,哪怕以后我单身万岁,也不会委屈自己。”萧潇认真的说道。
  “希望你以后也能如此坚决,不说这些了,我刚才回宿舍,看到你的行李都已经打包好了,这是准备离开了,对这里就这么没有留恋吗?难道是因为今天的工作太累了?”晴子询问道,回到房间就觉得萧潇的东西太规整了,行李箱也都打包好了,这是明显要走的架势,还有一天的时间,这种动作明显是有了变故。
  “不是不留恋,而是拖不起,姐姐来的时候应该知道这里到帝都的距离需要花费14个小时以上,姐姐觉得这么长时间,我只有三天假期如何分配?”萧潇自然不会说出实话,而是开始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