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丰盛晚宴


小说:偶像派演员  作者:飘雨的飞絮
  知道自己带的衣服出了问题,萧潇很是苦恼,只能借助节目组联系梁苗苗,让她帮自己去买些衣服,幸好,自己代言的品牌并非高档品牌,不然,萧潇一定恼怒。
  艺人很多时候,在享受便利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诸多不便,就像此时,虽然,可以随便去选择衣服,但是,公共场合,你只能穿代言产品,因为这是你的责任。
  当然,萧潇只有在大家休息的时候才会露出烦恼的表情,不过,还是受到了服装的影响,毕竟,只有一套换洗的衣服,萧潇劳作的时候就有些拘束,害怕沾染上一些草色,那样的话,拍摄的效果就有了很大的问题。
  萧潇自然希望在最后一期节目中有上佳表现,只不过,劳作的时候,不好太好表现,所以,萧潇在谈话的时候,则自然会有一些小聪慧。
  桌边,大家正在聊天,萧潇在一旁发呆,就在这时,何炯突然发现了今天萧潇太安静,对她来说:“萧潇,你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么安静。”
  “何老师,我这是在发愁呢,今天我这么安静,就是担心我今天这身白裙子是否能够传到明天。”萧潇苦笑,解释了原由,反正,大家是闲聊,至于是否被拍摄,萧潇倒是不在意,就算是被爆料,也没有什么,这不是黑料,萧潇也不太在意这些马虎的细节问题。
  “对,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很少穿白裙子,来到这边之后,更是很少穿这种华丽的衣服。”黄雷点点头,他也发现了徒弟今天的异样。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也没想到我带来的衣服居然都是这种,根本不是我来上节目的穿着,只能说一切都是马虎啊~!”萧潇苦笑。
  何炯顿时来了兴致,看着萧潇问道:“说说看,我现在突然感觉似乎有大料要出现。”
  “何老师,我都愁死了,你还幸灾乐祸。”萧潇嘟嘟嘴,没想到何老师居然落井下石。
  “我也想听听你这个丫头到底发生了什么?”黄雷问道。
  “其实,很简单了,老师也知道,我这几个月几乎都是空中飞人,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节目组,所以,我每次回去为了能多一些时间休息,所以,我家里有六个行李箱,被分成了三组,我每次回去,把换洗的行李箱放下,然后,走的时候带着准备好的行李箱直接走,而这一次,很不巧,我拿错了行李箱,三套衣服中,只有一套可以穿,就是这套白裙子,所以,我从外面回来之后,就换了这一套,很担心不小心弄脏。”萧潇很坦诚的说出了现在的困境。
  萧潇把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当做家人,在家人面前,她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没有关系,大不了我借你衣服穿好了,我的衣服,你应该能够穿。”何炯说道。
  “穿的了吗?萧潇168呢~!”黄雷笑呵呵的说道。
  何炯瞪着黄雷,对于这种嘲讽,有些无奈,翻了个白眼对萧潇说道:“没关系,我的T恤都是大号的,现在流行这种,所以,你能够穿的起来,不过,短裤什么的,你需要自己去想办法。”
  “有T恤就够了,那我先谢谢何老师了。”萧潇感激地道谢。
  “不是三套衣服吗?另外两套是什么?”彭彭不解的问道,明明有三套衣服,为什么会没有穿呢。
  “另外两套都有logo,遮不住,不能穿啊~!”萧潇低声解释了一下。
  彭彭恍然大悟,也知道自己问了不合时宜。
  萧潇对此倒是并不在意,大家都很随意,节目组也很照顾,这种事情不会播出去,而且,彭彭也只是好奇,并非是刁难,拆台。
  有了何炯的保证,萧潇轻松了很多,不过,还是期望梁苗苗能够给自己带回来一些女妆,反正,她们在自己拍摄的时候,很悠闲,既然如此,那么,就表现一下好了,给她们找点事情做。
  转眼之间,已经临近傍晚,今天最后一组嘉宾,萧潇也并不陌生,20年前红极一时的《武林外传》中的演员,老白,姚晨,燕妮,以及吕轻侯。
  这四位,姚晨是萧潇的师姐,同样,两人也有过合作,并且,姚晨还给萧潇介绍了《龍门镖局》,老白和吕轻侯也在那部作品中有短暂的合作,都是很不错的前辈,而只有燕妮,两人没有任何接触。
  “哇,今天这是喜剧专场吗?喜剧演员出身的各位,和我们综艺节目的主持本质上可都是一家人。”何炯笑呵呵的张罗道。
  “不一样,我们是演员,这里是你们的主场,我们是客人。”老白张口就来,这位上综艺节目各种被坑的盗圣如今可是很谨慎,不想被套路。
  萧潇忍不住笑了下,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看过老白上的综艺节目,完全就是被坑的老实人,尤其是在《能量挑战》中,被黄波,孙红雷,黄雷等人联手欺负,哪一期节目完全就是嘉宾被虐记,这种情况绝对是头一份。
  不然,老白也不会被观众评为最心疼的人。
  老白一开口,黄雷就笑了起来,他是当事人,自然明白老白为何这样说。
  “放心吧~!这里不是挑战,这里是《向往的生活》,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会出现问题,至少在我们这里,没有人会刁难你,也没有任务可做,你只是客人,大家聚一聚,聊一聊。”黄雷宽慰道。
  “那就好。”老白吐了口气。
  “看来,这么多年,我给予创伤的人还不止娜娜一个啊~!”黄雷笑呵呵的对何炯讲道。
  何炯自然想到了第一季的时候,谢娜来的时候,发生的故事,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是当然,老师,不说远的,就是我们,也都受了很多的创伤呢。”萧潇嘟嘟嘴,同样苦恼的说道。
  “你确定你要这样说,别怪我没提醒你奥。”何炯听见萧潇的话,忍不住吐槽道。
  “没关系,今天就是吐槽大会,我们来说一说,这些年,被黄老师伤害的人。”老白听见萧潇的话,顿时插手,准备同仇敌忾的对抗黄雷。
  “我没有那么糟糕吧~!别的不说,能够收到我批评的可没有多少人。”黄雷无语,看着两人,总觉得他们对自己又很大的误解。
  “黄老师的确没有伤害人,但是,总是刺伤人。”何炯补刀。
  “行了,别闹了,你们有这个时间,过来坐会,对了,萧潇,你看看你若姐好一点了吗?如果好的话,就让她出来,家里来客人了。”黄雷对萧潇说道。
  “恩,我这就去看看。”萧潇点点头,然后,跑进房子。
  一会之后,萧潇陪同秦般若走出来,和大家见面。
  燕妮看着秦般若一脸苍白,女人的柔和让她关心的询问秦般若的状况。
  “没事,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没有大碍,已经看过医生了,所以,今天只能休息,做不了家务了,所以,今天就麻烦大家了,我今天要当病西施。”秦般若勉强笑了下,冲燕妮说道。
  燕妮说道:“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根本用不着你做家务,安心等着吃就好。”
  “对了,大家赶紧研究一下晚上我们吃什么?”萧潇兴致勃勃的问道。
  “最后一期了,我们有什么吃什么好了,反正,明天,我们把最后的钱都一起花掉,就彻底结束了,明天最后的宴席简单,就是饺子宴,那么,今晚我们可以大吃一顿,若若,我们的家底是你管的,那么,你看看我们可以动用的资产有多少,我们在研究一下今晚的菜单。”黄雷问道,作为大家长,自然有这个决策权。
  “我们的家底,我这里只有钱,大概680块。物资方面要问何老师。”秦般若回答道,然后,看向何炯。
  “我这里更简单了,家里最多的就是蔬菜了,菜地里有的是,肉类的话,家里好像还有一块猪肉,一块牛肉,是我们存放在节目组那里,除了这些的话,鱼类,早上,吴峰和彭彭两人已经拿回来两条鱼,以及一盆虾,材料很充足,我觉得你就算是弄一桌酒席也已经足够了,就看你们想做什么了。”何炯说道,家里的食材很多,蔬菜更是齐全,甚至除了蔬菜,还有早些时候制作的梅干菜等等,江南地区的食材多于北方,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既然这样,那么,菜就简单了,梅干菜扣肉,虾爬牛排,额,这样,我们再来一道复杂的菜,佛跳墙,如何?”黄雷想了想,忍不住提出了一个他记忆犹新的一道菜。
  “额,真的是佛跳墙?”何炯诧异的问道
  “恩,就是佛跳墙。”黄雷点点头,决定就做这道菜。
  “哇,你们的面子太大了,要知道这道菜黄老师只有在第一季的时候做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了,你们今天居然能够享受到这个待遇,哇,今天我有口福了。”何炯开心的喊道
  “看来的确如此,那这样,我再添道菜,东北乱炖。”
  “那我就来条鱼好了,红烧鲤鱼,应该有鲤鱼吧~!”吕轻侯凑热闹道。
  “主食交给我们吧~!扬州炒饭,外加葱花饼如何?”燕妮讲道
  “今天的菜都很硬啊~!既然如此,萧潇,你难道不露一手,作为家里的厨娘,广西厨娘今天休息,你这位东北厨娘总不能不露一手,这可是最后一期。”何炯看向萧潇。
  “好吧~~!那我就做我最拿手的梅兰竹菊四君子好了。”萧潇也不推辞,既然大家要打造盛宴,她没有理由推辞。
  “四君子,还有这道菜吗?”老白疑惑的问道,作为吃货,他还真的没有听过这道菜。
  “这是萧潇独门秘籍,这也不是一道菜,而是四道菜,傲雪梅花酥,清流嫩竹笋,菊花羹,以及茶香排骨。”何炯介绍道。
  “等等,怎么最后一道菜是茶,而不是兰啊~!”吕轻侯不解的问道。
  “因为兰花只能品看,不能入菜,至少我还没有学会,所以,选择了同样优雅的东西,茶,作为传统文化中最显著的事物,茶,绝对很重要,所以,我学了这道菜来代替兰,今天你们有口福了,本来,我刚刚收到蓉姐姐邮寄给我的新鲜的普洱茶,刚刚采摘经过少量的工序,所以,我们今天可以吃到最新鲜的菜。”萧潇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动起来吧~!”黄雷看见大家没有意见,拍拍手,宣布行动。
  人多力量大,此时彰显无疑,此时,萧潇带着彭彭,两人开始为自己的菜而进行准备,空间大,人多,菜多,自然,要分组行事,在这方面,萧潇很有经验,很快就完成了自己四道菜的准备,然后,就开始处理食材。
  三两次的功夫,萧潇就完成了准备,看了看大家的进度,发现大家还要好一会,尤其是黄雷,佛跳墙这道菜的准备功夫更加繁琐,食材多也就算了,每一样都需要处理。
  “老师,我先去做菜了,我的比较简单。”和黄雷打了声招呼之后,萧潇就使用炉具,率先进行烹饪。
  “居然提供了炉灶,哇,节目组终于开恩了,我们这一季真的是为难啊~!”彭彭看到崭新的现代化的炉具,很是激动。
  “嘻嘻,的确开恩了,这都最后一期了,如果在不给我们炉灶,我们可能得晚上九点多才能吃饭。”萧潇微微一笑,随口吐槽了一下。
  “所以,你想说什么?”彭彭看着萧潇问道。。
  “我想说的是,我们那么晚吃饭,到时候,工作人员看见恐怕也会饿的,哪会影响大家,出于保护大家,所以,才让我们使用炉具,不然,我们可能还没有这种待遇”萧潇解释道。
  听完萧潇的解释,一时间,彭彭感觉自己彻底邪恶了,完全被萧潇带偏了,看着节目组,总觉得大家似乎真的和萧潇说的那样,明显就是为了她们自己,而和自己无关。
  “这也太邪恶了吧~!”彭彭忍不住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