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章 事发(5千字求订阅)


小说:冰与火之魔山  作者:格雷果·魔山
  冰与火之魔山正文卷0451章事发“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珊莎夫人死了似的!”波隆笑道。
  “我本希望简妮夫人能给我一百个士兵,再给我一笔钱。”小恶魔耸耸肩膀,自嘲的笑了,“但她一个兵也不给我,一个铜星都捏得死死的。”
  波隆冷笑,肆无忌惮:“首相大人要花钱,不是直接从国库里拿吗?”
  “国库钱财掌握在小指头的手里,我们明月山脉的梦幻之旅,差点掉了脑袋,就是小指头设计的,君临里面,对我威胁最大,最不能信任的人,就是小指头。”
  “查他的账!”波隆以指点的口吻,“你是首相,查财务大臣的帐薄就是了,找出账务上的漏洞,然后告诉他,要么接受审判判处绞刑,要么给你一大笔钱雇佣士兵。”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嘿嘿,要是我的父亲是个大贵族,在这乱世里,没准我就是首相。”波隆大言不惭。
  “你连史铎克渥斯家族的帐薄都看不懂,七国不会需要一个不会计算的首相。”
  “半人,我父亲如果是大贵族,我从小自然会接受数学、历史、礼仪、剑术的培养。不管怎么说,不会比半人差。”波隆愉快的笑了。
  “好吧,不比半人差的波隆,送我回到首相塔后,你和波德瑞克一起,立即去找小指头,把他的帐薄全部给我抱来。“
  “连夜?”波隆提高了声音,非常不满,“老子和波德瑞克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连夜,不能给小指头有任何准备的时间,那家伙的眼线遍布城内,也许我们现在说的话,已经被他的人听了去呢。”
  “首相大人说得是,我们刚才经过的路上,肯定有蚂蚁和夜鸟,那些都是小指头的眼线,现在正急着去小指头的被窝里报信呢。”
  一直听着首相大人和波隆骑士斗嘴的波德瑞克忍不住微笑了。
  *
  梅维丝妓院。
  波隆和波德瑞克没有理会妓院门口的小妹的招呼,直接闯了进去。两人快速穿过大厅,上二楼,直扑小指头的居室。
  小指头最近搬到了梅维丝妓院居住,每天晚上在这里清点全城妓院产业的收入和开支,并亲自做好每一笔账。
  小指头的会议室的门关着,卧室的门也关着,波隆推开前来阻挡的女子们,伸手推开门,卧室里没有人,用手一摸,床铺冰凉。
  波隆吩咐波德瑞克去查看会议室,依然没有人。
  “梅维丝夫人呢,叫她出来。”波隆一巴掌打在一个女子的皮股上,“再慢一点,我就拆了这座妓院。”
  一个女子很快来到:“波隆骑士,看中了哪个姑娘,你说,我立即把你领来。”
  “培提尔·贝里席小姐在哪里,我看中了他,很想念他的小皮皮。”波隆皮笑肉不笑。
  啪!
  梅维丝的小手手打在波隆的胳膊上:“骑士,别开玩笑了,我今晚有空,要不陪骑士老爷喝一杯。”
  “我们首相大人找他,急事,他在哪个房间里鬼混,你不说,我就一间一间的屋找。”
  “骑士,你在我这里是找不到的。”
  “那就告诉我他去哪里了。”波隆眼睛睖了起来,手按剑柄。
  “培提尔大人被梅斯·提利尔大人很早就接走了,骑士。”
  “去了哪里?”
  “我听说是去了处女居。”
  *
  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一走出处女居,前行不远,波隆和波德瑞克从树后转出来。
  两人在处女居外面等了一夜,实在感觉很不好。
  提利尔家族住在处女居后,守卫森严,全部都是提利尔家族的封臣和骑士层层把守。波隆和波德瑞克很理智的选择了蹲守策略。
  ”培提尔大人,首相大人请你带上你的帐薄去首相塔。“波德毫不客气的说道。
  “好的,今天政务会结束后,我会派人把帐薄给首相大人送去。”
  “不,不是政务会后,是现在。”
  “现在?”
  “对,我和波德瑞克陪你去取。“
  “呃,好吧,那就现在!”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笑了。
  *
  厚厚的帐薄看得小恶魔头晕脑胀。
  小指头的每一笔钱,都拿去了再投资,再投资赚来的钱,又拿去投资另外的生意,亏损的、补进来的、募集的、税务的,每一笔钱,只要有盈余,都被投进了另外的生意,而这另外的生意,又掺和着另外的生意,另外的生意又投进了另外另外的生意……
  要查清楚一笔税务收入的最后落点……非常困难,这中间还有很多个项目的支出和收入,到最后,小恶魔感觉,小指头的每一笔账——根本就没有落点,这就好像流水,在不停的流动,形成了自己的闭环。
  小恶魔发觉自己越是查账,越是陷进了更深更多的迷宫,刚开始还好,还知道自己进来的方向,一旦陷进无限分裂的迷宫——推开一扇门,你会发现前面是五个门,推开五个门中的其中一个,你会发现还有五个……然后,门似乎没有尽头……
  波隆和波德瑞克陪着小恶魔呆在首相塔的书房里都不知道睡醒吃饱多少次了。反正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而首相大人一直在看帐薄;吃饱了合上眼,首相大人在看帐薄;睡醒了睡饿了睁眼,首相大人依然在看帐薄……
  波隆起身,他实在是呆在书房里困出了鸟来,也不知道太阳升起落下多少次了。
  “半人,查一点账务上的漏洞都还没有找到?”波隆活动一下腰身,全身骨骼咔咔乱响。
  波德瑞克也醒了,默默坐起来,感觉头晕脑胀,全身虚弱而疲倦。
  小恶魔抬起一双黑眼圈,慢慢合上帐薄,一言不发。
  “别对我说小指头没有贪污国库。”波隆说道,“老子绝不会相信。”
  小恶魔内心很沮丧,想利用一下简妮,简妮对他啐了一脸唾沫;想查小指头的帐薄漏洞来拿捏小指头,很显然这家伙在一开始做账的时候就防备到了某一天会被人查账,每一笔钱,永远都在投资,要不就在投资的路上……
  投资,那就得等生意完成交割才能计算出亏欠盈余,一笔生意还没有完结,另一笔投资又已经展开……这就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迷宫路,而且一路向前,看不到尽头……得给小指头配个助手,防止他开启无限投资手段才行。
  ”波隆骑士,给我倒杯酒吧!“小恶魔说道,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帐薄在面前放着,封面上渐渐凸显出小指头的那张脸,并对小恶魔露出促狭的笑意……
  波隆把酒杯放在小恶魔的面前,小恶魔才回过神来,他对波隆报以一个礼节的眼神。
  “没查出来小指头的问题?”波隆盯着小恶魔,完全不愿意相信的表情。
  “还需要时间。”小恶魔满嘴苦涩。
  “哈!”波隆说道。这个音节很有意思,是笑声也不是笑声。
  可可可!
  书房门被敲响,仆人的声音传来:“大人,国王陛下有令,要你立即去王座大厅。”
  “知道了,马上去!”小恶魔把身子丢在宽大的几代首相坐过的椅子里,“波德瑞克,叫珊莎夫人,上菜上饭,吃饱了再去。”
  “这帐薄呢?”波隆毫不留情的说道。
  “先还给小指头。“小恶魔面对波隆深究的眼神,”先让他得意几天,我们其实也不差这几天时间。“
  “哈!”波隆说道。
  *
  王座大厅,御前重臣会议。
  小恶魔一进去,看见乔佛里依然居中而坐就头疼。
  他希望乔佛里不要再参与到任何的重大而机密的政务中来,但看瑟曦的样子,她显然只肯站在乔佛里一边。她的确生了一个漂亮俊美能迷死贵族小姐的国王,只是忘记了帮他生出一个脑子。
  首相坐在了太后陛下的右手边。
  两个陛下居中而坐。
  梅斯·提利尔、铁卫队长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海务大臣瓦格纳·加尔、情报大臣凯冯、大国师科本、财务大臣小指头、守备队总司令本隆特·布隆全部到位。
  梅斯·提利尔的面前放着一个羊皮纸卷,他等小恶魔坐好,把羊皮纸卷推到小恶魔面前,眼神沉凝。
  小恶魔展开羊皮卷,这是蓝道·塔利送来的信息,信上说在红叉河南岸某处树林里,斥候看见了一个被吊起来的泰温公爵的侍卫,树身上刻着被吊死的骑士的名字和原因:兰尼斯特家族骑士霍尔特·兰尼斯,屠杀无辜百姓,罪名成立,被红神假贝里·唐德利恩伯爵之手,判处死刑!
  小恶魔看后作声不得,他感觉到了不妙。
  梅斯公爵表情沉重:“在斥候带回霍尔特骑士的尸体后,蓝道·塔利随后组织了轻骑兵沿三叉戟河流域上下找寻,不见公爵和侍卫们的影子。他们分出两支轻骑兵渡河,一支北上,一支转东去海鸥镇,昼夜兼程,一路问询沿路村民行人,确认公爵大人没有渡河。”
  “亚当呢?”小恶魔说道。他听出自己的声音低沉,消极,忙打起精神,抬头,满桌子的目光都看着他。梅斯·提利尔和洛拉斯·提利尔满眼的同情,这令他一窒!
  凯冯脸如冰霜:“亚当·马尔布兰爵士得到消息后,立即率领西境军对无旗兄弟会展开了追杀,我们已经收到了亚当·马尔布兰放出来的渡鸦,有消息确认,公爵们的战马和铠甲都在无旗兄弟会的手上。”
  无旗兄弟会杀了公爵和他的侍卫们?!
  这是一个横亘在众人面前的严峻问题,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回避了这个问题,太可怕,太尖锐。
  “亚当抓住了贝里伯爵没有?据我所知,无旗兄弟会中农民居多,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没有,亚当被战败了,差点被杀死,西境军中了埋伏,惨败。”梅斯说道。
  “无旗兄弟会有多少人?”小恶魔吃惊道。
  “人数并不多,数百人,但队伍中有一员猛将,亚当和骑士们都无法挡住。”
  “红袍僧索罗斯!”小恶魔的声音陡然拔高。
  “比红袍僧更厉害的一个家伙,猎狗桑铎·克里冈!”凯冯淡淡说道。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猎狗?”小恶魔难以置信,“猎狗不是跟着魔山去了西境吗?”
  科本大国师轻轻咳嗽一声:”首相大人,你这几天没有来上朝,对很多事情有所不知,猎狗在西境和王领地的边界因为和魔山不和,独自一人离开了克里冈骑兵军团。“
  “你怎么知道?”
  “魔山大人在猎狗离开后给王宫发了一封渡鸦信,说猎狗已经和他分开,今后猎狗做出的任何事情,都跟魔山和克里冈军无关。”
  “信呢?”
  “我拿到信第一时间就交给了国王陛下和太后陛下。”
  小恶魔看向两位陛下,乔佛里不屑的看着他,瑟曦则点了点头。
  “猎狗和红袍僧索罗斯,贝里·唐德利恩三人都是猛将,亚当·马尔布兰报仇心切,中了埋伏后被他们杀得大败,情有可原。”梅斯沉痛的语气。但小恶魔却能听见梅斯公爵心里的笑声。
  小恶魔瞄向科本,这家伙负责收发王室渡鸦信件,万一他和小指头一样不可靠怎么办?以父亲大人的精明,不可能在遇到袭击的时候连放一只渡鸦的时间都没有。
  “王室一直没有收到父亲大人的信,只会有两个原因。”小恶魔说道,“第一个原因,父亲大人放出来的渡鸦,被神箭手射了下来,这有个条件,必须是白天。而白天,无旗兄弟会要想屠灭父亲大人的一百精锐骑兵,一个人都逃不掉,任何消息都传不出来,就算猎狗那时候已经加入无旗兄弟会,也不太可能。”
  众人全部看着小恶魔。
  “第二个原因,父亲已经放出了渡鸦信,告诉了我们攻击他们的凶手是谁,但那封信,被人藏了起来,或者是,烧毁了。”
  全场安静。
  大家的目光慢慢集中到了大国师科本的身上。
  科本愕然!
  要知道科本究竟可不可靠,小恶魔有自己的判断方法。
  “太后陛下,你相信科本学士吗?”
  “我信任他!”瑟曦说道。开玩笑,科本可是太后精心培养出来的心腹。科本也已经通过很多事情证明了他的忠诚。
  “国王陛下,你相信科本学士吗?”
  “我信任科本超过了信任你,背叛者舅舅。”乔佛里轻蔑说道。
  弑君者詹姆,背叛者提利昂,屠杀者泰温,乱伦者瑟曦,兰尼斯特家族在君临百姓口中的四大荣耀。国王亲口称呼小恶魔为背叛者,就不由自主会令人联想到兰尼斯特家族的另外三大荣耀,比如,乱伦者瑟曦!
  重臣议会的大厅里一阵尴尬的气氛飘起!
  小恶魔说道:“国王和太后都信任大国师,我郑重收回刚才对大国师的怀疑,我信任太后和国王,所以我也信任科本学士的忠诚。”他心中雪亮,这个科本,只有精心恭维,做事老练,才能取得瑟曦和乔佛里的绝对信任。那么,他就跟小指头一样,是绝不可信的。
  小指头说道:“贝里·唐德利恩和红袍僧索罗斯的无旗兄弟会号称‘正义’,信仰红神;而猎狗很显然在他们的眼里就代表着邪恶,一个正义的组织不会接纳一个邪恶的人入会。”
  小恶魔说道:“培提尔大人,别忘记了我是怎么从鹰巢城里安全离开的:比武审判。”
  “是的,首相大人,您的智慧和运气,一直是我深深钦佩和羡慕的!”小指头低头致意。
  小恶魔忽略掉小指头包裹在恭维中的讽刺,继续自己的分析:“猎狗离开魔山后,为了避开和魔山同行,他只能向东,然后在河间地遭遇无旗兄弟会,他恶名远播,劣迹斑斑,必然遭遇到无旗兄弟会的逮捕,就跟霍尔特·兰尼斯骑士一样。”
  大家全部都盯在小恶魔的身上,听他的分析:“各位,不管猎狗曾经有过多少恶行,他都有权要求比武审判。一旦比武审判,不管是红袍僧索罗斯还是贝里伯爵,都不是猎狗的对手。一个逃脱了罪责指控的无处可去的人,他顺势加入无旗兄弟会是符合情理的!”
  小恶魔的推测全中!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猎狗在比武审判中,杀死了贝里·唐德利恩,洗脱掉了自己的罪名,而贝里·唐德利恩在当晚就被索罗斯在一个山洞中复活,目睹了这一神迹的猎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他震惊于红神对信众的回应,才决定留下来加入无旗兄弟会。
  猎狗虽然做了很多恶事,但闪电大王领导的无旗兄弟会所追求的‘正义’,暗合了他内心深处一直存在的善意,而不是恶根。
  小指头清清嗓子,严肃庄重:“国王陛下,太后陛下,首相大人,各位重臣,请恕我直言,很显然,无旗兄弟会狙杀了泰温公爵一行人,罪魁就是贝里·唐德利恩、猎狗、红袍僧索罗斯。我提议,立即派出御前执法队,宣召魔山,配合蓝道·塔利,三股力量三方合围,在河间地剿灭无旗兄弟会。”
  国师科本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毫不吝啬的放出一股希望之光。
  “陛下,各位大人,我认为泰温公爵一行人目前是安全的,因为无旗兄弟会每杀死一个人,会花费漫长的时间在审判上,而公爵大人一行人可有百人之多。想想看……如果公爵大人一行人已经遇难,无旗兄弟不会只悬挂一具尸体在树林里。如果他们是想毁尸灭迹,也没有只留下一具尸体的理由……”
  瑟曦立即被科本说服:”请首相大人下令,让伊林、魔山、蓝道·塔利一起出击,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抓住贝里伯爵,救出父亲大人……“
  *
  ps: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