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醉里挑灯看剑


小说:自是白衣卿相  作者:LM冰彬
  绍兴三十一年,九月。
  金国皇宫,晚宴亮正在看着歌舞,一身黄色以上女子,正在弹唱着:“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黄衣女子唱完,坐在大殿最正中的金国皇帝晚宴亮,笑道:“彩虹儿的唱歌技真是又精进了,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柳永这首词写得真好啊,朕到时想去宋国好好的看看”。
  虹儿也想去看看,柳永虽然身死,但是他的词真的写得很好,女儿很是喜欢,若能到宋国好好游历一番就好了”。
  十月,凤中飘着句话的香气。
  晚宴金虹换上了一身戎装,随着他的父亲晚宴亮一起南下,直逼临安。
  十月,历城。
  济南府,城南。
  辛弃疾先躲在树丛里围观,只见金兵赈灾与当地一切农民,一片厮杀,辛弃疾从腰间拔出自己的佩剑,笔直的冲着一个金兵刺了过去,那金兵编导在自己的血泊致中,辛弃疾看都不看,一口气下来,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金兵,总之,在起义军和辛弃疾的共同努力之下,起义军杀死了很多金兵,那个穿着银色铠甲女扮男装的金国公主完颜金虹,见到自己的士兵都被这个身穿华贵以上的前年男子杀死了,一怒之下,讲自己的剑朝着便朝着他刺去,却不敌他,竟然被他打倒在地。
  你杀了我吧,我完颜金虹,就是你最痛恨的金国人,今天我就是栽到你手里了
  辛弃疾看了一眼她:“我不杀女人和孩子,你走吧”!
  完颜金虹从地上自己爬起来:“哟,你还听讲义气的,你放我走,我若真走了,你可别后悔,我可是金国公主,抓我回去你就立达功了”。
  辛弃疾深吸了一口气,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走”。
  辛弃疾背过身去,朝着面前走了两步。
  “诶,你不杀我,我走之前,我总得知道恩公的名字啊”?
  辛弃疾继续朝着城门走去,一遍说道:“辛弃疾,他日再相见,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走吧”!
  完颜金虹看着辛弃疾远去的背影,心想着:“辛弃疾,原来她就是辛弃疾,八岁那年奋勇杀死那么多去抓她的人,如今又杀了这么多我金国将士,却唯独放过我,听说礼仪那亲的时候也曾有过一腔热血。看她这样,莫非他是那柳永转世”。
  是夜,历城,城内,孙大娘正店内。
  站在一堆酒坛前面的上的,是一个穿着粗布衣的有一些矮胖男人,看了看,一身华贵的衣裳的他。
  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你多大了”?
  辛弃疾向他行礼:“我叫辛弃疾,二十有一,我爷爷喜欢霍去病,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我们大宋病了,需要弃疾,才能好起来”。
  耿京:“辛弃疾,好并名字,以后就跟着我耿京吧,我们一起把金人赶出我大宋”。
  辛弃疾和耿京,坐在一起,两个喝着酒,两个人谈笑着。
  是夜,深夜。
  辛弃疾喝醉了,正歪歪斜斜的,一手跳着灯笼,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他从腰间抽出佩剑,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