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复活一条鱼?


小说:会穿越的道观  作者:古夏扬
  “这个狗雕,越来越猖狂了!”
  曹易无奈摇摇头。
  漫步走到柳树环绕、冒着淡淡雾气的宁静小湖之畔。
  根据《还阳图》的描述,还阳禁术是一种失败率很高的禁术。
  施展在郭嘉身上之前,必须先练练手。死鱼,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曹易一双探寻的眸子,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慢慢的扫过。
  最后,停在一条白色肚皮上翻、一动不动的鲫鱼身上。
  “就是你了”
  曹易抬起手,轻轻张开五指,又缓缓握住。然后不断重复。
  湖面渐渐荡漾起来,飘浮在小湖中央的鲫鱼,一点一点的朝岸边漂来。
  距离岸边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异变发生。
  柳树上半眯着眼睛打盹的哮天,突然振动翅膀,猛扑了下来。
  曹易当即操控面前的湖水,射出一道水箭。
  当然,为了不伤到哮天,没有倾尽全力。
  哮天的反应速度也不差,脑袋一歪,轻松躲掉了。
  曹易来了兴致,同时激发出三道水箭。
  哮天急速向上攀升,可它距离水面太近了,在五米高的地方,被一道水箭打中,痛的发出一声鸣叫。
  作为性情凶悍的雕,不报复回来,就对不起它这个物种了。
  由于攻击来自水里,哮天本能以为攻击自己的家伙躲在水里,翅膀猛扇。
  原本就被曹易弄得波浪起伏的湖面,翻起了大浪,水花不断的激射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了强风。
  “这才是这个小家伙真实的实力!”
  曹易心念一动,一道水龙从湖里冲了出去,发出震荡四野的龙吟之声。
  哮天见攻击自己的家伙终于出来了,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当然没有硬碰硬,擦身而过之时,以爪子猛地抓了一下,除了劲道十足的水流,什么都没有抓到。
  飞出去的水龙折返回来,再次冲向哮天。
  哮天正要故技重施,水龙突然变成了无数的水花,把哮天浇成了落汤雕,差点掉金水里。
  哮天奋力飞起,四下搜寻,可怎么都找不到刚才那个家伙的身影。
  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
  捡到鱼的曹易,已经回去了。
  哮天等待了半响,不见袭击自己的家伙出来,闷闷的回到了树枝之上。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曹易盘腿坐在蒲团上。
  面前摆放着一条死去没多久的鲫鱼、笔和砚、一包朱砂、一条泥巴捏的鱼(用化腐朽为神奇塑造的)、一个盛了半盆水的木盆、一个杯子(从现代带来的),一把小刀(也是从现代带的)。
  花了几钟的时间,做好准备工作,曹易开始了第一步,血液。
  刚死的鲫鱼身上有血,曹易用刀子在鲫鱼身上割开一个伤口,接着是放血。
  曹易按照控制水的办法,把鲫鱼身上的血,导引了出来。
  看着一个又一个血珠落到水杯里。
  曹易脑海里冒出来一个念头,这一招如果放在受伤的敌人身上会怎样?
  很快,曹易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一招厉害是厉害,可看起来太过歹毒,会被人当成万恶的邪法,而且不符合道士的身份。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施展。”
  曹易自语了一句。
  低头,见水杯底部已经被鱼血覆盖了,曹易停止导引。
  第二步,画符。
  曹易把准备好的朱砂,倒进水杯里,和鱼血混在一起。拿起毛笔沾朱砂血墨,在泥鱼表面画了一个完整的八卦,又在周围加了一些特殊的符文。
  第三步,输送灵气。
  曹易手指放在泥鱼表面,催动金液还丹法,将灵气输送了进去。
  泥土表面的八卦和符文亮起了土黄色的光芒,泥鱼本身则慢慢的透明起来。
  时间渐渐流逝,泥鱼内部逐渐出现骨骼、血管、肉。
  曹易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一个多小时后,一条和死去的鲫鱼一模一样的鲫鱼出现。
  第四步,立刻放入水中。
  曹易立刻将鲫鱼放在水里,按照《还阳图》记载,顺利的话,一炷香之内就会复苏。
  一分钟,
  两分钟,
  ……
  三十分钟,也就是一炷香,到了。
  鲫鱼摇动尾巴,吐了一连串泡泡。
  “第一次就成功了”
  曹易脸上露出笑容。
  突然,鲫鱼翻起了肚皮,一动不动,显然,复活失败了。
  曹易并不灰心,还阳禁术的失败率本就高。
  一声敲门的声音响起。
  曹易打开葫芦,把一地的东西收进去,整了整道袍,走出房间,来到大门后,拉开门。
  门外,最近笑容很少的曹操,脸上带着淡淡微笑。
  最宠爱的幼子复原,死人可以复活的消息,让他心情大好。
  “丞相,你的眼睛?”
  曹易注意到曹操眼睛里布满血丝。
  “昨夜处理挤压的政务,歇息的太晚了。”
  曹操随口道。
  “丞相辛苦了,请”
  曹易让开身子。
  来到房间里,落座。
  看着欲言又止的曹操,曹易故作不知:“丞相一早到此,莫非是新的住处安排好了?”
  曹操立刻道:“新的住处已安排妥当”
  曹易噢了一声。
  曹操正要询问死人复生的事。
  曹易又道:“小公子的病情可曾反复?”
  曹操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点头道:“甚好,多亏了先生。”
  曹易又噢了一声。
  曹操正要开口。
  曹易又又道:“不要再喝草药了”
  曹操嘴角抽了抽,点头:“昨夜就吩咐下去了”
  曹易第三次噢了一声,抿了抿嘴唇,还要再说话。
  曹操再也忍不住了,抢先道:“昨日老夫离开时,听先生说了一句‘人死未必不能复生’,当真否?”
  曹易点头,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最好是一年之内”
  《还阳图》后面还有记载,复活的人距离当代越久,对法力的要求越高。
  “一年之内”
  曹操原本浮躁的心凉了不少。
  他昨晚一夜没睡好,不仅是为了复活郭嘉。
  还有,死去的父亲草嵩,弟弟曹德,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
  “其实贫道昨晚失言了,亡者已矣,还是不要打搅比较好。”
  曹易打起了退堂鼓。
  曹操立刻反驳:“先生此言差矣,以奉孝之才,一旦复生,于朝廷于黎民都是一件大好事,奉孝本人也一定非常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