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你可以先跑39米


小说:胧游白书  作者:银眼的斩杀者
  户愚吕兄弟在圆形比武场里静静站着,肚子上的灵气剑早就消失不见。以他们的实力自然不会输给幽助和桑原,之前的失败也仅仅是在坑垂金罢了。
  “辛苦了。”左京出现在电子屏幕上,他微笑着说道:“演技精湛呢。”
  户愚吕(弟)淡淡说道:“我的耳力很好,听到了他们的战术便加以利用。不过故意败北产生的心理压力倒是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
  左京带着歉意说道:“抱歉,垂金是个狡猾又胆小的家伙,也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将对方的财产一网打尽。”
  户愚吕(弟)点头:“我明白,用不着向我解释。只要能举办暗黑武术会就好,到时自然可以一雪前耻。”
  “你已经决定好这次的大会的嘉宾了?”
  “嗯,就是浦饭幽助,会射灵丸的那个。那家伙具备相当不错的天赋,有着越战越强的本领。”户愚吕(弟)停顿了一下说道:“本来我更看好姐姐,只可惜她无心武艺,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浦饭幽胧吗?”左京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问道:“她很强?”
  “她不是强,是完美。”户愚吕(弟)沉声说道:“就战斗力而言她比鸦和武威还要略逊一筹,但卓越的技巧却能让她将为数不多的战斗力成倍的发挥出来。就好比同样是剑,拿在普通人手中不过是危险品,在绝世剑客手中却是能创造时代的凶器。”
  “技巧?”左京想了想问道:“难道不能以你的力量进行碾压吗?”
  “我不能确定。”户愚吕(弟)摇了摇头:“浦饭幽胧一定还有后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那一定是足以与我抗衡的后手。那个女人可是跟垂金一样胆小,如果不是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她是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怎么能说是胆小呢,这叫谨慎才对!户愚吕,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幽胧走了进来,笑眯眯的说道:“毕竟我是在同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恶棍打交道,小心一点也很正常吧。”
  户愚吕(弟)哼了一声:“背后说人坏话不好,所以你干脆就当面说吗?”
  “哎呀哎呀。”幽胧笑着说道:“关注点竟然是这个,看来你是承认恶棍的身份了。不错,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男人。”
  左京咳嗽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交流,他依旧是一副笑面虎模样,慢条斯理的问道:“幽胧小姐,不知道你的工作完成的怎么样了?”
  “放心,我亲自出马,当然一切顺利。垂金明面上的资金都通过正规的渠道转入了你提供的十三个户头里,至于暗地里的资金嘛……”幽胧说着看了一眼户愚吕(弟),耸耸肩说道:“拜某人精彩的表演所赐,应该也尽数落入了你的腰包。毕竟咱们BBC可是比日本政府还要讲究诚信的组织,开设的赌局可从来没人能赖账。”
  根据幽胧与左京的协议,她帮着左京坑垂金,左京就要为她争取BBC的一个席位。如今的幽胧已然是BBC的一员,所以她说“咱们BBC”也不算错。
  左京淡淡一笑:“说起来我都忘记恭喜幽胧小姐了,以十四岁之龄加入BBC,不仅是前无古人,我想也必定后无来者,将来定会前途无量。”
  幽胧心中哼了一声,左京这家伙真不愧是低配版小马哥,演技还真是高的不行。如果不是她熟知剧情,说不准还真被这货给骗了。她可知道左京对BBC的人没安什么好心,虽然借助BBC的财力举办了暗黑武道会,但从一开始就打着卸磨杀驴的心思,最后更是让户愚吕把BBC给一锅端了,完成了国际刑警们做梦都想完成的事情,硬生生客串了一把正义使者。
  估计在他的想法中,BBC不过是条快沉的大船,能用这张毫无价值的船票换来幽胧的临时效力稳赚不赔,只可惜幽胧也盯上了BBC,左京是想要消灭BBC以实现他前往魔界的愿望,而幽胧却是要吸收BBC的财富与势力以壮大自己。
  从宏观战略上来讲,两人依旧还算是盟友,所以谁也没有撕破脸的意思。至于最后鹿死谁手,那就要看谁能棋高一着了。
  左京掐灭了烟头,对户愚吕(弟)说道:“如无意外,暗黑武道会将在两月后举办,在此之前,你就好好休息吧。”
  “Yes,sir!”户愚吕(弟)意外的飚了句英文,大概是因为大战临近而心情愉悦吧。
  左京的映像消失,户愚吕兄弟也转身准备离开,但幽胧却横跨一步站在了他们的对面。
  “如果是想帮浦饭幽助求情就免了。”户愚吕(弟)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愿意代替他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抱歉,我的爱好里可没有战斗这一项,你的愿望大概是要落空了。”
  “那你拦着我要干什么?”
  幽胧微微一笑:“我是代表复仇者联盟来邀请你加入的。”
  “复仇者联盟?”户愚吕(弟)耸耸肩膀:“我目前在左京的公司就职,并没有跳槽的打算。”
  “兼职也行啊。”
  “那也没兴趣。我的仇早就报了,完全没有复仇的对象。”
  “复仇没兴趣,那对力量你总有兴趣了吧。”幽胧笑眯眯说道:“想知道我获得力量的秘密吗?”
  户愚吕(弟)的脚步停了下来。
  从时间角度来说,少女应该远不足以达到B级的强度,就算她天赋再高,年龄也是个不可忽视的硬伤。她能达到现在这种程度,肯定是有着与众不同的手段。
  户愚吕(弟)推了推墨镜:“你愿意告诉我?”
  幽胧弯起嘴角,因为她知道鱼儿已经咬钩。这世界上可没有无欲无求的人,以为无欲无求本身也是一种欲求。拿着合适的东西去找合适的人交易,这就是少女最擅长的事情。
  你户愚吕不是迷信力量吗?好,我就向你出售力量!
  幽胧手掌一翻,一枚凭依果就出现在了掌心。似乎是感应到了户愚吕身上对武艺最纯粹的欲望,这枚“核桃”突然张开,露出里面猩红的眼珠,同时还伸出数根细小的触手向对方身上蔓延。
  可户愚吕(弟)是个能控制自身肌肉的妖怪,那些触手根本连他的表皮都刺不破,在努力了一阵之后,凭依果最终只能无可奈何的收回了触手,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是什么鬼东西?”户愚吕(弟)皱眉问道。
  “说是鬼东西也太过分了,它叫做凭依果,是以欲望为食的生物,也是力量的源泉。”幽胧解释道:“根据测试,人类被它寄生后能提升三十倍左右的灵力,妖怪更能达到夸张的五十倍。如何,只要加入复仇者联盟,我就能免费送你一颗哦。”
  户愚吕(弟)还没吭气,户愚吕(兄)就已经迫不及待了:“五十倍!?小丫头,快把那宝贝交出来!”
  以卑鄙著称的户愚吕(兄)是个十足的恶棍,他的概念中可没有什么公平交易的概念,看上了就要,喜欢了就抢,强盗思维已经深入他的脑海。虽然对幽胧口中所说的夸张功效有所怀疑,但没有五十倍有五倍也好,没有五倍有一倍也行……他可是已经有二十多年都毫无寸进了。
  对力量的渴望让他毫无保留的发起了攻击,明明站着没动,浑身上下却突然射出无数尖锐的肉刺,如同是一个巨大的海胆一般,散发着攻防一体的霸道。
  他跟户愚吕(弟)一样都能操控身体,但与弟弟不同的是他无法强化身体,而是能随意改变身体,不仅心脏大脑等重要器官能在体内自由移动,就连身体外形也能随意改变,如同是一块可以随意揉捏的橡皮泥,有着五花八门的攻击手段,每一种都足以令人意想不到。
  这招海胆攻击他十分拿手,那些跟树枝一样的肉刺有着狙击步枪的出膛速度和击穿主战坦克装甲的强大威力,凭借这一招他不知秒杀过多少成名已久的强大妖怪,对付幽胧他也认为不在话下。
  “砰”的一声,肉刺尽数扎在了一面五彩斑斓的屏障上,户愚吕(兄)略微吃惊:“灵光镜?哼,连反射能力都来不及添加进去,这样的半成品有什么用,给我破!”
  说破就破,随着妖力爆发,肉刺猛的向前一突,这面灵光镜仅仅坚持了一秒就宣告破裂。
  但一秒也是时间,幽胧要的就是这一秒。
  洁白的羽翼张开,少女已然进入寄生状态。她身体一轻向后飘去,想要飞上空中故技重施,但户愚吕(兄)早就见识过她的战斗方法,自然不会让她如愿。
  就听他怪笑一声,嘿嘿说道:“鸟儿还是乖乖给我待在笼子里吧!”话音落下,幽胧身后的地面突然裂开,从来面窜出大蓬交叉相错的肉刺,密密麻麻仿佛是用荆棘编成的鸟笼,劈头盖脸的就超幽胧身上盖去。仔细一看,户愚吕(兄)双脚站立的地方满是裂痕,看来他是把一部分肉体从地下延伸过去,在暗中布下了这个杀招。
  再往上飞无疑于字面意思的上的自投罗网,幽胧只能重新降回地面。她双脚更一落地,荆棘大网便将她罩了进去。户愚吕(兄)得意的笑了起来:“嘿嘿嘿,这下看你往哪逃?不想死的话就快把刚才那东西交出来!”
  逃?为什么要逃?虽然荆棘遍地,但少女也并非没有披荆斩棘的能力!
  影高野奥义,驱魔剑!
  蓝色的光芒从荆棘中透了出来,锋利的剑刃割开了肉,切断了骨,在腥风血雨中幽胧重新夺回了自由!
  幽胧一手拿着驱魔剑,一手抖落着身上的血污:“真过分啊,衣服都被弄脏了。”
  “嘁,你这家伙!”户愚吕(兄)气的咬牙大叫:“你很快就没时间担心衣服了!”喊话间,他身体缓缓沉入地下,随后地面就传来一阵比比索索的怪响。
  “藏起来了吗?”幽胧皱眉说道:“躲在地下,似乎常规手段打不到啊。”
  “哼哼哼,这可不是单纯的躲藏!”地下传来户愚吕(兄)得意的声音:“你无法攻击我,而我的身体已经布满了整个房间,可以从任何方向向你发起攻击。想要猜猜我会从哪边攻过去吗?左边,还是右边?”
  幽胧想了想,很肯定的说道:“右边,一定是右边,右边可是我的幸运方向呢!”
  “叮咚,答错!真正的答案是下边,作为惩罚,你的命就由我收下了!”
  随着话音落下,无数肉刺从幽胧脚下破土而出,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那数量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幽胧虽然挥舞翅膀想要拔高身体,但速度显然慢了一拍,只能拼命挥剑斩断肉刺来延缓被追上的时间。
  “你的选项里可没有下面啊,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少女不满的骂道。
  “哈哈哈,多谢你的夸奖!”户愚吕(兄)得意的声音传来:“不过只有一把剑的你又能斩断多少根肉刺呢,这种程度的攻击我可是应有尽有!”
  “一把剑?”幽胧笑了:“看来你不止卑鄙,而且愚蠢。”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后手我也有,论卑鄙,你还远不够格!”幽胧身上的灵力突然爆发,那些因追赶而飘落的羽毛突然发出蓝光,在户愚吕兄弟惊讶的注视中,一百多把小一号的驱魔剑就以羽毛为核心凝聚出来,它们汇聚在一起,如同是用剑形成的蓝色洪流,驾驭着尖锐的风,狠狠的撞向了丑陋的肉刺大军!
  在利刃之下,血肉之躯不堪一击。
  就算这血肉经过妖气强化,但利刃也有灵力加持。
  同样是一心多用,但幽胧显然更胜一筹,如果说剑刃洪流是灵动的蓝色巨龙,那肉刺大军不过就是畸形笨拙的丑陋怪物,仅一个照面就被斩了三分之一,形势瞬间逆转。
  “混蛋!”户愚吕(兄)骂了一声收重新将肉刺收回地下。这些毕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自然也有痛觉。如果能够建功还可以忍忍,既然眼瞅着奈何不了幽胧,他自然也不会送上门去让人砍。
  “别以为就这么完了,我可以一遍又一遍的发起攻击,只要你有一丝松懈就是你的死期!”
  “一遍遍的发起攻击?”幽胧嗤笑一声:“敢在我面前玩脏套路,你还太嫩啊!”
  “别虚张声势了,我藏在地下,你根本攻击不到!”
  “是吗?那就试试看好了!”幽胧说着打了一个响指,圆形比武场的天花板、地面还有四周的墙壁瞬间发生了数起强烈的爆炸,从破损处无数焦黑的肉块散落出来,连带着户愚吕(兄)也忍不住惨叫一声。
  “我去,你到底把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啊,怎么上下左右到处都是?怪不得要钻入地下呢,肯定是因为现在的鬼样子见不得人对吧!”幽胧毫不留情的吐槽。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找到我的身体所在?”户愚吕(兄)气恼叫道。
  “是灵气。”户愚吕(弟)开口解释道:“刚才的战斗中她把灵气附着在了你的身上,形成了跟炸弹一样的状态,只要稍加一个念头就能将其引爆。”说完户愚吕(弟)看向幽胧:“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鸦的技巧吧?是他教给你的?”
  “教?为什么要教?”幽胧伸手用灵气制造出一个跟Q版自己一样的炸弹娃娃,理所当然的说道:“这种简单的技巧不是应该一看就会吗?”
  户愚吕(弟):“……”
  “哼,就算那样那又如何!”户愚吕(兄)嘴硬说道:“被附着了灵气的地方都是些不重要的部位,只要你找不到我的大脑和心脏,你就永远杀不了我!”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以为躲在地下我就无可奈何了?我想你一定没听过挖地三尺这个成语吧。”幽胧抬手一招,剑刃洪流便在她上空汇聚,在户愚吕兄弟惊讶的注视中,那些“小剑”纷纷开始融合汇聚,逐渐变成了一把四十米长的超级“大剑”!
  户愚吕(兄)气急败坏的大叫:“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影高野奥义,驱魔剑。我在原基础上做了些小小的改动而已。”
  这特么一点也不小!!!户愚吕(兄)在心中大骂。
  “出于仁慈,我允许你逃跑,就让你先跑个39米好了。”幽胧隔空操控着40米大剑,十分坏心眼的说道。
  眼瞅着那把大剑就要落下,户愚吕(兄)终于怂了,连忙叫道:“等等,我认输了。”
  “抱歉,我还没尽兴,不接受投降!”
  话音落下,大剑也落下,如刀切黄油一般,瞬间就插入了地面二十多米,然后幽胧手腕一转,长剑扭转上挑,就听轰隆一声大地就被挖了个深坑,泥土和石块纷纷飞了起来,而一个小小的黑影却意外的向下落去。
  那正是户愚吕(兄)的真身所在,如今的他已经缩小到了三十公分大小,在肉体大部分被摧毁的现在,他已经失去了正面对抗驱魔剑的能力。
  “找到你了!”幽胧眼睛一眯,大剑便狠狠向户愚吕(兄)劈头砸去,户愚吕(兄)大惊失色,眼瞅着就要中招,一个厚实的身影突然挡在了剑刃行进的路线上。
  “轰隆”一声,整个圆形比武场都一阵晃动。待烟尘散去,就见户愚吕(弟)单手架着大剑,小腿已经没入了地面。大地被斩开了一条深深的沟壑,却在他面前戛然而止。
  “80%。”户愚吕(弟)暗暗吃惊,缓缓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出战暗黑武道会吗?”
  幽胧耸耸肩:“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个?”
  户愚吕(弟)遗憾的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复仇者联盟,我加入了。”
  幽胧愉快的笑了,对反派可不用将什么大义,只要拳头够硬就行。她挥手散去驱魔大剑,笑盈盈的飞到户愚吕(弟)身边,跟个没事人一样说道:“刚好距离暗黑武道会开幕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你就先跟着我去趟复仇者联盟的总部吧,我也好把你介绍给大家。”
  户愚吕(弟)没有反对,只是淡淡问道:“在哪里?”
  幽胧微微一笑:“式神町。”
  ——————————
  懒的分开了,二合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