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太后娘娘午睡忙


小说:富贵盈香  作者:茴音
  富贵盈香第一卷·一痕沙第二百一十四章太后娘娘午睡忙大内,含凉殿。
  午时,温度高涨,燥热不减,太液池南岸的含凉殿前,水光凝碧、清爽宜人。
  宫殿邻水的一侧开了半扇窗户,却又放了霞影纱的帘子,一阵风吹来,霞影纱帘缓缓晃动,如同美人绰约的姿态,偏叫人看不清内里的光景。
  太后娘娘自入夏搬到含凉殿避暑,至如今入秋还不曾搬走。
  负责清理太液池的宫人远远瞧见放下的霞影纱帘,皆悄悄的退远了去,因为太后娘娘有午时小憩的习惯,他们可不敢扰了太后清静。
  含凉殿中,一张堆玉镶金的大床上,太后王恩恕宽解衣带,任由一个太监在她背上揉捏按压,缓解疲惫。
  那太监手法老道,太后娘娘随意的趴着,嘴里时不时的嗯哼两声,而后,按着按着太监的手势变了,位置也越来越往下、越往里……
  令人贪恋的欢愉袭来,太后娘娘压抑着叫声,却想要得到更多,她主动的翻了个身,那太监便正面的上下其手,瞧见太后娘娘就快到了,熟练的从床头的一个乌木小匣子里取出来“工具”,细细的涂抹了,刚要行事,门口传来一声轻咳。
  被中途打断,太后娘娘十分恼怒,宫中谁人不知她午睡的习惯,竟然这个时候上门来?
  宫女绿衣轻声到:“娘娘,是定国公来了。”
  “他来作甚?还嫌不够乱?”
  那太监拿着“工具”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虽然手上功夫不错,但眼力见儿和心眼儿在这宫里就有些不够看了,王恩恕正在气头上,瞧他这一幅傻乎乎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抓了一个墨绿的迎枕就打在那太监身上:“滚!”
  那太监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叫他进来吧。”王恩恕胡乱披了件衣裳,霍准就进来了。
  他如常的给太后请安,瞧见床角的“工具”心头一热。
  “你来做什么?不知道哀家要小憩的么?”
  语气实在算不上好,可霍准既然已经看到了“工具”,心里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站起来,高大的身躯笼罩着王恩恕,坚实的臂膀一把将她抱住:“微臣……想娘娘了。”
  王恩恕脸一红,心一跳,身子一抖,整个人顿时就热了起来。
  刚才“做事”只得了个半途而废,如今的她好比被冷水泼过的火焰,虽然势头减了,但火却没有灭,如何经得起霍准这样一个真男人的撩拨?
  霍准感受到王恩恕的身子已经软了,一把将人抱到床上,大床发出时而轻缓时而极速的响动,床幔随着床的响动轻轻摇摆,门外的两个宫女红了脸。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太后娘娘的“午休小憩”才算是结束。
  霍准悄悄的揉了揉自己的老腰,暗道一声果然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太后娘娘是先帝继后,论年纪比今上还小上一岁呢,哪里能受得住这宫廷寂寞。
  王太后并不急着要水梳洗,反而有些贪恋男人的身体,他们便肩膀贴着肩膀,肉贴着肉,开始叙话。
  经过一番“疾风暴雨”,王太后久旱的身心得到滋润,语气软和了太多:“说罢,究竟是什么事?”
  霍准伸出胳膊将她揽进怀里,语气却不敢踰矩:“娘娘明鉴,自然是齐王妃的人选一事。”
  “你还有脸说?你那小女儿也忒不成气了些,给她这许多机会,她都抓不住李琋的心。”王太后差点又要动怒,可想起如今姿态,又软了下去:“也是那何香云作死,若不是她弄个娘家侄女来打擂台,哀家早早便赐婚下去,哪里还会出这许多乱子。”
  霍准的手指轻轻的抚弄着王恩恕的肩膀:“娘娘所言即是,可谁想到那李琋竟然是个……”他想起太后平日寂寞,也要找太监排遣,便止住了话头。
  太后娘娘心里冷哼,从他的臂弯里抽出来:“查到了么?那小太监究竟是何许人也?你我日夜盯紧了齐王府,可曾有什么发现?”
  “齐王府如今严防死守,如同铁通一般,或许李琋那小子确实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哀家早就说了。上一回林绮的失踪不是意外,也不是李琋的运气。”
  王恩恕掀开锦被,霍准连忙伺候她穿衣:“是娘娘深谋远虑。那沈家那丫头,您觉得当如何处置?”
  “呵,左右玉玺已经被李慎拿去了,沈家那个……倒是不用太在意,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清楚那个小太监。至于齐王妃,哀家会亲自赐婚。”
  “陛下那里,会应允么?”
  “呵,他的志向早都消磨光了,只要他的儿子和女人不死,就没有什么允不允的。回去好好教导你女儿,哀家可不要一个无用的齐王妃。”
  “是。”
  霍准的衣裳已经穿戴整齐,两人恢复到君臣关系,王恩恕的衣裳繁琐,刚才出了汗又想叫水沐浴,却在开口吩咐前问霍准:“哀家听说,姀儿有孕了?晟儿可有稳重些?”
  说起霍晟,霍准脸上露出笑意:“晟儿话不多,但向来是个又成算的,如今眼看要当爹了,办事自然更加稳重牢靠。也是娘娘帮晟儿选了个好媳妇。”
  王太后心中满意,摆摆手:“既如此,好生照料着。”
  …………
  与此同时,李琋又跪在了皇帝面前。
  “她就那么好?”皇帝愤愤的拿起一支紫毫笔就摔了下去。
  紫毫笔打在他的额头,李琋面色不变:“不是,与她没有关系,是儿子想给自己做一次主。”
  “你何时做不得主了?你这是对朕不满?心有怨怼?”
  “没有不满。”
  而后是漫长的沉默。
  怡翠阁的窗户开着,红的黄的树叶斑驳交映,调皮的秋风一卷,一片银杏叶子被吹了进来,吹到了铺满皇帝曲谱稿的紫檀木方案上。
  李琋忽然抬起头,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秋叶黄,心断肠,母妃和妹妹,也是在这个时候咽气的。”
  皇帝面色一变。
  “儿子从来没有求过父皇什么,从来都是父皇什么时候想起来儿子,给儿子什么,儿子就要什么,可如今儿子十七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十八。儿子就想着,在死之前总该为自己做一次主。”
  皇帝摆摆手:“罢罢罢!”
  …………
  是夜,回府的李琋板起了脸:“听说你吃了十八个鸡腿?”
  “嗯嗯嗯!”沈秋檀对外面的流言蜚语一无所知,对李琋下跪苦求也一无所知,她从饭碗里抬起头:“你要不要也加个鸡腿?”
  。顶点