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姐妹花的爱情16、17、18


小说:雪淞散文随笔集  作者:长春雪淞
  16
  冬季的早晨,白雪复盖了街道,复盖了楼顶,极目望去,漫天皆白,白皑皑的冰雪世界。秦丽丽在家中封闭的阳台上做早操,嘴中不断打着节拍。这时她从窗户看到穿着件带补丁旧棉大衣的杜雨田一瘸一拐地走着送奶。她连忙穿上红色羊绒大衣跑下楼。
  “你的脚怎么了?”秦丽丽对着杜雨田叫道。www.99^9)xs(.co^m
  杜雨田苦笑着说:“路上有一个坑被雪盖住了,我一下滑了进去,把脚脖子扭了,所以送奶晚了一些。没耽误你们喝奶吧?”
  “没事。”秦丽丽又问:“伤得很厉害吧?”
  杜雨田轻松地摇摇头:“没事。”
  秦丽丽一摆手:“什么没事?我看你走路一瘸一拐挺费劲,肯定伤得挺厉害。来,我看看。”她捋起杜雨田的裤脚察看,“你看看,肿得这么厉害,鞋带都系不上了。不行,你不能送奶了,要休息,否则伤会加重,还可能落下毛病。”
  杜雨田仍轻松笑着:“没事,我没那么娇贵,挺一挺就过去了。”
  秦丽丽叫道:“不行,你一定要休息。”
  杜雨田摇头:“不行,这奶得送啊,用户等着喝奶呢。”
  秦丽丽问:“你们有替换的人吧?”
  杜雨田摇头:“原来有一个可以同我相互替换的,可他正患重感冒,发烧起不来床。”
  秦丽丽睁大黑黑的圆眼睛,果断地说:“那,我替你送。”
  杜雨田也睁大眼睛:“你?怎么能劳累你呢?”
  “你呀,就别瞎客气了,养伤要紧。你是靠身体吃饭的,要是落下毛病以后怎么办?”
  “可你不知道用户的地址呀?”
  “咱们今天坐出租车送,你坐在车上指点我送。”
  杜雨田摇头:“打车送奶?那要花费多少钱啊?”
  “这时候你就别想钱了,这点儿钱对我也不算什么。走,咱们快送吧,不要影响用户早上喝奶。”秦丽丽说完拉着杜雨田就走。
  17
  秦丽丽、杜雨田坐着出租车送奶,每到一家,杜雨田指点,秦丽丽下车将袋奶送进奶箱。
  又下雪了,秦丽丽送完一家的奶,走回出租车,身上挂着雪花。
  杜雨田帮秦丽丽打扫肩背上的雪花。
  秦丽丽笑说:“又下雪了。”
  杜雨田笑答:“下雪了。”
  秦丽丽笑说:“我喜欢雪花。”
  杜雨田笑说:“我也喜欢雪花。”
  天上雪花飘飘,放宽视野,无数“雪花舞女”联袂起舞,“恰似群群仙鹤天外归”,又“恰似繁星从天坠”。二人欣喜地望着天空,觉得世间是这样美好。
  送完最后一家,秦丽丽松了一口气。她双手一扬,笑对杜雨田说:“啊,终于送完了。这大冷天,我都跑出汗了,你这活不轻啊。”
  杜雨田感激地说:“真是十分感谢你啊。”
  秦丽丽拍了杜雨田一下:“你又瞎客气。走,我送你回家,你脚好之前,都由我替你送。”
  杜雨田感动又不好意思地:“这……”
  秦丽丽打断他:“你别说客气话,再说我就烦了。”
  “我……”杜雨田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
  秦丽丽拉杜雨田进出租车:“走吧,我送你回家。”
  杜雨田坐进出租车,眼睛有些潮湿了,他把脸扭向窗外。望着窗外飘动的雪花,他想,秦丽丽的面貌像这雪花一样洁白、清丽;她的心灵像这雪花一样纯洁、美好。能同这样的好姑娘交往,真是三生有幸呀。如果能与这样的好姑娘处朋友……嘿,你想到哪去了?你配么?你和她之间的差距是天壤之别啊!快不要痴心妄想了,这是永远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
  “雨田,想什么呢?”秦丽丽现在不再叫他杜哥,而是用了更亲近的称呼:雨田。
  “我,我没想什么……”杜雨田期期艾艾地说。
  “你不要担心送奶的事,我不是说了我帮你送。你就放心地好好养伤吧。”秦丽丽关切地说。
  “你一个姑娘家,又这么娇贵,怎么好让你天天起早送奶?”
  “姑娘家怎么了?送奶工也有女的么。我天天坐出租车送奶,也累不着。”
  “天天坐出租车送奶,那送奶的成本得多高呀!”
  “这不用你管了,本姑娘这点钱还出得起。”
  “丽丽,你这样关心我,帮助我,让我怎么感谢你好呢?”
  “你又来了,你帮我们也不少啊。我们不分彼此……”说出这话秦丽丽的脸一红,这话说得太亲密了。
  杜雨田心里一热,“我们不分彼此”,这话太让人心热了。可我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隔云天,能不分彼此么?不能啊。
  18
  晚上,秦丽丽一家四口坐在客厅里唠喀。
  秦奶奶:“雨田这孩子脚伤不知怎样了?”
  秦丽丽:“会好一些了吧。”
  秦晓梦:“姐,我们去他家看看吧,买些吃的,再买些药。”
  秦丽丽笑说:“嘿,我们家晓梦也知道关心人了。”
  秦晓梦:“杜哥对我这么好,我不惦记他能对劲吗?这次买东西就用我的零花钱。”
  秦丽丽笑说:“越夸你还越来劲了。好,仗义,像个男子汉。”
  秦奶奶说:“不用,你那点儿零花钱平时都不够花,还是我拿钱吧。”
  秦晓梦坚持:“还是用我的,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秦丽丽笑说:“你们就不用争了,东西我已经买好。晓梦,走,咱们这就送去。”
  秦晓梦做个鬼脸:“姐,你可真关心杜哥啊,你不是想让他当我姐夫吧?”
  秦丽丽笑骂:“坏小子,说什么呢?我揍你。”上前拍打秦晓梦。
  秦晓梦笑躲:“哎呀,我不敢了。奶奶,快拦住我姐!”
  秦奶奶笑说:“好了,别闹了,快去吧,天冷,早去早回。”
  秦晓雅说:“我也去吧。”
  秦丽丽:“你就不要去了,人家在养伤,去太多人不好。”
  秦晓雅说:“那好吧。你们就快去吧,代我问杜哥、杜奶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