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火奴


小说:我是半妖  作者:北燎
  既然吴婴这一条线走不通,苏邪那边就更别想得到她的帮助了。
  那小妖女上次出手相助便已经放言,说是不会再掺和到国师这一战之中来。
  双容那边就更别提了,伤残人士自保都难。
  他的先生秦紫渃……陵天苏觉得自己开口,她虽然肯定会乐意相帮。
  不过她主修炼器,炼器这一方面法道精通,年轻一辈之中无人能及。
  但是她的战斗力,实在是不忍心将她拖到这场浑水之中。
  陵天苏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还是只能靠自己试一试了。
  他抬起脚步,正欲跨出。
  忽然,手臂骤然一紧,被人扼得生疼无比。
  陵天苏愕然回首,对上那双暗沉如血的平静眼瞳。
  吴婴歪了歪脑袋,讥讽笑道:“你就这么急着去送死?”
  陵天苏不解看他。
  这货不是独善其身,要坐等国师中毒难以抵抗、万无一失的时候才出手吗?
  这个时候叫住他又是闹哪一出?
  见陵天苏没有说话,吴婴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
  “你知不知道,寻常人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得住那神火的煅烧,断尾的那小子或许在全胜时期能够承受得住,如今他虚弱至此,就算你能够从那妖道眼皮子底下夺得神火带回来,也只会将他烧成渣滓。”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自有办法。”
  陵天苏如何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天坑中的高温那是连他体内的凤凰灵火与幽冥劫火都能够严重影响,差点失控。
  如此狂暴的火种之力,陵天苏当然不敢随意的拿来给漠漠使用。
  只是,他曾在叶王府密室之中翻阅过一本古老的药典,其中便记载着一种为极度虚弱难以承受药力的病人治疗的方法。
  那便是寻来一名药奴,为其试药,将狂暴的药力引入自己的体内,由自己的身体将起药性中的反噬狂暴之力炼化。
  最后再将温和的药力度化至受伤人的体内,这样那名受伤之人,便可毫发无损的将药力吸收,乃至康复。
  吴婴看懂了陵天苏的眼神,暗沉的眸子微微眯起,他嘲讽笑道:“那种愚蠢的方法我劝你还是放弃,不要太高看自己的能力了。”
  “有没有这个能力,得试过才会知道。”陵天苏看着他认真说道。
  如今,能够恢复漠漠断尾之伤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不可能放弃。
  看懂了陵天苏眼中的执着与认真,吴婴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起来。
  他沉声道:“你这样,会让我很头痛。”
  陵天苏当然知道吴婴阻拦不绝不是关心他。
  他可是时时刻刻的记得国师将他当成祭品,若是他就此送上门去,被国师活捉,投入到了那天坑封印之中,喂饱了那名冥族战士。
  到时候,吴婴便会陷入很大的麻烦。
  心中苦笑,袖袍下的手掌不由自主的捏了捏拳头。
  吴婴说得对,他们从来就不是朋友,他们之间,对于对方甚至都存有了很强的敌意。
  这几日的相处平和也不过是建立在利益一致的微妙关系上。
  这点微妙的关系,还不足以建立起他
  们之间的友谊。
  所以,在陵天苏的存在会让吴婴陷入一种麻烦地境时,他丝毫不会怀疑,这性子狠辣的吴婴会对他留有余手。
  看来……想要去往那天坑之前,他的第一个麻烦,不是那国师,而是这吴婴了。
  陵天苏没有转身,平静的站在原地。
  可他的体内,却是逐渐的升腾一股浓烈的战意,仿佛在表明着他的心意。
  你是吴婴又如何?
  九州当今第一人又如何?
  最年轻的通元境又如何?
  既然道不同,那一战便是。
  似是感受到了陵天苏体内传达而出的战意讯息。
  吴婴漠然的收回手掌,眼底的情绪是不屑戏谑。
  “愚蠢的决定。”
  陵天苏手掌之下,双刀显现,淡淡一笑道:“我不否认你很聪明,但我未必就是愚蠢。”
  而然,就在他做好准备决定殊死一战时,吴婴却是缓缓的闭上眼眸。
  他淡淡道:“我随你一同去。”
  陵天苏的表情狠狠一僵,差点把手中的凛冬霜叶砸在他的脑袋上。
  “你方才还说……”
  “方才是方才,现在是现在。”吴婴闭着眼睛,面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这是无论怎样的淡然温煦的笑意落在了他的面上,始终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诡异阴厉。
  他缓缓睁眼,看着面色僵硬的陵天苏,说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陵天苏不怕与这位强大的越国吴婴谈条件。
  因为这比与之一战,显然要轻松不少。
  不过下一刻,当吴婴说出自己的条件时,陵天苏瞬间又觉得两者相知比较的话,又显得不是那般的轻松了。
  “做一次我的火奴,炼化一枚火种给我。”
  吴婴眼神渐渐明亮,带着不容商议的语气说道。
  陵天苏微微沉吟,本以为凭借着功法昊天心经的力量,能够勉强炼化一道火种。
  即便那强烈的火属性再怎么如何狂暴,以他如今的身体,应该能够承受下来。
  若是再加上一道的话……
  “好,我答应你。”
  没有去丝毫那火种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反噬。
  因为他知道,有了吴婴的相助,他获得火种的机会绝对要大上不少。
  若是仅凭他一人,甚至有可能连火种都无法带回。
  见他答应得干脆,吴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怀疑。
  他抬起一只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既然如此,那便出发吧。”
  微微提气脚尖点地,吴婴便扣住陵天苏的身体,犹如两只轻盈的飞鸟一般,跃入枭阳国境之中。
  陵天苏没有反抗,睁着眼睛看着吴婴身体表层所散发出来的一层淡淡朦胧白色气层,连带着二人的身体将外界气机尽数隔绝。
  陵天苏看懂了这一现象,他明白,吴婴此举能够避开国师天明感知到他们已经入了这枭阳国境、正在慢慢接近天坑。
  吴婴的速度极快,堪比一个大国的国境竟是在他短短一炷香的功夫里便已经来到枭阳国境的中心范围。
  陵天苏看到那声势浩荡的
  火光,以及冲天火柱旁凌空而立的黑白道袍身影,心中不由紧了紧,压力骤生。
  国师的强大,即便相隔如此之远,陵天苏仍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生怕对对方察觉一般。
  实力极好的他,能够看到那国师再度恢复过往苍老姿态。
  眉心竖痕狰狞颓废大开,不知从哪里扯来一身破旧的黑白袍子,丝毫不复不久前冥族战士的风发姿态。
  陵天苏看了一眼面上不带任何情绪的吴婴。
  暗想着小子真不愧为九州大陆第一人。
  虽然态度狂妄的放下豪言狠话,与永安城内那些凶猛斗狠之人的话语别无差别。
  但他却能够在短暂的时间里完成他所说的话,并且完成得如此潇洒利落。
  他没有亲眼目睹那日接下来吴婴与国师之间的战斗,但看如今国师这副惨状。
  很明显,是吴婴大获全胜。
  忽然,扣着陵天苏肩膀的那只手掌力度一转,吴婴带着陵天苏一个横移闪现,竟是偏离了去往天坑的方向。
  陵天苏不解看他:“去哪?”
  吴婴目不斜视,脚下长靴始终与地面保持着三尺之隔,朝着一处堆放成山的尸堆中掠去。
  他嘴角勾起一个嘲弄笑意。
  “即便我带着你去那天坑之中,甚至可以帮你暂时抵御住那妖道的攻击,可你不知方法,又拿什么东西去承载火种。
  用嘴直接吞下?那还真是省事了,若你真的这么做了,接下来我都无需等你炼化火种,你怕是直接化作了焦炭。”
  好一番冷嘲热讽让陵天苏的脸都黑了,因为他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分明二者之间年纪相差不大,分明陵天苏不论是在狐族内还是王府内都阅读过了不少的书籍。
  可是入了这远古之地中,他在吴婴面前,仍像是个目不识丁的孩童一般,这让他如何服气?
  “你有办法?”
  “自然有。”
  吴婴停在一处尸堆旁,尸体堆积得很高,想来是那些逃跑不及时的枭阳人被国师与吴婴战斗时的力量所波及,纷纷惨死,尸横遍野。
  而那国师自己本来的身体状况就不是很好,看到这么多的尸体陪伴,想必心中更是烦闷。
  便将这众多尸体直接扫荡出自己的视线意外,后造成了这堆积成山。
  吴婴收回他肩膀上的手掌,可陵天苏身体表层仍是留有一道淡淡的薄雾气层,完美的隔绝外界的感知。
  陵天苏见吴婴的目光落在尸堆之中,好似在找寻着什么。
  他不由问道:“你的方法就是从这尸体堆中找出来吗?”
  吴婴没有答话,侧目冷笑。
  忽然…他眸光微微凝起,好似捕捉到什么,嘴角的冷笑意味愈浓。
  见他抬步上前,下脚毫不留情的踩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之上。
  每当他的靴底踩过一具尸体之上,他脚下的尸体便会无声的化作一蓬血水,染红大地。
  他表情平静的继续行走着,丝毫不觉得自己此举行为有多残忍一般。
  直至……他再一次的抬起一只脚,正欲落在身前那个埋面趴倒的魁梧尸体背后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