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小说:自是白衣卿相  作者:LM冰彬
  东京城,天仙楼内。
  柳三变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桌子上放着一大盘水果有:鹅梨,枇杷、雨梨,蜜桃、油桃、胭脂桃、乌梅、红梅、苏梅、杏子、李子,石榴,林檎,木瓜、柰子等。
  伴随着歌声,从天而降,她们身穿着
  一手白皙的手正在用小刀切着一块沉香木,额头上眉心处画着梅花,她就是陈妙贤,姐妹三人中的姐姐,而她陈妙仙,是姐妹三人中的二姐,性格却要比大姐和三妹要活泼许多,与大姐是本是孪生姐妹。
  她穿着一身桃色的衣裳,跳着舞,到了柳三变跟前,本欲做亲吻柳三变的姿态,却只是拿走了柳三变桌子上的十个鹅梨,便跳着舞回到舞台上,这一举动,竟然逗笑了众人,连柳三变都原本闷闷不乐的都被她给逗笑了。
  柳三变轻声浅笑,从她转婶离开自己的那一刻起,到她等上舞台,他的眼睛便一直盯着她。
  陈妙玄从头上取下头上的白梅花,把一瓣一瓣的花瓣都放在一个精致的影青青花瓷茶碗中。
  大半晌,陈妙仙将蒸了三次的梨汁倒盛饭有沉香的白瓷罐中,这个便是江南李后主鹅梨帐中香。
  而大姐陈妙贤所制的则是仿制的寿阳公主梅花香,三妹妹陈妙玄,因是底庶出,平日里,只是一门心事做茶,不喜鱼人交谈,她把制作好的白梅茶交给自己的侍女紫菱,大姐也把自己制作的仿寿阳公主梅花香交给自己的侍女紫霞,只有陈妙仙没有把自己制作的江南李后主鹅梨帐中香交给自己的侍女紫微,而是自己全抹在自己的身上了,她跳了一段惊鸿舞,跳着舞来到柳三变的跟前。
  “她们两个自恃清高,都沦落到这种地方了,还是和原来一样,还以为自己是官宦人家的姑娘呢,我陈妙仙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今日难得柳七哥来看奴家的表演,还管它什么浮名作甚,不如换了这杯相思酒,免教奴家为你消得人憔悴”。
  陈妙仙的话热的众人有哄堂大笑起来,那场面蒸饺一个热闹,而大姐陈妙贤登了她一眼,骂道:“我呸,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下贱的妹妹,你还不如人家妙玄呢”。转过身便走了,而陈妙玄摇摇头也跟在大姐身后走了。
  柳三变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柳郎别关她们了。
  柳三变的脸,有一些严肃:“你刚才说的那些的话,有些过分了,她们毕竟是你的姐妹”。
  “对不起”!
  “不是跟我道歉,你该道歉的是她们两个人”。
  陈妙仙深吸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很少无奈的,朝着姐姐房间的方向走去,柳三变也跟在她的身后。
  陈妙仙笔直的朝着大姐陈妙贤的房门,轻轻的敲了两三声,却不见有人来开门。
  “大姐,小妹知道错了,你就看在柳七哥的面子上原谅我吧”!
  却还是不见陈妙贤跟她的侍女出来开门,于是,陈妙仙又朝着三妹妹陈妙玄的房门敲了敲。
  “好妹妹,你就别生姐姐的气了,姐姐知道错了,你就看在柳七哥的面子上原谅我吧”。陈妙玄听到是柳三变也来了竟然打开了房门。
  陈妙玄很少坚决的口气说道:“你许进来,只要柳郎一个人进来”。
  柳三变笑道:“你都已经开门了,难道不是因为你原谅了她吗,姐妹就要互相帮助,走,我们一起吃茶去”。柳三变左拥右抱的,朝着里面走去。
  夕阳西下,倦鸟于归,琴音绕梁,欢歌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