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绝对要杀了那个男人!(三更求订阅)


小说:忍界修正带  作者:李四羊
  雏田被德间拉回去做作业了。
  重新踏上回家的路,正戴心情大好,甚至下意识哼起了小曲儿。
  就说新一批的小韭菜苗子该长出来了吧,回村就立刻发现了这么一棵优质的,肯定能拿到手的39点属性点挂在了正戴的小本本上。
  这一次,回家路上没再出现插曲,正戴一路回到了前两年重新装修了一番的自己家院子。
  “匠叔,绣婶,我回来啦!”
  一阵乒乓碗盆碰撞的声响中,半数头发花白的绣婶急匆匆地撞门出来,满脸激动:“正戴!”
  正戴和她抱了抱,视线错过她看向倚在门框上的匠叔,笑了笑。
  已经55岁的匠叔前两年就打不动铁了,彻底把铁匠房扔给了二徒弟,配合娶了武器铺老板女儿的大徒弟,干得有声有色。
  “正戴,这次来家能住几天?”
  绣婶带着期待试探的问话让正戴稍微有些愧疚,虽然这六年来平均三个月会回来一趟,不过多数都只住个一两天便走,聚少离多。
  “这次短期不会走了,歌唱团解散了,我会在家呆很久。”
  “真的?”绣婶一脸欣喜,匠叔也露出了笑脸,“太好了。”
  “不,也呆不久。”很快绣婶又轻叹摇头,“一晃眼……”
  “一晃眼我都21岁了,过几天就该成家娶妻搬出去自己住了。”
  绣婶一怔,惊喜道:“正戴,你终于想成家了,不再推脱了吗?”
  正戴无奈一笑:“我这是替你说的,省得你次次都说,怪累的。”
  “你看你,把孩子都说烦了,赶紧让孩子进屋啊。”匠叔数落了句。
  绣婶瞪他:“你不急!你不急!也不知道是谁在正戴不在家时……”
  “好了,别唠叨了,这么大的雪你不嫌冷我还嫌冷,快进家吧。”
  总算进了屋,绣婶嘘寒问暖,很快话题又不知怎的被绣婶给转移了回去:“刚才你自己都说了,你都21岁了,每次都说等,说还小,这次可不小了吧。前两个月小红豆都过了18周岁生日了,这可是到一般女孩子的平均出嫁年龄了。”
  “如果、如果你不喜欢红豆……”
  绣婶略露纠结,道:“那宇智波一族的那个女孩子,叫什么……”
  正戴一怔:“雨梣?”
  “对,雨梣。如果是她的话,婶婶也能同意,虽然她比你大了两岁吧,但那个女孩子长得比小红豆还好看,还是大忍族的女孩,懂事……”
  “不,等等,等等,怎么扯到雨梣身上了?”正戴连忙打断。
  绣婶一顿,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道:“这两个月,她来找你好几次了,说你回来一定要让你找她。”
  雨梣也找我?红豆是为了吃,雨梣是为了啥?赌?不对,她没有红豆那么不靠谱,应该有正事吧?
  正戴自动忽略了绣婶后续的猜测唠叨,决定等在家陪会儿绣婶匠叔,先去宇智波一族一趟。
  正好,去调戏调戏小佐助!
  ……
  宇智波族地。
  身穿灰黑色夹克,脖挂精美黑宝石项链的俊秀小男孩蹦蹦跳跳地从家中跑了出来,“妈妈,我去找鸣人玩了,晚饭时间回来!”
  言罢他略显骚包的一摆小手,两名宇智波一族的中忍便瞬间闪身出现在他身后,如保镖般跟随。
  他是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一族族长的二公子,自小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父母哥哥全都溺爱着他。
  当然,他不知道这些溺爱其实是宇智波一族快乐试炼的一部分。
  此时的他生活无忧无虑,每天只去找和符合他‘大少’身份的火影家公子漩涡鸣人玩耍,偶尔再去泡泡新晋木叶村长老春野兆的女儿。
  虽然他还不明白什么叫‘泡’。
  他的童年可谓一帆风顺,如果说有事堪称不顺的话,恐怕只有……
  那个家伙!
  想到不开心的事,佐助微微撇了撇嘴,迈出族地大门,“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欺负我,爸爸总不管他。”
  “呦,小佐助,这是要去哪?”
  忽然传来的声音是那样的耳熟,佐助倏忽间瞪大了眼。
  那家伙!又来了!!
  快躲,快躲……他慌忙后退,下一瞬却觉脸颊两侧多了双大手,扯着他的脸蛋变换出数十种形状。
  “疼!”佐助眼含泪水。
  “哎呀,抱歉,力气大了。”毫无诚意的道歉中,扯着他脸蛋的大手丝毫未减力量,又拉扯几秒,才松开揉起了佐助的头发。
  一直把他有打理过的整齐发型弄成一团杂草才停止。
  “可恶!你……你们两个,为什么不拦下他?!”
  被他指责的两名宇智波族人无辜地笑了笑,谁能拦下正戴?他们也不想拦,这小祖宗是该被管教。
  没得到回应的佐助气恼地瞪了瞪正戴,根据他从小到大的受虐经验,没做出任何还击,回头踢了身后的宇智波族人小腿一脚,抹着眼泪就往族地里跑。
  不是去告状,而是去练习场。
  修行!我要修行!
  “等着,我绝对、绝对要报仇!杀了这个男人!呜呜呜——”
  ……
  ……
  “我绝对要杀了那个男人!”
  与此同时,水之国某角,面容精致如女孩的八九岁男孩如是朗声说着,小脸上满是认真。
  “我妈妈和你妈妈,都是因为他才流落到这里的,你难道不恨他?
  君麻吕,来帮我吧!”
  对面,与之年龄相仿,白发绿瞳的男孩轻轻摇头:“白,我妈妈说了,木叶村正戴是比水影大人还要厉害的忍者,我们打不过他的。
  而且当初是我们两个家族选择叛乱,错的也不是他……”
  “我不管!”白激动打断:“仇我一定要报!君麻吕,你帮不帮我?”
  君麻吕嘴唇开合,无奈道:“打不过他怎么报?放弃吧,白。”
  “不努力怎么知道打不过?”白伸出右手,凝聚出三根冰针,“我已经能熟练使用血继了,我会变得很强。君麻吕,我们来对练吧,迟早有一天,我能够杀掉那个男人!”
  君麻吕一脸犹豫,忽然间脑袋一转,喝道:“谁在那里?!”
  一个有些慌张的中年男人从树后露出头,君麻吕眉头一松,嘟哝着‘原来是早田叔叔呀’,旁边白却怔了怔,咬牙挥动右手。
  三根冰针窜射,中年男子惨叫而倒,君麻吕瞬间瞪大了眼。
  “你疯了?!白!!”
  白脸色煞白,但咬牙坚持:“他看到我制造冰针了,不能让他把消息泄露出去,必须杀了他!”
  “不行!”君麻吕连忙阻拦。
  “闪开!君麻吕!”
  “那是早田叔叔啊,你真的疯了吗,白!”君麻吕掌心探出骨尖。
  两人对峙片刻,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蠕动了两下,忍着疼将三根冰针拔出,猛然起身,撒腿向村子里跑,“救命!救命啊!”
  “这里有两个小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