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飞仙图


小说:诸武争锋  作者:饮马丰川
  诸武争锋第二十一章飞仙图男子看着箫剑生古怪的表情,问道:“想到答案了?还是准备承认自己无能?”
  箫剑生微微一笑,一口洁白牙齿在夜色中格外醒目,笑着说道:“还真有一件事算不上无聊事。”
  男子好奇的睁大眼睛,道:“不妨说说看。”
  箫剑生假装思索一番,说道:“这事介于生死之间,可以让人忘却生死,在某些人眼里,还要大过生死这条线,但这个问题很沉重,如果待会我说出来,两位能不能君子一些?”
  男子笑道:“如何君子一些?”
  箫剑生往后挪了几步,道:“就是万一说的不中听了,两位不能出手伤人,不能以大欺小,不能做不雅之事,不能两人欺负我一人,如何?”
  男子点了点头,道:“只要你说的无懈可击。”
  箫剑生又看向女子,似乎有些不放心她,等着女子也表态。
  女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迟迟不肯表态,还是男子和她耳语了几句,这才笑盈盈道:“但说无妨,姐姐保证不打死你。”
  箫剑生犹豫了一下,又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看着手牵手的这对男女,忽然压低声音笑道:“人生在世,除了生死,恐怕就数情欲之事为大了,不知两位亲过嘴没有?滋味如何?床榻之上翻云覆雨过没有?征战几时休?是不是常常在花前月下,津津乐道于这种无聊之事?”
  男子淡笑的脸色忽然收起来。
  女子星眸充实着杀意,粉拳即将呼出,箫剑生已经迎面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机。
  箫剑生赶紧说道:“两位既然不愿做君子,那就算我没说,正好我也不喜欢与伪君子相交。”
  下一刻,箫剑生突然转身,脚下生风冲向山底,其实在转身之时他的脸色已变,眼看着离山底越来越近了,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人裹着一阵疾风飘逸而来,咂舌之余,一男一女如魅影一般已经飘落在他身前,男子双臂环胸,面带嘲讽,女子手捏一柄纤细长剑,两人就那般挡住了他的去路。
  眼看无路可走,箫剑生干脆停了下来,喘了口气做好了打架的准备,冷笑道:“话粗理不粗,两位不觉得那番话很有哲理吗?从古至今,从圣到凡,请问那一人能脱开情欲二字,人非草木……”
  但就在这时,男子忽然笑道:“花言巧语罢了,投机取巧之辈。”
  箫剑生正色道:“不管如何,你敢承认我说的话没有道理?”
  男子还算豁达的笑了一声,微微的点了点头。
  箫剑生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女子细声细语说道:“算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从明日开始,姐姐准备带走赵凌雪,作为对你口无遮拦的惩罚。”
  顿时,箫剑生脸色煞白,怒道:“果然是狐狸精没安好心……”
  女子乐道:“那又如何,技不如人,委曲求全是最好的办法。”
  箫剑生猛的跨前一步,说道:“我重来不做委屈自己之事,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浅浅还是算了吧,欺负一个孩子实在无趣。”男子目色凝重的看了箫剑生一眼,平静说道:“小家伙,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和师妹来自何方吗
  ?告诉你也无妨。”
  女子扯了扯男子的衣襟,道:“师兄真打算告诉他,可是……”
  男子拍了拍女子的手背,缓缓抬起手,指了指太阳升起的地方,声音很低的说道:“我和师妹来自那骄阳升起的地方,哪里如仙境,但炎热无比,世人都向往哪里,但又畏惧哪里,因为哪里是传说中有龙腾翱翔的圣地。”
  箫剑生无力的垂下了剑一样的眉眼,失神道:“龙族……”
  男子轻轻点头,女子轻笑一声。
  箫剑生失声了,呆呆着打量着着这对男女,嗓子里久久发不出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箫剑生才缓过神来,恭恭敬敬朝着两位行了个晚辈礼,谦和道:“愿请教两位尊称。”
  男子说道:“吕子婿,除了酒鬼恐怕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们的身份,你算是第二个,聪明的话应该知道如何做了。”
  箫剑生轻轻颔首,又看向那女子,女子叹了口气,低语道:“苏浅浅,其实你应该知道。”
  箫剑生好奇问道:“如此说来,死去的白狐也是来自龙族?”
  苏浅浅轻嗯了一声,黯然神伤说道:“它灵智已开,不会轻易接近陌生人,除非这人身上有它感兴趣的地方,这也是我们对你好奇的一个原因。”
  箫剑生忽然回想起了曾经的那个画面,那时候他还年幼,白狐也还小,它吃东西的时候,还不忘专注的看着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在和他述说着什么,可惜,白狐已死,这些东西再无从谈起。
  想到了白狐,他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妹妹林儿和爷爷,眼神之中显出了浓浓的伤感,低声道:“或许是我自幼便是个死人,活着只考一口气罢了,白狐应该是感知到了这个,所以……”
  苏浅浅打断箫剑生的话,惊奇道:“说不定它对你身上的紫运很感兴趣。”
  箫剑生笑道:“很多人都对紫运感兴趣,看来它也是个贪心鬼了。”
  苏浅浅瞪眼道:“胡说,信不信姐姐将你的紫运剥离了?”
  箫剑生知道苏浅浅在诈唬他,更本没当回事,眼前这两人虽然还很陌生,但在他看来,并不是那种贪婪之辈,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就在这时,箫剑生对吕子婿笑道:“龙族很远吗?”
  吕子婿点了点头,道:“远只是距离的问题,更远的是距离都不可跨越的存在,比如空间。”
  箫剑生说道:“龙族遍地长满了黑漆漆的神木,到处是火红的土地,那些巍峨的建筑仿佛浮在云端一样,哪里的没有夜一说,有无尽的白昼……”
  箫剑生说的很陶醉,他没有注意到,此刻的吕子婿和苏浅浅俱是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不漏的听着他说,连呼吸的收敛了起来……
  箫剑生终于将看到过的说了一遍,然后长呼一口气,仿佛回想这些令他疲惫。
  吕子婿诧异的朝着苏浅浅使了个眼色,问道:“看来你很向往龙族?”
  箫剑生摇头道:“其实我宁愿做个普通人,裹着日出而作,日落而眠的日子,修行真的很无聊。”
  夜深渐渐深处,三人向山下走去。
  快到河边石桥
  的时候,苏浅浅说道:“师傅说过,人生如太阳,需散尽最后一丝光彩,方可沉眠,不然便是对生的亵渎。”
  箫剑生平静道:“家师还在那滩死水内闭关?”
  苏浅浅指了指天,白眼道:“小心听到,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箫剑生顺着那手指往夜空深渊出瞭望,看到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数不过来的星辰,其实他很想问一句,家师住天上,莫非是仙,然后觉得这问题实在无聊,便没有问出口。
  三人过了石桥,都是向朝天山的方向走去,快到山底的时候,箫剑生对吕子婿说道:“两位晚上可有夜宿之地,如果没有可有和我挤一挤。”
  吕子婿笑道:“不敢,担心打扰了你们的翻云覆雨啊。”
  箫剑生乐道:“她不在家,赌气出走了。”
  苏浅浅笑道:“那也不去,怕你问东问西。”
  还真被猜中了心思,箫剑生尴尬笑道:“那两位随便吧。”
  很快,箫剑生独自一人向石阶攀去,走了一程,不忘回头说道:“明日玄武灵动,两位切莫错过时机。”
  吕子婿摆手道:“除此之外,明日吕祖也会降世,如果能有幸见识,对你日后修行大有裨益。”
  莫非真有此事?
  箫剑生好奇道:“当真?”
  吕子婿不耐烦道:“信不信由你。”
  箫剑生兴奋的点了点头,向着半山的宫殿攀去。
  原来那假道人方静平并不是一派胡言,若真有吕祖降世一说……
  箫剑生忽然想起了赵凌雪,这等机会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就有些可惜了,最好也能让她看到,不敢说对她修行有所帮助,起码应该冲击一下她那颗反叛之心。
  箫剑生推开殿门,穿过漆黑的院落,殿内乌烟瘴气一团,他没有在一楼驻留,直接快步上了二楼,听了方静平的话,心里有那么一线希望,希望她在,哪怕冷着脸也行,他跨上楼梯之后便着急点起了一盏灯,整个二层都空荡荡,这里之前应该是某个有头脸人物的驻地,透过那花样繁多的木制桌椅能看出,这里也曾人烟旺过。
  而且这人应该酷爱书画,四周墙壁到处挂着各种墨宝。
  天玥枪就立在床头之上,一日的时间,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箫剑生皱了皱眉,向一幅挂在一棵方柱上的画走了过去,画中是一座若隐若现的九层古塔,塔顶之上端坐着一人,可以看出来年岁已经高,须发飘散,目视长空,老人身边还蹲着一只眸色猩红的乌鸦。
  除此之外,古塔之下跪拜着一群人,大部分人皆是不敢抬头仰望,脸色虔诚至极,只有一个不谙世事的顽童,脸带嬉笑,手捏一块顽石,似乎已经瞄准了那只乌鸦。
  其实画面除了那顽童和乌鸦之外再无看点,也没有落款,但箫剑生一直很认真的看着,他看着老人头顶之上的卷状云层,似乎在动,动静的方向是那些卷云好像要从中间裂开缝隙来。
  箫剑生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两个字,证道飞升,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一丝丝的心慌。
  就在这时,楼梯之上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