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惊心


小说:自是白衣卿相  作者:LM冰彬
  绍兴二十年,正月,临安,初雪。
  秦清给父亲秦桧按摩着肩膀:“爹,女儿想出门,逛逛嘛”!
  秦桧:“不行,外面太危险了”。
  秦清:“可是今天是上元节啊,大家都出门看灯会,我为什么不行”!
  “因为你是我秦桧的女儿,所以不行”!
  “爹自己坏事做尽,出门当然会被人刺啊,我出门别人又不认识我,何况我又不是爹亲生的,只是个养女”。
  “你”。秦桧听到女儿秦清真没说米十分生气,手一挥,便把放在坐在上的茶碗给摔碎了,吓了秦清一跳,秦清也很生气的转身离开了。
  夜,院子内。
  秦清站在走廊上,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
  秦枫梧:“妹妹若是想出门,二哥哥到时有个办法”。
  原来秦枫梧带着她从后院爬墙出去了。
  “二哥哥,真有你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说着就听到肚子姑姑在想的声音。
  “妹妹是还没吃晚膳吗,那不如我请你吃点东西,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虽然临安不比东京”。。
  天飘着雪,雪花落在了秦清的头发上。
  远处传来,歌声:“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寒江,船上。
  秦清和秦枫梧吃着暖炉。
  秦枫梧问道“妹妹可知这首蝶恋花的故事”
  秦清摇摇头,秦枫梧解释道:“这个是前朝柳永的词,虽然别人不太理解他,但是他还是有很多人喜欢他,理解他的,这是他写给他喜欢的人的,所谓蝶恋花,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庄周不知道是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还是蝴蝶原本就是他,蝴蝶爱恋着花,却不知道花是否也像蝴蝶一样”。
  秦清红着脸,低着头,道:“二哥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秦枫梧:“三妹,我喜欢你,你是秦府里最于众不同的一个,只有你敢和父亲大人顶嘴,你的所作所为都与他们不同,我们都是被他收养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若没有这层关系,我愿娶你为妻,我们浪迹天涯,总比待在秦府里为人棋子好”。
  此时没坐在他们邻座的岳飞的次子岳雷喝牛通正想要伺机而动,岳雷拔出了自己的剑朝着秦清刺去。
  “傻丫头,这首诗后面是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你们两个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还不如做我的剑下鬼,去做一对恩爱的地下鸳鸯吧,你爹害死了我爹,今天我让你们代替你们的爹给我爹陪葬,去死吧”!
  牛通绕到了秦清的面前:“岳雷你先冷静一点,我们要杀的是秦桧不是她,她只是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再说了她是五无辜的,我们不要伤及无辜之人”。
  “牛通你,看她长得漂亮,你该不是喜欢她吧,看上人家了吧,你这个见色忘义的人”。
  岳雷很是生气的冲了出去,牛通也跟着追了出去,秦清看着牛通渐行渐远的背影,站在谈了一动也不动的,用手晃动,也不见她有什么反应,过来好一会儿下反应过来。
  “他好帅啊”!
  “你是说刚才要杀你的那个小子”?
  “不是,是他旁边那个”。
  “二哥哥对我好,我都知道,我都明白,可是即便我们都不是秦桧亲生的,但是在朝廷登记在册上我们都是他的子女,岳公子说的对,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天色已晚,我们改回去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走着,就到了秦府后院,家丁为他们二人开了门。。
  “咋欧典睡吧,我回去吧”。秦枫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是夜,深夜。
  四个人,转转反侧,不眠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