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彼方之岛(十)·越界降临


小说:火影之明在我心  作者:谜之奋书
  【那时的光芒所笼罩的印象,并非只是曾经的同伴对我戮刀相向的身影,它所代表的……是这个世界中已经发生或仍在继续上演的无数个悲剧……那时起,我更坚定地要贯彻自己内心深藏的目标——无论我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将这个被命运束缚的世界颠覆得体无完肤,只因——】
  “契国四柱·罡风!”
  晃过光怪陆离的水幕,凝视不知多久的黑暗深渊,玉山明终于是抵达了自己的深层意识空间!
  “玉山明,现任肩负天命使命之人,汝来到了何处?”
  “我还正想问呢!竟然处处压制着我的精神能量,要不是我的意识和思考一直没有中断过,恐怕就……”
  面对着面前身高万丈且金光熠熠的罡风,想起前不久才渡过的绝境,明现在心里都还觉得发怵!
  “这样下去,我的身体恐怕……”
  “嗯……”,罡风竟然这个时候沉默了,自从它出现在玉山明的深层意识空间后,由玉山明觉醒的阴阳师力量建立起暂时的契约联系,几乎有问必答,哪怕不知道也会提出一些相关的探查信息,甚至还能够像上次追踪鹿丸他们那样,帮助玉山明使用他的阴阳师天赋——化象,以及藉由第三方精神能量和查克拉,完成了查克拉逆向转化的方法,这过程称之为拟化,重组查克拉性质释放的忍术也被称为拟化忍术。
  “罡风?难道说连你也不知道吗?”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东西比我本体的来历还早……要么是这里的意识,或者说是神识比创造我的那位大人的境界还要高!甚至封印了我对这方面的认知……”
  听完罡风的话,玉山明看向代表自己意识和身体能量的天地,不管是上边还是下边,仿佛一层水幕墙一般,将天地间隙给充满了!甚至在海底深处,那代表着封印的伪九尾查克拉除了原本的封印外,外部又被一重金色大锁给封印了起来,甚至连明控制封印的联系也暂时断开了!
  “这下……”,明对自身情况也无法掌控了,甚至连外界的信息都被阻隔!
  “要是冲司在就好了……说不定那个很鬼的家伙能够用那个不稳定的精神天赋试一下!”,也就是冲司与纲手第一次见面时的事故了!
  而且被光芒笼罩的那一刻,明感觉到了托司在自己被光波及的前一秒切断了联系,估计是被遣返回通灵界的霜淄崖了!虽然冲司不在,那家伙作为它的弟弟,应该也有两把刷子吧?
  “话说……罡风……”
  由于没有破局之法,玉山明活跃的思维自动往上跳了一级思维,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意外发现了一个问题。
  “唔——”
  “你作为特殊的精神能量体,存在这么久,应该寄住在很多天之骄子的意识空间吧?”
  “是的,您是第三十六任宿主,与您的母亲也是唯一能够在亲代之间将我连续接引的存在……”
  “那个早就知道了……我想问的是,你知道我的意识空间中有多少个想你这样的家伙存在过吗?”
  “唔……”,罡风观察了一会儿四周,作为进来许久的特殊契约式神,竟然第一次注意到这一点!
  “有多少?”,玉山明虽然取回了几乎所有记忆,甚至连部分遗失于龙脉空间乱流的影分身的记忆都知道了,但按数量来算还不够,甚至连原来存在的家伙似乎有些印象!但绝不是原体和异体两位……
  “……”,对方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庞大的身躯似乎在颤抖一般!
  “你这家伙是不是被诅咒了?!竟然被这么多……”,似乎是戛然而止,声音卡在了一半,罡风整个身躯刚才一瞬间突然透明了许多,随即恢复了原状!
  “罡风?”
  “您想问什么?”
  “……”,玉山明也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莫非……连另一个世界的式神也不能跳出命运禁锢吗?”
  “叮——”,突然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在空间中扩散……
  “这是什么?”,明突然注意到自己身旁多出了一个翠绿色的石头,似乎透明的材质中包裹着不起眼的极小碎片,甚至比蚊子的身影都要小许多!
  石头不断向外震动着声波,配合着铃铛声一阵一阵的传播着……
  随着声波的带动,明脚下的水面终于不再被昏暗的水幕所阻挡,汇成的波纹开始出现四处起震中心点,以一个特殊的距离排列点震动着,随即频率达成了一致,波纹上出现了数个跳动水纹的点!
  “这个眼熟的效果……代表坐标点吗?还是说……”
  大片大片的知识海洋从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中涌出!阴阳师天赋【化象】发动,玉山明迅速在空间中建立了空间中的坐标系,再把四个点形成波纹的交叉点距离代入,再反向把独特的解放入摩斯代码中,便成了有规律的二进制数字……但还不够!
  没一会儿铃声便消失了,但明记住了刚才景象从头至尾的每一处波纹相撞的点。
  而随后,玉山明找到这个配对顺序的正确方法就已经在思维中运行了数百万种可能,但到最后一步还差了一个解码顺序……
  “还差一步……是漏了什么密码吗?而且这个讯息是谁?目的是……”
  明想到了几种可能,但无法确定真正的……
  “需要用到另一个世界的知识,却又涉及到这个世界……难道说……”
  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木叶村忍者使用的密语解码表代入算法!
  “竟然……解出来一半……让我把顺序连起来!”
  明将空中化象的数据得出的意义可明的字按能读通的顺序组合了起来,最后是——
  “每临兵者……又十一之为列……不满足……界木之左……”,这是明所能连起来最为通顺的话,而后半句数字用了所有的密码解法,依旧无法解答,只有意义不明的发音!
  “临兵者……界木……都是没听过的词语,罡风?”,明有些疲惫地看向岿然不动的罡风,希望能给出有用的信息。
  “临兵者……阴阳师中咒语真言其中,界木……世界之木?用此处世界的用语,或谓之【神树】?”
  明听到“神树”两个字,立刻来了精神,虽然意义不明,或许现在他被困的地方,能够了解火影世界中关于神树的来历和具体记载!再不济,应该也能够知道一些关于神树的不为人知的消息!
  “不过……我也得先从这里出去啊!甚至还要在出去的一瞬间作好面对川介的准备……”
  没错,明意识还在黑暗中一片,未抵达深层意识空间这层防御界限前,还在为弄清楚川介刺杀自己的原因和解决对策而劳心费神!
  “川介……松田……这两年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甚至连圭太老师的死都没有过问……”
  是团藏的命令?还是纯粹的……
  那双拔出太刀携带杀意的眼神,明看得熟悉,也看不明白……忍校毕业生存演习中,他能看出那个时候对方同样的眼神中不夹带任何疑虑,只考虑如何杀死对方……而他之前看到的眼神中……是涌出的罪恶感,是厌恶感,是诀别……
  【呐,钥……要是哪一天在根与我一决生死,一定不要有任何保留!我敬你是团藏大人看上的人,也嫉妒你为何能站在我的前边!但……哪怕死……我也不会认同你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为了惠美,为了我们这可笑的羁绊,玉山明——去死吧!】
  “没有叫我钥呢……”
  明单手向天上探去,仿佛跨越时空向那时质问的川介回复了此时的心情——
  “抱歉——要问我理由的话,只因——”
  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冲破了水幕,进入了水幕之中,仿佛探寻一般绕过了七人的周围,随后直接冲向了玉山明的身体!
  “我,玉山明,降临于此!”
  天地之间的水幕瞬间被冲破,一股力量从明的身体中涌出,包裹住了此时深层意识空间中的玉山明,光芒化作了一扇大门!
  随即淡蓝色光芒如点点星光一般,从另一处法阵中缓缓升起!
  “什么东西!难道说——”
  “七圣之名,创神之言,此身之力,大地凝聚,结下此之契约,现奇迹于眼前!出现吧!护佑正义的七圣之灵!”,些许急促的女声在数十把刀间口上,诵完了一旁同伴口传的咒语!
  随着透明至实化,一个威风凛凛的少年伸手向天而现!
  “真……真的出现了!”
  “别怕!快上!就算是英魂之灵,只要杀死了召唤者,它也会自动消失的!”
  就在刀口就要将那两个女子砍成碎肉时,少年从未有过的清晰感官瞬间解读了方圆百米内的所有信息!
  “怎么能让你们杀死我的主人呢?”,少年顺息将两个女子托向后方,举手投足间踢倒了举刀的前几人!
  “还好吗?我的主人——奈姆莎大人?”,少年侧脸看了一眼情急之下被他扔到后边的两人。
  “你……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