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纪元第一大罗之威


小说: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作者:纸生云烟
  叮咚,
  鬼车鸟首甫一出现,惨绿大盛,状若凭空出现一轮怪异的妖日,大可及空,充塞于内外,其色沉郁,光满萋萋,森森然之气氤氲,来自于上古洪荒的诵读声响起,一声接着一声,一下接着一下,由远而近。
  叮咚,叮咚,
  随时间推移,妖日越来越大,惨绿阴鸷的意念贯通内外,在同时,来自于上古洪荒的诵读声缠绕气机,凝成实质,自成大大小小的音轮,或碰在檐下,或撞在柱子上,或打在穹顶,等等等等,并反射下来,再次弹起,一分二,二成四,四化八,八成十六,到最后,万万千千,千千万万。
  叮咚,叮咚,叮咚,
  音轮碰撞,惨绿弥漫,沾之无声无息扩散,整个大殿中吹起怪风,宏大的意志在降临,即使只是星星点点渗入,就改变规则,扭曲乾坤,让眼前似乎不再是云楼宫,而是换了天地,来到群妖肆虐的世界!
  十个鸟首或上或下,攒起如环,二十道惨绿森然激射,落到梵光层层叠叠的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上,感应到宝塔内梵火燃烧所具备的剔透净化,以及如意舍利的圆满之功,再眸光一转,盯住盘在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上,躯体扭曲如龙,双脚踏着大地,正在抽取李府积累的气运功德,脖颈之上微微仰起,俯视宝塔的托塔李天王,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道,“李天王,住手!”
  话音落下,天妖力纵横,直指李天王。果决,干脆,强势,霸道,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只有铁血的爆发。
  在天庭玄天府中,李元丰负手而立,背后的妖气拖到地面,徘徊来回,他看向云楼宫,面容上不见悲喜,从从容容。
  为何问都不问,说都不说,直接动手?原因很简单,因为李元丰明白一件事儿,梵门要借助托塔李天王的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来剔除孙悟空体内的所谓异种气,令其成为万万千千的佛之子,整个事情很大,牵扯很多,既然已经推行到如此程度,双方的付出都很大,只可能继续向前,断无可能有任何的收缩。
  不管自己如何舌绽莲花,李天王都不会改变,既然如此,何必浪费口舌,直接动手就是了!
  “还是小看了你,”
  李元丰眸光深沉,望着宝塔和宝塔上的李天王,对方手中的宝塔委实不凡,特别是在梵门中的意义相当惊人,李靖能够有福泽得如此宝塔,根子很深。正是这样的隐藏,让自己都没有想到,孙悟空和猪八戒上天庭告御状都能够让梵门玩出花来,一出又一出的。
  要是早知道李天王和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的隐藏之处,就能够猜出梵门的布置,提前有所动作。现在来讲,本着凡是梵门所到,都要搀和一脚,阴差阳错下,确实入场了,可并不是全盛啊。
  “不过,”
  李元丰身上的力量不断攀升,节节向前,现在已是图穷匕首见,没了其他弯弯绕绕,局面非常简单:梵门要用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剔除孙悟空体内不符合梵门的东西,将之精华;自己呢,就是要破坏,不能够让梵门全功!
  简单的事儿,很快就会出结果!
  且说在云楼宫大殿里,托塔天王李靖盘在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上,正源源不断汲取府邸中厚重的功德气运,来全力驭使宝塔,对于猪八戒的呵斥,禺狨王的暴起,他神情平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样,但当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借助在场的禺狨王投下丝丝缕缕的天妖力后,他立刻被惊动,面容上的平静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人遇到下山虎,如临大敌。
  “大罗。”
  李靖看着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周匝空间浮现出细细密密的裂纹,每一道就跟张开的嘴巴一样,黑洞洞的,能够吞噬时空,所有的东西在这样的力量面前臣服,就如世俗中的平民百姓也好,朝廷官员也罢,见到了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帝王。这就是大罗之力,超乎之上,无与伦比。
  “幸好是在这里。”
  李靖感应到大罗之威,即使他根基厚重,经历非凡,依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惊惧,这是下位者面对上位者的天然烙印。不过他没有降服,因为这是云楼宫,是他托塔李天王的府邸!
  说起来,托塔天王李靖本来就是心思缜密之辈,这么多年率领天兵天将和域外敌人厮杀,多次也是死里逃生,习惯性地会多想,多做准备。更何况,涉及到和梵门的这次合作,牵扯很大,李天王更是能多准备就多准备,有备而无患!当看到不在预料中的禺狨王跟随孙悟空,猪八戒,太白金星出现后,李靖就知道,自己的准备没有白费!
  轰隆,
  念头所到,云楼宫的四角之上,无数的篆文排列组合,形成云台高举,青水晕波,似春燕掠水,惊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下一刻,每一个角上的云台上的青水开始激荡宏大的力量,向正中央去,落到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周匝,凝成万劫不磨的宝轮,冉冉转动,阻挡住横浸而来的大罗之力。
  轰隆隆,
  云台上的青水不是其他,而是李天王在天庭积累无数年来的天眷,功德,运势,等等等等,辅之以秘术,再归于地气中,令之有一种能够干涉现世的博大浩瀚。这样的力量一出,整个时空都氤氲出一种羊脂美玉般的光辉,如琉璃,似翡翠,像玉石,纯粹自足,镇压所有。可纵然这样的积累,这样的力量,碰上李元丰的大罗伟力还只是抵挡了刹那,就已经消耗一空,半点不剩。
  “李天王,”
  李元丰负手站在玄天府中,眸光如鹰隼般盯着云楼宫中的局面,只见此一击后,云楼宫上空原本葱葱郁郁的天眷硬生生被削去大半,只剩下浅浅的一层,几乎能够看到底部。这样的景象,等于数代积累,一朝全空,委实触目惊心,让人震撼,李元丰看在眼中,他的声音中蕴含冷意,道,“真是够舍得的!”
  声音虽冷,但也有着佩服,李天王此举可谓壮士断腕,扎扎实实地付出,用的自己无数年的积累,绝不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能够做到这一步,李天王不愧是现在李家之主,连梵门都赶上来求合作的。
  “不过,”
  李元丰佩服归佩服,可也只是一瞬,他屈指一点,宏大的天妖力再次降临,又上一个层次,排山倒海,继续打向李天王以及他蟠着的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
  “可惜,”
  李元丰看着自己力量丝丝缕缕提升,有点可惜。托塔天王李靖在天庭位高权重,在他的禁制严压下,自己的力量受到阻挡,再加上禺狨王虽然力量不弱,可到底无法承载自己过多的伟力,正是这样,自己的力量只能徐徐提升,一点点渗入。换个地方的话,自己大罗伟力贯通时空,推翻因果,直接降临,谁能阻挡?
  “大罗,”
  李元丰在可惜自己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够把全部力量降临,只能够丝丝缕缕投入,一点又一点缓慢上升,可这第二次后,投入的力量明显比第一次上了一个台阶,增强许多。这样明显增多的力量让李元丰还不满意,但落在哪吒三太子眼里,却是十足十的震惊。因为在李元丰的天妖力激荡下,自哪吒来到天庭后就入住的厚重幽深气象森严的云楼宫浮现出纵横的裂缝,看上去如扭曲的黑蛇一样,让人害怕,生出不详之色。
  随时间的推移,不祥之色不断扩大,覆盖四周,隐隐能够看到,在里面,瘟疫横行,火山爆发,杀戮四起,天灾与人祸并行,源源不断。原本云楼宫紫青氤氲,功德垂落,置身其中,无病无灾,万魔不侵,但现在遭到破坏后,如果持续下去,云楼宫中的人的命运会急转直下,从此多灾多病,厄运缠身。大罗之力扭转所有,改变祸福,就是如此霸道!
  “挡不住。”
  哪吒三太子不像托塔天王李靖般完全熟悉云楼宫的底蕴,可他常年待在天庭,生活在云楼宫中,也是了解个七七八八的,云楼宫的底子,一部分抽取出来,在供给自家父亲托塔李天王驭使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镇压孙悟空,剩下的绝大部分已经用了,来阻挡玄天圣君刚才的大罗之力。面对这比第一次更强的第二次大罗攻击,没有什么能拿来阻挡了。
  “接下来,”
  哪吒三太子对于云楼宫的局面崩溃看在眼里,可他同样对自家父王有自信,自家父王敢参与如此重大之事,甚至搭上了云楼宫这么多年的积累,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六失败!
  嗡,嗡
  眼见李元丰霸绝天下的天妖力要打在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上,把宝塔击落,让李天王蒙尘之时,突然间,四下时空中响起诵经声,此声来自于冥冥,回响于现世,甫一出现,淡淡的梵色延伸出来,只是瞬间就充塞于所有已知未知。
  嗡,嗡,嗡,
  梵门的贝叶灵文跳跃,刚开始之时,凝成须弥山之相,此山位于世界中央,周匝有八山八海绕其四周,入水深不见山底,出水不见山顶。整个山有四宝组成,北面为黄金、东面为白银、南面为琉璃、西面为水晶,四宝映照下,让须弥山上空的色彩趋向于虚空色,纯正非常。再往上,能够看到,须弥山上有无数的世界,有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层层向上,越往上越上,但世界本质越高。而在须弥山的山顶,则是梵门净土,梵门中至高无上的大佛跌坐在上面,檀金宝身,诵读梵经。
  在以往,不是没有梵门弟子观想出须弥山之相,甚至有的罗汉和菩萨专门修炼的神通中有须弥山镇压一切的梵理,让观想出的须弥山之相具备一部分真正须弥山的伟力,能够降妖除魔,但他们观想出的须弥山之相比起眼前的须弥山来讲差距实在太大太大。如果说那些人观想出的须弥山之相是萤烛之光的话,那么现在出现在云楼宫中的须弥山称得上日月之辉,光明万丈,耀眼夺目。
  这样的须弥山降临在云楼宫,所到之处,时空凝结,福禄寿全来,镇压所有。恐怕再上一步的话,就是须弥山本体降临的程度了。
  “梵门的上境之力,”
  太白金星继续在角落中打酱油,不过他眼光毒辣,认出现在激荡在云楼宫中的梵色,这样的力量落下,不但映照地李天王蟠着的黄金宝塔光芒万丈,更阻挡住睥睨天下不可阻挡的天妖气!
  “梵门大能,”
  太白金星缩着身子,离得远远的,他只看到云楼宫中梵色和天妖气碰撞,余波凝成金绿两色,不断旋转,来来回回,发出海啸般的声音。别的不说,只这声音,就令时空出现折叠,跟发皱一样,非常难看。
  “梵门的客人做客就做客,这么不规矩,就是欠打啊。”
  李元丰的十个鬼车鸟首氤氲着惨绿色的眸光,声音自高处传下来,充满着毫不掩饰的讥讽和嘲笑,他和梵门的关系难以缓和,也不必缓和,碰到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不过李元丰口出讥讽,也在考虑现在的局面。毫无疑问,梵门在天庭的力量不弱,最起码现在冒出的就是真真正正的上境之力,再加上在云楼宫,由于梵门和李靖的合作,李靖已经放开云楼宫对梵门力量的抵挡,让梵门力量可以畅通无阻进来,这样的待遇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比起梵门的人,自己的一个很大优势就是,不管如何,自己的这个身份是天庭的玄天圣君,天然具备天权,而且天权不小。自己在天庭行事,自有天权加持,具备一部分天庭的力量。
  “而且我还是本纪元得道,”
  李元丰冷笑着,身上的力量勃发,一种撼动寰宇的力量爆发。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